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的外來者(九):

在差不多半個月後,逸天才獲准在校院裡走動,在這半個月裡,據特斯根所說,勉強算是學懂揮劍和基本引導內氣的原理了。

只要集中精神,身體裡隱約可以感覺到氣的流動,但暫時還不能控制,即使未能運使內氣,身體的耐力也比以前好多了。

「偏了。」

「再來。」

「集中。」

特斯根目光如炬,把逸天全身的動作都收在眼底,一點偏差也容不得有,逸天單是揮劍就試了不下數百次才令他滿意,使逸天內心升起一陣莫名的恐懼。

特斯根對他的動作有着近於瘋狂的偏執,不過至少他現在感覺發力時相對得心應手了,想來正是動作標準之功。

「記住,你叫希特,本住在北方的小農村,因強盜洗劫現已家破人亡,我路過看你可憐就帶回來...」

「是是是,收作入室弟子,現在只想勤學苦修,報效國家,為父母雪恨。」

好在逸天本身不怕生,待人大方得體,現在已學員們打成一片,感覺就像以前在學校一樣,儘管特斯根免去了他的歷史和理論課,把上課時間全部撥來訓練。

不過當現已成名的梓喬意外造訪時,少不免惹來一番議論。

她身上依然是重逢那天的灰綢法袍,長髮披肩,笑起來神彩飛揚,她坐在學院道上的長椅上等着他,快將全禿的樹,似是正在挽留最後幾片黃葉,在清一色穿着短打勁裝的行人中顯得特別顯眼。

「大魔導士愛麗絲和希特原來認識啊!」

「希特的人脈還真是厲害,連魔法學院長的高足都搭上了。」

「也不要說的這麼難聽,不過按理說也應該是先向特斯根院長下手的啊...」

課鈴響起,人們向着課室散去,頃刻間走得乾乾淨淨。

「你怎麼來了?」逸天看見梓喬自是喜出望外,這半個月來都在專心訓練倒是不覺,這幾天與人接觸多了,不期然想起梓喬來,本來還在想要怎樣才能見她一面,不料伊人已在眼前,連忙走上前去坐在她身旁。

「我...我只是順路經過而已。」梓喬轉頭看着院內秋色,表現得漫不經心。

「你這陣子到那裡去了?」逸天也習慣了她的脾性,知道她心裡其實在意自己才會順道而來,心中也是挺高興的。

「在學院裡修行,不過近來拉弗挺少在學院裡。你好像也是挺閒的,在特斯根手下應該會挺辛苦的吧。」梓喬打量了一下逸天,看着比剛重逢時壯了一點,看來已經開始修練了,不知怎樣,心頭忽然湧上一陣安心感。

「還好,我現在會使劍了,還在練習劍氣,我會一直變強的。」逸天想起梓喬的魔法隨便就把自己打飛了,他可不想將來反過來被心愛的女孩子保護。

梓喬噗一聲笑了出來。

「笨蛋,特斯根這種天才,對自己要求極高,對自己的親傳弟子又豈會鬆懈,你現在連揮劍都沒學好吧。」

「基本的動作還是能過關的啦...天才?」

「他沒跟你說過也正常,拉弗說特斯根自年少起成名已久,心有傲氣,現下也不屑於自抬身價。他自幼便在騎士學院中修行,獲當時的騎士長賞識,收為弟子,十五歲即修成劍氣,所有課程以第一名完成了,十八歲因獨力搗破一個不死族的間諜集團,獲得神殿騎士的頭銜,智勇雙重,可厲害了,而且人又長得那麼帥。」

梓喬瞟了一眼逸天。

「二十歲開始流浪各地修行,二十七歲接任騎士長暨騎士學院長,他這種天才願意收你作弟子,換作誰都應該感到榮幸的。」

這一番說話聽的逸天頗為驚訝,無怪特斯根對自己異常嚴格,但聽見梓喬對他的仰慕之情,也不免得有點嫉妒。

「哼,我也會變強的。」

逸天看著一旁坐著的梓喬,雙手輕搭在她的雙肩上。

「我一定會帶你回去的。」

此時,逸天的神情比誰都認真,堅定不移的眼神使梓喬不禁想起往日發誓的那個他。眼神也還是那麼地堅定,卻又帶點柔情。逞強的心也稍微軟了點下來。

「哼,就憑你嗎?」

「嗯,就憑我。」

本來以為梓喬會繼續出言諷刺自己,畢竟自己當初笨拙又不成熟的決定可是深深地傷害了她。自己也許正如她所說的一般,死一萬次也不能補償對她造成的傷痛吧。

然而梓喬卻只是微微笑了笑,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望著自己。

「何逸天,你相信命運嗎。」梓喬輕推開逸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站了起來。

「還記得我兩年前送你的那條紅線嗎?」

「嗯。」逸天點了點頭,看著梓喬惹人憐愛的臉孔。

「我那時相信月老的紅線會把我們的命運連在一起。真傻吧。」

「不...」

「所以如果我們是命中註定的話,紅線一定會再把我們的命運相連的吧。」說道後來,梓喬的細語已成哽咽,但只見她馬上搽了搽臉頰,又回到了剛才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了。

「梓喬...」

「我沒事...對了,剛才說到哪了?」

「說到拉弗的來歷...」

「嗯,我問過他,他說像他這樣的老頭子都有些說不得,理不清的糊塗帳,不堪再提。不過師傅是個很聰明的人,他說的事都很準,總能想得很遠,看人能看到骨子裡。他教我和小蝶,小蝶就是上次那個帶面具的那個女孩,教的魔法有很多都是他自創和改良的,書上都沒有寫,他也經常看一些很難懂的古書,卻又看得極快。」

梓喬搖了搖頭,「可是我總是捉摸不到他的想法,他也說我魔法上的天賦比小蝶要高,但不及小蝶懂得人的心思。」,說罷又嘆了口氣。

「其實你現在這個樣子挺好啊,太懂得人心也沒甚麼好。」

只見梓喬沉默不語,半晌又嘻嘻一笑,「師傅說過,特斯根是當世奇才,你努力一點,好好跟他修練,下次還是這麼弱可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把你打得跪地求饒。」說完便朝南門快步而去。

逸天思索良久,始終沒懂她在笑甚麼,但心裡卻確實覺得梓喬比在魔法學院相逢時好相處了。

她對我稍微放下了戒心了嗎?
一陣秋風吹過,樹上最後幾片葉,被這一陣風刮了個乾淨。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