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的外來者(八)續:

特斯根提着一個藤籃,笑意盈盈的,在清晨時份敲了逸天屋子的門。

他笑,一般只是出於禮貌,特別是近年接任了騎士長一職,昔日的逍遙自在一去不返,皇家議會會期一到更是令他頭大,面對著一群屍位素餐的老頭,還有逐年削減的預算和逐年增加的任務量。

其用意很明顯是想透過從營造騎士學院的困境入手,減少騎士人數,從而削弱騎士的勢力,下一步就是正式把騎士收編為軍隊,完全抹去騎士這支編制外的戰力了。

無論如何,他不能讓騎士學院以至整個騎士利度在他手上消亡。

不過現在騎士和魔法學院同氣連枝,也各掌握了一張王牌,已足以和上面的人一戰,儘管他和拉佛的計劃急不來,但也不由得他衷心地笑了。

逸天從昨天早上起一直沒有進食,聽到敲門聲,便趕緊開門,果然看見笑瞇瞇的特斯根,手上籃子傳來一陣食物的香氣。

特斯根目光在屋裡一掃,確認糞桶未被使用過,才走到桌前坐下,逸天也急忙拿了一塊麵包開始啃着。

「昨夜睡得還好嗎?」

「還不錯。」逸天往嘴裡塞麵包,吃相凶狠,特斯根暗嘆一口氣。
「你的身份已經安排好了,由今天起你就是正式的騎士學員,我的親傳弟子。」特斯根從懷裡掏出一張紙,是一份學員身份文件,逸天心中也是略有些驚訝,畢竟也不太想叫眼前這個大不了他多少歲的人作師傅。

「本來歷任院長都不會這麼早就收徒的,但你身份特殊,也是委屈你了。」特斯根心裡暗暗覺得好笑,騎士長的親傳弟子,基本就是下任的騎士長了,歷任騎士長實力既強,學識亦博,擇徒甚嚴,非資質上乘,品行端正者不入法眼,多少人想要當他的親傳弟子而不得。

不過也沒有規定親傳弟子只能收一個,特斯根也是暗付若是逸天身為異世者卻朽木不可雕,再收一個也是無妨。

「那還真是多謝了。」逸天想起梓喬也是拉佛的弟子,自己成了特斯根的弟子正好對上了,未必是壞事。

「今天我先帶你四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

特斯根等逸天清理完籃子裡的麵包,便領著他出門了,逸天深吸一口氣,只覺全身的氣力都回來了。

兩人從東北方的宿舍區順着走了一圈,校場上只有幾個看起來是學徒的人在操練,他們身披褐色皮甲,手持木劍,見到特斯根時禮貌地揮了揮手,特斯根也同樣揮手示好回應。

「騎士學徒分為四年級,而他們肩上的布章就是身份的象徵:一年級是紫色,二年級是水藍色,三年級是褐色,四年級是白色。」特斯根指向了沿路走過的學生,一一向逸天解釋騎士的制度。

「三年級生開始我們會安排實習,主要是讓學員在附近森林打打小型魔物。若通過最終測試才能升為四年級生。四年級生,也就是未來的皇家騎士,他們將享有進出和居住在皇宮的權利,如果能捱幾場戰鬥更會被晉升為親衛隊,只對王室效忠,也就是說有法律外的特權。」

東南方是物資區和食堂,只有幾間外觀簡樸的大倉庫,然而兵器,鎧甲和傷藥等物資都在這裡統一發放,學院的日常飲食也由食堂提供,但現在偌大的倉庫也只是謬謬數人,特斯根把藤籃放到一堆籃子裡就走了。

走向西南方便是課室區,與宿舍區相似,都是一片矮石房,透過玻璃窗依稀看見一排排的學員順序而坐,聚精會神地聽著導師的講解。在知道騎士也要上理論課和歷史課之後,逸天不由得翻了下白眼,有些事終歸是沒能逃過。

「騎士身為國家的棟樑,除了實力以外,學識也是很重要的。在維特斯洛重建後,皇后掌政時期,改革了魔法和騎士學院。學者,魔法師和騎士,都再不能以年老為借口吃空餉,負責教授歷史和理論課,自改革以來對提升騎士的質素大有幫助。」特斯根又大概講解了理論課中的十數種分枝,有藥理,地理,天文,算術等,但聽得逸天頭昏腦漲。

西北方是通物區,是學院專門和商人進行買賣的地方,騎士在外出進行任務時多半能收獲一些在野外的藥草或是怪物的屍塊,有時也會收獲到一些兵器雜物,可以放到這裡寄賣,學院再在其中抽取分成,也是騎士的一大收入來源。

