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因有參考一些文學作品,一些情慾或是血腥上的描寫也會編列進去,請慎重


  妮娜嬌俏的聲音先敘述著──

  三月二十日,此時莊園中存活者剩十六人,他們等著莊園外的積雪一融化便要離開,但我們可沒打算讓他們輕鬆走人。

  當初做生意對魔女敢端架子還想算計,我們既是被稱為魔女,這般的小心眼和記仇自是不在話下。

  至少那些褻瀆了我和米娜的老爺們都該明白魔女的怒火是如何的駭人。

  莊園內天天都會有人望著外面的世界看著積雪的狀況,而我們就佈下了障眼法,他們眼中的積雪是永遠都不會退卻的。

  當初他們帶進莊園的食物是算的剛剛好的,隨著時間的過去,食物會逐漸的不足,他們這些人遲早會自相殘殺。

  誰殺誰呀?

  當然是下剋上,這是最為讓人爽快的做法。

  我們派了出了地獄使者布耶爾(註一)去尋找女廚,並告知如若你們不殺掉老爺們,你們所有人都將踏不出這個莊園之外。

  可惜,這三個女廚子竟因為前面的刑罰得對主人下手而感到不安,除了驚惶不安之外,竟是沒有任何的動作。

  不得已,障眼法下的積雪我們改成了暴風雪,生存物資的減少,以及人的求生本能我們是相信可以逼迫那些女廚成為我們手中的刀。

  畢竟,她們自己也清楚,她們並不是老爺心中應可留下來的人物,隨時都有可能在老爺發現物資稀缺之時而被犧牲。

  哈!我們還聽到一個女廚瑟瑟發抖的勸著其他人,她們驚惶的面色,要不是因為是廚師不必要出現在主人面前,這般面色早就被發現她們的不尋常。

  「我們一定得要背叛老爺。你們還記不記得他們在餐桌上曾討論過的一個樂子?」

  「從活生生的姑娘身上將心臟掏出來,把心窩做成洞同時操這個地方。然後把心臟放回,裹上成果、縫合傷口,看著姑娘無助的任憑命運處置嗎?」

  「但我們已經不是姑娘了!」其中一個說著事實。

  「可那群喪心病狂的,會在意嗎?當食物不足要犧牲咱們時,若還有個樂子,你覺得他們會在乎嗎?」

  女廚們驚怕的如若當初她們在廚房逮到的老鼠看到木棍朝自己腦門砸下來的模樣,哈!著實好笑。

  她們決定下毒。

  可我們並不滿意。

  於是我們再派遣了使者布耶爾,這次是去尋故事員們。

  她們的經歷,一定可以讓我們滿足她們的創意。

  故事員畢竟已是老嫗且經歷更多,並不像女廚們臉上藏不大住事,並且,多多少少手中沾染了不少人命,更有膽子對主子下手。

  杜克洛太太首先找上德格朗日太太,雙方皆確認收到了來自布耶爾的訊息,過沒多久,尚維爾太太和馬旦太太也過來,四個故事員都到齊了。

  「老爺們這次可惹上大麻煩了。」德格朗日太太笑著,並無任何同情心。

  「什麼麻煩,最麻煩的是我們。」杜克洛太太瞪大了眼睛說道。

  「總比承受魔女無止盡的報復好多了吧?」尚維爾太太瞇了瞇眼還舔了舔唇:「看不出來這麼可人的孩子可以做到這些事。」

  「收起你想包養下來的小心思吧!省的比老爺們還慘。」馬旦太太插入了句嘴。

  「她們的要求說簡單很簡單,說難也難,我們要如何達成?」

  「如若說是方式,我倒是有一個建議。」德格朗日太太說著:「雖然我學識不多,但你們都有聽聞那競技場叫做Vega King(註二)的遊戲吧?」

  「這可是老掉牙的樂子了。」馬旦太太呸了一聲:「看那老爺們的模樣,這樣的競技我可看不下去。」

  「可別這麼說,我既然是第四個故事員,自然是有我的一手。儘管交給我好了!」德格朗日太太拍了拍胸脯。

