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我要在充斥人群的地方抽掉一整包菸

2018年3月29日 14:07
Music: Red Hot Chili Peppers <Wet Sand> 突然好奇自己當初為什麼脫離人像拍攝這一塊。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人類太複雜、太麻煩,不過這背後卻又很繁瑣。 我們人若不是這麼複雜,也不會想捨棄這複雜的情感; 我們人若不是這麼複雜,也不會發現複雜的細節; 我們人若不是這麼複雜,也不會拒絕了複雜。 香菸。 香菸莫過於在勞動視為物質價值的生活中,對一個規範中被視為成熟的人來說是一種容易取得、容易結尾的感嘆,爾不問你從哪裡來,你將哪裡去,只管burn till it ends. 於是我學習耐心抽完一根菸。 又是一根。 再一根。 一根。 再一根。 又是一根。 長壽菸,說的大抵是菸不是人,三分鐘對機器加工、混雜不分草種的它若是長落落。 又是一根。 香菸; 明瞭了規範與現實的差異,所以我要吸好大一口氣,卻只輕輕嘆了一渾,一渾不管吸入者會傷他們肺的二手菸。 我還沒長大。 ———————— 標題致敬了自己相當喜歡的〈我要在上風的地方做一個吸煙的動作〉(下稱〈上風〉)。 不過不同於〈上風〉,這作是不同於其的哀怨調;略哀略愁,卻也說不上什麼。 對近期處人處事有感,本身是對事不對人性格,很難貼近人群或人心,可只是充滿無力感,雖然不停努力,卻似乎總是差一些。 那麼,下次再見,愛與和平。
6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