異世界的外來者(四):

走出了拉弗的書房后,梓喬便領著逸天走向自己的書房。兩人順著迷宮般的石磚小道左穿右插,穿過一個又一個交叉口,一個又一個大廳,讓人不禁咋舌一座外表如此窄小的高塔竟然有如此豪華的內在配套。沿途看見不少披著不同顏色披風的男男女女,有些甚至比梓喬大上許多,但他們在梓喬經過時卻同時嚴肅地鞠起躬來。
「魔導士長,您好。」
「愛麗絲大人,您好」
直到再度走進黑漆漆的羊腸小道,兩人之間的獨處空間才多了些。然而始終未能打破尷尬,兩人只是靜靜地走著,梓喬自從罵過他賤人後對逸天就彷如剛碰面的陌生人,看來一年前的分手至今也使她心中有氣,這讓他不禁心痛,兩人的關係是何時走到了如此的結局?
但她一開始還能有說有笑的,一提及分手就冷淡起來,她顥然並不是憤怒着,但情況比憤怒更為不堪,完全教人摸不着頭腦。
「梓喬,對不起…」逸天嘗試打破沉默,鼓起勇氣低聲說道,無論如何先道歉總是有用的。
「你沒有什麼做錯吧。」梓喬頭也不回。
「不是,我一年前的幼稚決定…」
「請不要在意,師傅說過人生離合散聚都是常態,我認為他說得很對。你想過了,決定要分開,分開就是了,那有甚麼幼稚不幼稚。」梓喬依然沒有停下來回頭看向逸天,傳來的只有冷冰冰的回答。
「我…」
逸天每次想到梓喬心便隱隱作痛,深知她的身影已在自己內心深處抹散不去,但為了讓梓喬過上更好的將來,並不能讓她跟著自己這一個讀不了書的廢物,逸天終於味着良心提出了分手。兩人本應從此分道揚鑣,各奔前程,或許是天意弄人,兩人的命運的聯繫並沒有就此斷開。此刻,逸天內心百味交雜,對梓喬的歉意如崩堤的河水般溢出,使他決定說出自己一年來抑壓已久的真心話。
「我不想你跟著我這個廢物!所以才選擇了分開!」
「沒能讀上大學找上份好工作便是個廢物,我成績不好,所以才不想你跟著我受苦捱窮過日子…」說著說着,淚水便如崩堤般自逸天眼眶流出,但為了不讓梓喬看見自己不爭氣的樣子,只能努力壓抑住已顫抖得模糊不清的聲音。
「我也是很想和你一起生活,同居然後結婚的啊!但你跟著我沒有沒有將來,更沒有幸福!我不想累你一生,我很怕你將來有一天,哭着跟我說,你很後悔選擇了我,只能慢慢變老,過不上你想要的生活,我不想你在不甘中度日…」
「你想放手,那你有問過我想怎樣嗎?」梓喬忽然停下了腳步,微聲說道。
「我不是一隻風箏,是一個人,你問過我想怎樣嗎?」
「我以為我們不會有結果…」
「你當自己是甚麼,我幸不幸福,甚麼是幸福由你說了算嗎?結果是怎樣難道是靠猜的?」
「你和我分手時,你是不是還愛着我?」
「我…」
「我問你是不是!」梓喬轉過頭來,怒氣併發,逸天不敢睄她臉上神色,身邊漸有無形力牆擠壓着他。
「你這樣叫愛一個人,覺得給不了好的生活就分開,你以為愛情是做功德還是布施?非要給我甚麼才能維持?」
「你不敢負責任,不想努力,你怕,就借口說是放手。你這人可真瀟灑,一言不合就放手,要我和你一起痛苦。」
「我原本和你在一起,是因為你值得依靠,現在我知道你是個賤人,口說是為我好,心裡就只是為了自己。懦夫!」梓喬轉頭就快步走遠,力牆隨即消去,再次留下逸天一人站在黑暗中。
這不是他預料之內的反應,但逸天並沒有大感沮喪,自己清晰表明了心跡反而鬆了口氣,兩人早就該好好談談,梓喬的怨氣積至今日方發將出來,也是他的過錯。經過漫長的分離后,逸天認清了自己的內心,因此決定不再放手,也不再退縮。就算自己現在是廢物,也要用這雙手和志氣讓梓喬過上幸福的生活。他在心中發著誓,快步追上了漸遠的腳步聲。
走到盡頭,半開的房門透着光亮,推門而入,梓喬正鋪開一份桌子大小的羊皮纸,以燃燒著的燭臺壓著,微弱的光芒照亮著整間房間,也依稀照亮了梓喬臉頰上剔透的淚水。但剛才的怒氣已消然殆盡,梓喬擦了擦雙眼,冷冰冰地說道:「這是這個世界的魔法元素簡圖,從中可見水,火,木三種力量各成一角,組成一個魔力三角。這三種力量是最基本,也是組成這個世界的元素。我們魔導士從中學習控制這些力量,轉而成為魔法。」
梓喬舉起了右手的魔杖,魔杖瞬間發出蔚藍的強光,照亮了整個房間。
「一般的魔導士只可以控制一個屬性魔法,只有少數人可以控制多於一個的元素,那些被稱為大魔導士…」
「就好像你一樣吧。」門後傳來一陣冷冰冰的聲音,不出逸天所料,聲音的主人一如往常地踏著輕快地腳步出現在門後。
「小蝶…」
梓喬皺了皺眉頭,無奈地說道:「對,如你所見,我的主要屬性是水,副屬性是木。」
梓喬揮了揮手,蔚藍的魔杖馬上化成一縷縷翠綠的光線。
「這樣的魔導士少之又少,但也有能同時操作三種元素的魔導士存在,目前為止就只有皇室的大教主大人和拉弗大人兩人能馴熟地掌握三種元素,我們稱他們為掌控者。」小蝶接了上去,只見她緩步走向羊皮紙的方向,雙手輕放在紙上。
「Summon.Elements.Sensation(召喚.元素.檢測)」
一道光芒忽然劃破空氣,組成一個六角星,融進了羊皮紙里。偌大的紙隨即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使逸天不禁遮住了雙眼。過了半嚮,強光以漸漸消逝,逸天戰戰克克地走向桌子,只見原本的殘舊羊皮紙已化成一湖泉水,其清澈可見自己的顏容。
「這是大地精靈的泉水,可以測試出魔導士體內蘊藏的屬性。」小蝶在旁看著目瞪口呆的逸天悠悠地說道。
「現在把你的手放進泉水,讓大地的力量告訴我們你的屬性吧!」
「嗯…」
隨著逸天的手放進泉水,一陣刺眼的光芒再度自泉水射出,泉水開始化成藍色,綠色,紅色,紫色,變幻無常。過了半嚮,卻又恢了原本的透明。
「什…什麼!」
小蝶原本平穩的語氣忽然高音起來,雙眉上揚眼睛睜得大大的。
這連原本黑著臉的梓喬都被小蝶罕有的語氣吸引道了,兩位穿越者同時望著有點驚慌失措的小蝶。
「我是…什麼屬性?」逸天戰戰克克地問道。
小蝶低聲呢喃著什麼,接著又立即搖了搖頭,回到了一往如常的鎮定。
「恭喜你,你是我有史以來目睹的第一個。」
「你什麼屬性都不是。」小蝶搖著頭說道。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