  「那就由你操弄吧!」馬旦太太贊成了:「但得先讓老爺們放下戒心才行。」

  「有什麼好擔心的?」杜克洛太太道:「那些女廚如若不想小命不保,就得聽我們的。不是只有她們知道物資即將不夠用的事。」

  女廚們最後收到的指令僅有照常做出豐盛的飯菜,但須加入大量的迷藥。

  女廚們自是樂意而為。

  老爺們醒來的時候是在之前的聽故事的大廳裡。

  「該死,那群婊子對我們做了什麼?」布朗吉公爵揉了揉腦袋。

  「呸!果然下賤!等等必讓她們好好服侍後再死去。」迪塞晃了晃有點不清醒的腦子。

  「朱莉呢?等等我還要操她啊!」主教嘟囔著,招來了布朗吉公爵的白眼。

  居瓦爾院長四處梭巡這次的故事大廳,除了入口封閉之外,倒也和平常沒兩樣。(他們沒膽子跳窗,為了避免有人逃跑這地方建的很高)

  「哈!有趣!」迪塞說:「這群婊子看起是想造反!」

  「你們這群該死的臭婊子,給我們出來!」主教叫著:「朱莉!你居然敢不跟著我的腳步,虧我還留下你!」

  他們拍打撞擊著擋住入口的東西──其實也沒東西,就是一堵隱形的牆立在那兒。



  叮鈴──



  原本給故事員站立的中央講台突然的出現了一個人──已死的康絲坦絲,肚子微隆,柔美的臉上面無表情。

  他們撲上去要把康絲坦絲給拖了下來逼問,卻也無果,如同剛剛故事大廳的入口一般,被人用一堵無形的牆給堵住了。

  「親愛的志願者以及觀眾,本屆的Vega King即將開始,各位可以隨時下注。Voluntary vs. Voluntary的編制中,讓我們歡迎迪塞和布朗吉公爵。」

  「康絲坦絲,你他媽的給我下來!」居瓦爾院長怒道。

  康絲坦絲沒有理會,輕輕的將手抬起對著某一處示意。

  故事大廳裡的四個壁龕,突然出現了之前所有的死者,保持著生前的美好模樣,所有的童男童女露出了天真的笑容、所有的陪媪用帶著惡意的微笑看著之前的主子、次等雞姦員躍躍欲試的表情如當初沉溺在情慾中勃發的瞬間、三個幫傭期待地望著他們的老爺、阿德萊德端莊的坐在長沙發上不發一語的看著──同樣的,她們的面前也是一到無形的牆,擋住了老爺他們的捶打。

  「親愛的觀眾啊,你們可以下注了,不限任何方式、任何代價,只要你們願意,志願者的廝殺就必須有你們的提議。」

  「布朗吉公爵,這真是你妻子?」

  「跟我提她做什麼?這還是你之前的女兒呢!」布朗吉公爵對著迪塞說著還噴了人一臉口水,但下身反應卻和怒氣一般一柱擎天:「我就說嘛!那些情慾不僅僅是我們,只是嘗試過、親身體驗過,就會如同我們一般的墮落。」

  「哈!醒醒吧!這次可是要用在你們身上。」觀眾席上其中一個陪媪大笑著:「讓你最後將我們也給犧牲,我們就等在這裡。」

  「啊!感謝您將魔女惹怒換來了這一場盛宴。」坐在沙發上的阿德萊德十指相扣,虔誠的說:「這一定是主的指引。」

  「呸!都說是魔女了,還說是主的指引,這女人根本瘋子吧?」主教呸了一聲,瞪著阿德萊德。

  「我要下注!」一個清亮的女聲響起,是索菲。

  「好的,親愛的孩子,你要用什麼來下注呢?」康絲坦絲溫柔的說著,懷裡不知何時抱了個孩子。

  「我們沒有錢,我們有的是年輕的身體和時間。」索菲道:「吾願獻出我已逝的生命,換取老爺們的自相殘殺。親愛的夫人,我們不追求過程,因為那些創意早已被老爺們用盡;我們也不想重蹈覆轍,因為那會被老爺鄙夷說著沒意思,簡單明瞭就好了。」索菲說完,可愛的臉蛋消逝,變成死前的模樣,但她還是誠懇地用著清亮的聲音訴說的自己請求。

