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的外來者(八):

宿舍位於東北方那一群較為密集的石屋,特斯根帶著逸天從北部走去,繞開了位於學院中心的主塔和宿舍之間的校場。好在路程不長,黃昏將至,大部分學員或在校場集訓,或在西南方的課室上課,整個宿舍區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見著。

「我需要一點時間處理你的身份,畢竟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以前雖有,但也不常見。在我再來找你之前,你不要離開這屋子。」特斯根帶他來到了一間離主要宿舍群較遠的屋子,掏出了一串門匙,試了好幾條才把門打開,一陣寒意撲面而來,冷得逸天瑟瑟發抖。

屋裡只有一張床,一個也許是糞桶的東西,一個衣櫃,還有一張方桌和椅子,別無他物。

仰望天花,只見單調的水泥磚中有一扇一平方米左右的天窗。天窗透進來一點光亮,映得屋子裡份外局促,一整個牢房的格局。

「這屋子怎麼陰風陣陣的。」他也不由得抱怨起來,但隨後又覺自己寄人籬下,實在不應多加埋怨。

「嗯,這房子確是死過人。」特斯根語出驚人,逸天剛想走進去,又把腳縮了回來。

「死的還是個開國元勳,不過他的靈魂早己不在,屋裡的寒氣來自這個。」特斯根走到屋裡的桌子上,拿起一個褐色茶壺,揭開壺蓋,向逸天一揚,原來裡面裝著一些藍色冰塊。

「這是水屬魔法造出來的冰塊,一般情況下不會融化,而且比普通的冰要冷得多,我們的大型冰窖裡靠的就是這個。我的書房經常有人到訪不能讓你住那兒,你就在這裡暫住先吧。晚安,鎖好門,不要沒事四處亂走。」特斯根把整個茶壺帶着走出去,接近逸天時還傳過來一陣轍骨的寒氣,但特斯根拿着它卻似渾然不覺。

逸天看着特斯根的背影遠去,入屋並帶上了門,打開衣櫃,空無一物,躺到床上,薄被都沒一張,幸好屋裡寒氣散得快,也不覺冷,只是四下無人,心中不由得有點孤寂。

天色漸變,由昏黃到全暗,屋外才有了那麼點人聲,大約在說今天有多累,應是學員回到宿舍了。隔得一陣,學員盡數入了屋,外間又回復到剛才的靜寂。

不能外出,也就是不能吃飯,好在今早算是吃過一點蘑菇,尚可以支持一下。

「這傢伙不會真的打算飯都不給我送吧,不過反正我撐不住走了出去,暴露了也是一拍兩散。」

一直都沒人來送飯,外面的人間煙火,還真的與他沒有一點關係。

在床上,逸天的思緒漸遠,由特斯根想到梓喬又想到緹露伊。

緹露伊...應該沒事吧....

應該...不會...一直回不去吧...

應該...不會...是夢吧...

應該...不會一覺醒來...我們...

昨夜一覺無夢,醒來時,窗外天色僅微亮,逸天坐起身來,床板太硬睡得他腰疼,他伸手揉了揉,發現這個連蟲鳴都沒有一聲的鬼地方,安心之餘,也是挺可愛的。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