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年少的時候善於憂愁
總是穿得一身黑
黑色的長髮跟指甲
都是詩人筆桿裡的墨水染的

漸漸成長為一個黑洞
看不見也出不來
才明白所謂的黑只是
沒有光而已

少年像一張白紙
純淨無瑕
而我像沾著血的床單上
一隻被感性豢養的怪物

少年像一張白紙
我是醫師的白袍以及
他手上無限延伸的病例表

少年像一張白紙
不忍在他身上寫下哀愁的詩
只想把他折成一架紙飛機
希望他飛得更遠

他們說
喜歡的少年是你
這句話倒著唸還是你
但沒有我
我已不再年少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