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的外來者(六):

梓喬其實依然對逸天十分在意,自跌入這個莫名其妙的異世界開始,便期待著有一天兩人會像偶像劇般重逢。

她是個愛幻想的女孩,在得知自己暫時甚至再也無法離開這個無親無故的世界后,便開始幻想說不定哪天逸天會同樣穿越過來,然後帶著她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白馬可以沒有,彩雲可以不踏,只要他來就好。

當然,她也想念家人,但不是那種想念。

梓喬雖然已經不止一次反問自己為什麼非逸天不行,但愛情就是這麼模糊的一回事,沒有原因,也不一定有結果。

和逸天重逢后她驚喜若狂,恨不得緊緊抱著他道出這一年來內心的空虛和寂寞,但這一年來她漸漸清楚兩人之間存在的問題,她不能裝作甚麼都沒發生過,怒氣和恨意佔了上風,以致有了剛才的一場大罵。

現在冷靜下來,想到自己一直都是個率直不來的人,對朋友如是,對家人如是,就連和逸天交往時也是如此,一次「我喜歡你」都未曾說出口。總愛逞強,卻總是渴望逸天能理解并包容著自己的一切…

兩人溝通不足,也是一部分出於自己實在難以溝通。

雖然逸天數次嘗試搭話,但都得到些漠不關心的回答而自討沒趣,終於變得一前一後兩人在郊野上靜靜地走著的尷尬景象。

兩人沿途走過的小道並沒有太多人,只有偶爾幾個在田裡耕種的老農夫而已。小鎮北部的景色相比起氣度恢弘的騎士學院格格不入,相當冷清。

而且附近居民不多,但草木欣榮,一路走來細心的話也能找到不少可愛的東西,麻雀,果樹,白花都帶了點平凡的美。騎士學院附近只有一兩間破落的茅草屋,學院面積比起魔法學院大上不少,黑色大門菱角分明,上面只刻了一把黑黑的劍,像記號而非標誌,簡單卻別有一股肅殺之意,人望而生畏,雖然不及魔法學院的壁畫豐富而氣勢磅礡,可是卻散發出另一種美感。
逸天和梓喬在門外等了很久也無人應門,但是逸天並不介意等,反而想有更多的時間去讓他們彌補這一年來真空了的時間。

他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汗,吸一口氣。

「那個…這些日子你都做了什麽?」

逸天假裝打量著劍士學院的設計鼓起勇氣和梓喬聊著天。

「……」

「剛才經你這麼一罵我也是清醒了。」逸天露出一抹無奈的苦笑,看著依然對自己不理不睬的梓喬。

「我總是太大男人主義,認為自己給予最好的給你便是最理想,卻從未問過你喜歡什麼東西。我根本沒有資格定義你的幸福。」

「就連分手也是那麼地任性的決定了,然後又互相傷害着。」

「……」

「我或許不知道怎麼去愛,怎麼做一個合格的男友,怎麼才能給予屬於你的幸福,但唯一我有自信的是我願意為你而改變。」

逸天忽然轉向梓喬,認真地說道。四目相接,目光流轉中,梓喬窺見了男孩心裏的那份堅定,她又低下頭去。

「再相信我一次,讓我用這雙手帶你回去。」

「……我一次,讓我用這雙手帶你回去。」

「……,讓我用這雙手帶你回去。」

梓喬的心愣了一愣,熟悉的感覺再度隨語句的迴響環繞自己。仿佛再度回到那年那個秋風撫臉的那個晚霞之下,兩人並肩而立在沙灘上,彼此相誓永遠相愛。溫暖的感觸再度湧上心頭,梓喬忽然感覺自己的倔強太多餘,自己只需要再度相信這個認真之餘又傻乎乎的男孩就夠了。

就像那年的那個誓言一樣吧…

「嗯…」梓喬抬起了低著的頭,直視著逸天。

只是這一次,梓喬圓滾滾的大眼睛里盡是柔情和感觸。

「我相信你噢...」這句話說的細不可聞,逸天並沒有察覺。

梓喬隨即變化出一套淺笑來接了下去,「我做了甚麼,如你所見。我拜了拉弗作師傅,學魔法去了。雖然這一年來鄉愁不時發作,特別想念我媽媽煎的牛排。然而,最近好像也習慣了在這裡生活了。怎麼說呢,看是有了第二個家的感覺...」

此時逸天笑着想要把梓喬抱入懷中,然而梓喬卻像隻小貓般巧妙地避開了,逸天正打算再伸出雙手,只見梓喬輕輕地推開了他。

「我跟你說哦,我還沒原諒你的。」

梓喬以略帶怒氣的眼神瞪著逸天,繼續道:「你這種隨便甩我的爛人蠢人,先去死個一萬次再說!」

隨即別過頭去,無視了有點驚訝的逸天。

然而梓喬的內心卻難以嬲怒起來,反而有點期待和高興。

那已經冷卻了的心像是再次有了活力般跳動着,漸漸被遺忘的熾熱感充斥著整個大腦,讓梓喬忍不住又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般,忍不住胡思亂想。

討厭啦,我怎麼可能再對這種爛人心動...梓喬心裡很是矛盾,她不能就這樣原諒他,但又挺想他再來牽她的手,輕吻她的臉,只是靜靜的坐着,又靠得很近。

她邊想邊情不自禁地低下了頭。
這種純粹的、毫無理由的喜悅充斥着她全身上下,兩人就像那年告白的初夏一樣,任微風輕撫著,靜靜地,靜靜地並排站在草地上。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