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不死族

「來吧。」

兩名男子站在騎士學院東北方的操場上對峙著,他們站在一個約半個足球場大小的空間里,宿舍就在不遠處,是以四周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而叫囂聲也從中傳出,此起彼落,讓平時冷清清的草坪添上一陣熱鬧氣氛。

「兩邊都是一賠一,平手一賠二,買定離手!買定...說了買定離手,沒聽見嗎!」不知誰在邊上吆喝着,人們聽見了這幾句滿是市井之氣的吆喝,一時間操場上更熱鬧了。

兩名男子身穿布衣長褲,披著一副水藍色斗逢,照特斯根先前所說,應是二年級生。其中一名男子身高五尺半,身材壯實,手足上的肌肉撐着衣衫,留著一頭短短的刺猬頭,方方正正的臉上一副精神抖擻的神情。只見他豪邁一笑,粗獷的聲音從他那鬍鬚扒渣的嘴中傳出:「噢!那麼接招吧!」

另一名男子相對之下則比較矮小,身高和逸天差不多,但瘦削的身體滿佈肌肉的線條,也是一付久經鍛練的樣子。他頭上綁著一條藍白波浪交叉的頭巾,尖長的臉上和對手相比則顯得白淨,然而從他細瞇成一條線的雙眼中卻散發出一陣冰冷的殺氣,讓人敬畏。

高個子提木劍向瘦子沖去,腳步走得雖快,但步步都是穩重至極,有如一塊大石向瘦子撞將過去。

「你看那西格瑪步法穩重,劍勢極快,周身內氣應已頗為深厚,方有這般功架。」一名老者在旁解說,臉上皺紋堆疊,看着至少是七八十歲年紀,身周有學員三數人攙扶着他,還有一人為他扇着風,眾人都是一至四年級不等,雖然逸天一課理論課都未上過,但依稀記得他是教授理論課的老師。

隨著對手快速衝向自己,那名男子向後微微一退穩住身子,右手木劍一橫。

「噹!」

兩劍相交發出了猛烈的碰擊聲,甚至迴響不絕,蓋過了四周原本的叫囂聲,兩柄居然木劍都沒斷,甚至一絲裂痕也無。

「哼,力還是挺大。」那名叫查理斯的男子咧嘴一笑,隨即改變了手中木劍的航道,往後一退,隨即朝那高個子左側砍去。這一擊快如流星,仿佛在兩劍相接之際已再次發動。

然而高個子側身閃過砍擊,朝查理斯的右腰使出刺擊,劍招雖快,兩人都是絲毫不亂。

木劍劍尖在刺出之際染上了一陣亮紅,隨即覆蓋整把木劍,如同墜落的流星般發出刺眼的光芒。

「這...這是劍技嗎?」

這是旁觀的一名少年發出了驚訝的叫聲,馬上獲得了他身旁老者的回答。

「不錯。查理斯和西格瑪可是學院裡出了名的劍術高手,聽說他們兩人打敗了一整隊不死族的偵查小隊。」

發問的人正是逸天,雖然他在特斯根手下修煉已過一月,但卻沒有確實見過劍技是如何一回事,特斯根也不演試於他,說修行最忌好高騖遠,要待他內氣有一定火候才教他。話雖如此,逸天依然對劍技頗為神往。

據特斯根所說,劍氣是騎士的靈魂,普通的劍招威力小也不需劍氣,劍技則以內氣摧動,威力遠勝單純的劍招。

而一般人都要修煉三四年左右才稍能控制內氣且使出基本的劍技,這讓逸天對眼前這高個子感到佩服。

「高的那個是西格瑪,那另一人就是查理斯了?」

老者輕笑一聲,「自然是查理斯,二年級也就他能和西格瑪打,他們可是形影不離的拍檔啊。」

原來如此,逸天點了點頭。這場對決原來是彼此過過招罷了。

眼看木劍快要刺到查理斯,只見他朝下一擋,架開了木劍,再次發出有如鋼鐵相撞時的撞擊聲。

「不錯。」

西格瑪一擊無功,便向後一跳,拉開了彼此的距離,四周響起一片歡呼聲。

老者轉頭望向身旁一個學員,「水。」學員連忙遞上一杯清水,待他慢慢飲完,又連忙把杯子收走。

「到你了,進招吧!」

查理斯也不言語,朝前突進,手中的木劍忽然染上一陣鮮紅,隨即向上一指,直朝西格瑪的頭部揮去。

西格瑪向上一格,心中已有計較,打算從右揮劍反擊。然而不待查理斯接實,揮過去的木劍勢頭未盡,隨即斜斜朝左刺去。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快如閃電,讓旁觀者忍不住驚歎。

