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因有參考一些文學作品,一些情慾或是血腥上的描寫也會編列進去,請慎重


  妮娜敘述的故事其實講了很久,就在水壺要喝完之際,馬車停了下來。

  「啊!到了!」妮娜這麼說著,而米娜逕自推開門跳下馬車。

  「瑪麗,幫忙搬東西。」米娜說著,將手裡的東西塞給我。

  我開始環顧四周,索多瑪莊園幾乎也可以被稱為是座城,高大的護城河約有三十呎高,巍峨的立在我的眼前。

  「他們可是很用心呢!」妮娜環著手:「除了這一層護城河之外,內城也還有一道護城河喔!」

  「讓你插翅也難飛,完全就是罪惡的樂園。」米娜從我的右側冒出來,抱著我的手臂抬頭看著天空,像是在觀天象。

  「你猜猜,今天是幾月幾號?」妮娜笑嘻嘻地問。

  這問題我並不想回答,見我不出聲,妮娜撇了撇嘴嘟囔了句「莫不是被米娜傳染鋸嘴葫蘆的毛病?」被米娜狠狠瞪了一眼後就閉上了嘴巴,指揮著不知何時又多出來的人們。

  「不用問了,那些都和馬伕和隨侍一樣。」

  神出鬼沒且一聲不吭只專注在手邊的事情和聽命兩個孩子的奴僕們,我也不需要再提出任何的疑問。

  東西打包好了之後,妮娜和米娜走在正前方走上讓剛剛出現的男人不知從哪搬來的木頭過河後,站在一個被砌死的大門前,妮娜毫不猶豫地再讓同一男人一腳踹開一看就十分沉重的大門。

  碰!的沉悶聲響驚擾了這深山野林的禽鳥們,他們驚慌地四處在天空中飛散。

  「該死!這地方不是不會有人會發現的嘛……啊啊!是貴客啊!」一個廚師裝扮的女子快步地走了過來,神色有些驚惶。

  我心咯噔了一下,總覺得我們來的時間點有點不妙。

  「今天是幾月幾號呀?」像是看穿我的想法,妮娜笑嘻嘻地問了女廚子。

  「二……二月二十五日。」

  「嘖!我們來的時間點不大對。」妮娜嘖了一聲,看向米娜:「要走人嗎?」

  「瑪麗,你想要看看嗎?」米娜直接徵詢我的意見。

  看著女廚驚惶的臉,空氣中若有若無的血腥味與臭味,我感到全身發冷。

  「不了。」

  「那好,我們離開吧!」妮娜爽快的拍板。

  這令我很意外。

  「怎麼?難不成其實你想看看?」

  「瑪麗不是你。」米娜冷冷的瞥了一眼妮娜。

  「不是就不是。」妮娜嘟囔了聲,轉頭吩咐了女廚子:「嘿!你就幫我問問,祭典結束的時候我們還需過來嗎?」接著抓了一個隨侍站在女廚子面前:「問完了你們的老爺們後告訴他,不要想對他做什麼……即便是傀儡,只是要是我們的東西,也不容許你們這些低賤的凡人玷汙!」

  妮娜張牙虎爪的樣子看起來沒什麼威懾力,但女廚子幾乎是聽完話就落荒而逃。

  「妮娜給她看了好東西──這個罪惡樂園的未來,不過最起碼,她是活下來的幸運兒之一。」米娜微笑著解釋。

  我連妮娜什麼時候動手都不知道。

  只覺得不用進去這鬼地方真是太好了。

  我們東西收一收,馬上就走人。

  「但,我們就這麼走人,這樣還能做到生意嗎?」

  「如果他們這些老爺還想要繼續肆意狂歡,那就得照我們的規矩走。」米娜冷笑了一聲,帶著鄙夷。

  「二月之後的日子都不是好日子。」妮娜插嘴進來,也不管米娜的瞪眼,自顧自地開始說明。

  「一個接著一個死去,還安排了時間表,真的很讓人噁心。」

  「那你們還做他們的生意,你們其實也很厭惡他們,即便是生意人也是有道德底線吧?」

  「道德那是什麼?瑪麗,別忘了,是誰救你的。」米娜轉過身,冷冷地看著我。

  「不要得寸進尺。」米娜說著,直接爬進馬車中。

  「米娜生氣了,你保佑好自己不要被半路丟下吧!嘻嘻!」妮娜笑嘻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也跟著跳上了馬車。

  我摸了摸鼻子,只能安靜的上車──還好真沒被丟下,被丟在這裡,還不如一開始就死在那個荒郊野外。

  一上車,米娜早就蜷在一邊闔眼睡覺。

  「妮娜,米娜會不會睡得太多點?」我忍不住的問。

  「你也不想想剛剛那些人是誰弄出來的,當然會累!呸!到達的時間還很爛根本白做工。」

  我幫米娜再蓋上上了毯子,妮娜的紅寶石般的眼珠滴溜溜直轉。

  「我們是你們口稱的異端魔女,雖然我們最後的前提還是人,但你有想過你們傷害我們的時候有把我們當人看過嗎?」妮娜望著我,認真的說著:「區區的索多瑪莊園,就讓你驚怒我們見死不救,當時的我和米娜可沒任何人救我們──即便,我們不需要你們。」

  妮娜與米娜究竟經歷了什麼?或許,可以從這次的對話獲得答案。

  「你們,經歷了什麼?」

  「哈!我和瑪麗你很熟嗎?」妮娜有別剛剛的笑容,用著諷刺又俾倪的眼神望著我。

  「你說過,我是你們第七個母親。母親可以知道孩兒的過去。」

  「你想知道前面六個究竟是如何才輪到你?你不知道好奇心殺死貓,也可以殺死人嗎?」

  看來現在並不適合探討這個問題,妮娜其實和米娜一樣處於盛怒之中。

  她丟給我一個箱子讓我罩在頭上。

  「就讓你看看我們當初是如何折磨索多瑪莊園的老爺吧。」

  被箱子罩著的我,像是旁觀者一般看了所謂雙子魔女的發怒後果。(續)


很快就要擺脫《索多瑪》回歸《十日談》的節奏了XD
代表我不用再重複看一些章節邊琢磨邊反胃了(欸
在挑選材料的時候,
我覺得很有意思,
很多時候寫的途中就會訂下下一次要用的材料,
等到要開工了,
又改變的狀況XD

楔子與其他章節傳送門:

共 5 則回應

0
妳知道在精彩關頭然後說下集待續,是多麼缺德的事情嗎?

所以親愛的小姐,我的下一集呢?

哈哈,沒事慢慢來就好,上面的不要理它,好的故事需要一點醞釀?
0
雖然很想說這是腦內你所有作品最吸引我的系列,但是一想到你的創作過程又覺得還是不要過度鼓勵好了XDDD
0
B1 欸欸 不是這樣,因為我要一次結束第二階段才只寫那樣吼XD
B2 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嗯 的確是我創作過程中第一名取材取的這麼想生理吐的作品(欸

可惡欸 我想早點回,結果D卡當機我等到睡著現在才驚醒( ˘•ω•˘ )
0
來想吐的時候跟我一起背個圓周率,3.1415926579......

有沒有想睡的感覺,有就對了,睡著了就不會想吐囉!

沒事,我只是閒來沒事跑來觀望看看
0
B4 這個是越背越清醒吧wwwwww
想睡覺我寧願去看經濟學理論((眼神死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