走完一圈,兩人回到了逸天第一天進來時到過的那座高塔。

「這裡是塔樓,也是我起居辦公之所,接下來你得在這裡進行特訓。」

「那我是不是要住在這裡。」

「是。」

「可是書房不是...」

「你住地下室,我已經叫人清掃過了,也安排好了器材。」

「甚麼器材?」

「訓練的器材。」

「那我是不是不能離開地下室?」

「最好不要。」

「那我和囚徒有甚麼分別!」逸天憤然瞪了特斯根一眼,他看梓喬在魔法學院內地位頗高,以為同為異世者好歹也有一點優待,不料到頭來自己反而要被圈養了。

「有,愛麗絲小姐可以來探訪你,而且你的伙食絕對比囚犯好。另外,愛麗絲小姐一年前就來了,我也是半年前才知曉此事。我想愛麗絲小姐那半年內也是挺氣悶的。」特斯根微笑着,教人無法從他臉上讀出心思來。

如果不是拉佛把人送過來,大約要等到半年後他才會知會自己又來了一個異世者。

上次梓喬也是在城外憑空出現,她一進城就被守衛套出話來,拉佛耳目眾多,馬上把他請到了魔法學院,半點風聲沒漏。

半年後,一名大魔導士橫空出世,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學院上了,皇室想削權也不好下手,已為拉佛爭取了足夠的時間下幾手暗棋反樸了。

現在,騎士學院卻未必可以再等半年了。

特斯根推開地下室的門,眼前是一處空曠的場所,陳設簡潔依舊,床,桌,椅,櫃,不過是櫃子多了幾個和少了個糞桶。

特斯根打開一個櫃子,取出了一把劍和一個奇醜無比的人偶。

「這把劍借給你,人偶是一會練習用的。」逸天接過劍,着不沉,他仔細觀察着,鐵劍上自己的倒影隱約可見。

「不用看了,這只是最便宜,幾十銅一把的鐵劍。」他頓了一下,又道:「不過有些事情在你開始訓練時就得說清楚。」

「從以往的經驗來說,作為異世者,你在學習一些不屬於你原本世界的技能時,天份一般不會差,甚至比常人要好得多,但這不代表你在訓練時必然會一帆風順。」

「但是我學魔法時一點都沒學會...」逸天不期然想起了梓喬對火球揮灑自如的場境,這使他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打擊。

「那是因為你不適合魔法,有魔法天賦的人本來就不多,沒有天賦的學多久都沒用,但武技和劍氣,人人可學,不存在完全沒有天賦的人,只是進境快慢有別。」

「劍氣?」

特斯根拔劍一揮,隔空把那個人偶打出去,飛了有近十米遠,讓逸天不禁咋舌。

「武技是招式上的鍛鍊,武技精熟者,臨敵反應更快,出手更準,但僅僅是一些技巧,套路,比不上劍氣實際。」

「劍氣的本源,是身體的內氣,透過用意念控制內氣,加強力量,比如你想出拳打我胸口,發力時把內氣集中在手上,這一拳力度就變大了。對內氣的運使能使身份積聚更多內氣,經過足夠的累積後,便可以像我一樣傳到劍上,這才能叫劍氣。」

「內氣的修練有兩大方向,一是厚,內氣積聚得愈多,能發出的力度就愈大。二是淳,內氣愈淳,消耗的內氣恢復愈快,對內氣的控制也愈發細膩。」

「那是厚的厲害還是淳的厲害?」

「都不厲害,如果內氣厚而不淳,則運使不順,真是性命相博動作這麼慢早就死了;淳而不厚反無大害,但終歸不足以克敵制敵,像是雜耍一般。」特斯根向逸天招了招手,一鼓大力奪走了他手中的劍,飛向特斯根,手一翻,又平平的滯在空中旋轉不已,其內氣似是有形有質之物,又靈活得如臂使指,仿佛憑空多了一隻手,看得逸天又驚又喜,這內氣都快強成超能力了,只是不知自己能不能練成,萬一在魔法學院的歷史重演,實力上很可能會被梓喬遠遠拋離。

「到這般境界,我練了二十年,你也許會更快,但修內氣入門短則數月,長則數年,天資再好也急不來,我暫時先傳你一些引導的法門,接下來你主要以訓練能速成的武技為主。」特斯根把劍推回逸天面前,逸天伸手抓過,劍上的吸力隨即消失。

「話說這內氣能不能使人保持年輕,幾十歲像十幾歲一樣?」

「不知道,內氣精湛的人身體是會健康一些,但沒聽過能靠內氣駐顏的,不過幾百年來,劍氣,武技,魔法,藥理等方面人材輩出,有很多使整個領域都天翻地覆的發現和創新都出現了,將來有一天出現了能以內氣養顏的方法也不足為奇。」

「那些發現和創新是甚麼?」逸天對這一切深感好奇,這個世界對他而言有太多未知的事物了。

他搖頭,「太多了,而且其中大多你現在也理解不了,以後慢慢再說吧。現在你先學一遍使劍的基本動作,然後再練習到我滿意為止。」特斯根臉上神色肅穆,眼神也變得銳利起來。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