「連續劍技,算是使得挺流暢,只是雙方的反應都很快,用的劍技還沒他們本人靈動精緻。若是想分出勝負,其實就得用更深厚的內氣以力破巧,或者直接耗到對方力盡而死為此。」老者不緊不慢的點評道,身邊學員則紛紛點頭稱是。

「砍擊然後是刺擊嗎?好厲害!」對逸天而言,兩人的水平已是比他高出太多了,那些學員們聞言都白了他一眼,頗有輕蔑的意味。

但查理斯依然一副平靜的樣子,手中木劍快速轉動,擋下了西格瑪的刺擊。查理斯穩住身子,隨即朝西格瑪再次砍去。手中的木劍這次染上一陣艷紫,「咻」的一聲,一道四呎長的十字閃光劃破空氣,迅速靠近西格瑪。

「用不着使十字砍擊吧!」

西格瑪舉起持劍的右手,擋向襲來的劍技。本來以為西格瑪會被這道隔空而來的閃光砍傷,但只見他以流利的動作,木劍斜揮兩下,抵消了這道讓人訝異的劍技。

「試試你有沒有進步。」查理斯往後一移,淡淡地說道。

「那傢伙是天才嗎?那是中級劍技了吧!」

「就連三年級生也未必能純熟運用啊!」

四周眾人發出一陣讚歎,而逸天也不禁對眼前的兩人起了敬佩之心。自己花了一個月才勉強能隱約感受到「氣」在自己體內的存在,但眼前的兩人卻已經能純熟的使出連續甚至聽說是中級的劍技了。果然天外有天,這間作為精英戰力產地的騎士學院實在存在不少高手。

如果自己這樣子練下去,不知道是否能如兩人般流暢地使出那些閃耀凌厲的劍技呢?這讓逸天不禁對這個世界多了一絲興趣和期待。

「老先生,這道劍技一般要...」

逸天轉頭一看,老者連同他身邊的學員已經不知所終。

這時一把清澈響亮的聲音從後響起。

「你們!不用練習嗎?像這樣你們這輩子也別想趕上他們的皮毛。」

人群快速散去,地上還有幾個不知從何而來的銅幣,一名挑高的黑衣金髮男子出現草地的不遠處。

「騎士長!」

在中心決鬥的兩人見狀也馬上收起手中木劍,對特斯根行了個禮。

「是這傢伙說覺醒了新的劍技,叫我無論如此都要看一看的!」

「放屁。」

面對有點驚慌的西格瑪,查理斯漠不輕心地回了一句。

看著爭執的兩人,特斯根只是淺淺一笑:「不是責怪你們對決,同學之間相互切搓本是甚好,只是我在四樓也聽到了人聲鼎沸。過於熱鬧,就不是很好了。」

「希特,我是來找你的。」

「我?」

見特斯根正在訓話,正打算離開的逸天有點驚訝,指了指自己。

「騎士得有把自己的劍。走吧,跟我去市集找把好劍。」

只見身旁的西格瑪露出了驚訝之色,指著正打算跟特斯根離開的逸天。

「希特你那麼快就打算買佩劍了嗎!」

「師傅這樣叫啊...」

「可...可是一般在三年級前都用不著佩劍啊!再怎麼說,買佩劍都是出外戰鬥前的準備事物。」

「出外戰鬥?」

「噢...明明才來一個月,是我看走眼了?」西格瑪訝異非常,三年級以下就配劍的人,暫時就只有他和查理斯,難道希特只是一直鋒芒不露?

「聽說院長以前一直都因未有合眼緣的人,所以一直都沒收入室弟子...莫非你是...皇室派來刺探我們學院虛實的高手?」

查理斯全然不為所動,顯然是習慣了西格瑪邏輯之缺失,而逸天則無奈的揮了揮手:「不,我只是初學者,木劍都沒拿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師傅叫我去買劍。」

「再不快點,我就直接幫你選根木棍當佩劍咯!」

這時已走遠了的特斯根幽幽地叫道。逸天只好應聲離開,跑向漸漸消失在門後的特斯根。

看着漸漸遠去的逸天,西格瑪興趣盎然地搖著身旁一臉死魚樣的查理斯叫道:「那傢伙果然不是一般人,你不覺得很值得一探究竟嗎?」

雖然查理斯明顯是搖了搖頭,但西格瑪依然拍了拍查理斯的肩膀:「你和我的興趣什麼時候都一樣啊!果然是好拍檔!」

「這下子事情可變得有趣了。」

西格瑪瘙了瘙下巴的鬍子,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查理斯白了他一眼,腦中也開始盤算着。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