  「再同意不過了。」澤爾蜜爾說著,身體也逐漸的殘破,突然有人想起來在二月二十七號後,就再也見不到這個可愛的女孩子,由另一外名叫埃貝的女孩代替了她成為了居瓦爾院長的新妻子。

  埃貝,年方十二歲是奧爾良貴族、騎兵隊長之女。會被來到這個地獄是從她寄宿的修道院買通的兩個修女誘拐出來的,美麗的面容,是當初所有童女中最為嬌媚逼人的一位。

  不過,不重要,反正最後她也死了。

  「好的,請問還有誰要下注呢?」康絲坦絲問著,壁龕那邊一片亂哄哄,像是統一好的一般:「我們要如剛剛的女孩用我們的未來下注;用我們的生命下注;即便下地獄也在所不惜的心情下注。」

  「即便如魔女所言,會被困守在這個地方直至永遠嗎?」康絲坦絲溫柔的笑著再確認:「我是願意的。」

  「我們也是願意的。」

  「親愛的主,我們不願背棄你,但我們只能以心嚮往您的慈愛;親愛的魔女大人,我們願意任您所為,但我們仍不願放棄信仰。」康絲坦絲提高了聲調,即便下方的老爺們怒罵也充耳不聞。

  「本屆的Vega King可以開始了!Voluntary vs. Voluntary組別的迪塞和布朗吉公爵啊,讓我們看看您之前認知的兇殺情慾吧!綁住主教和院長老爺於柱子上,用鞭子鞭打至少兩百下,如同您對之前的阿德萊德女士一般,我們要先用鮮血祭祀魔女們。」

  哈!說實話,還好她們還記得要先祭祀我們,不然我們也不會同意她們居然不願意背棄信仰的願望。

  即便迪塞和布朗吉公爵不打算這麼做,但也身不由己,他們的身體一聽到康絲坦絲的聲音便不由自主的行動,也不知道他們自己那早就被以前的歡愉掏空的身體為何可以迸出這麼大的力量遵從著他們以前看不上的人們的命令。

  他們照著康絲坦絲所說的話做了,主教和院長在柱子上怒罵著、哀號著,下身卻興奮著,因為其中一個次等雞姦員突然來了一句:「餵食柱子上的他們倆大量春藥吧!他們自栩情慾豐沛,讓連神都無法抑制的慾望完整的再這裡重現吧!」

  康絲坦絲點了點頭,主教和院長的下身又直又燙,卻沒有得到任何的紓解,兩人又受著鞭刑不住地大叫喘息。

  迪塞和布朗吉公爵則是氣喘吁吁,但眼中似乎又閃過羨慕的光,這讓阿德萊德捕捉到了,她又擺出祈禱姿勢向著康絲坦絲說:「親愛的康絲坦絲,我在正在執行的鞭打的老爺們的眼中看到了渴望,是否可以成全他們呢?就當作是我的良善吧。」

  阿德萊德會這麼說,其實我們也不意外也不覺得不可,於是又讓前面執行鞭刑的兩位身上充滿了春藥,並強迫他們的身體除非執行鞭打完畢,否則無法離開崗位。

  你看的到他們臉上那愉悅和痛苦強扭在一起的表情嗎?那真的是太讓我們洩氣了!

  「挖走他的奶子!挖走!」突然的,一個老嫗出了聲。

  那是露易松,六十歲了,個子十分的小,雖然駝背、獨眼、瘸腿,但根據老爺的說法是下身的屁股保養得極好。個性上最讓老爺欣賞的莫過於是她具有魔鬼的心,只要老爺下的命令,便會無所不用其極地達成,卻也是當初被老爺背叛的原因──只是條聽命主人的狗,再換就有,也許還有更年輕漂亮的,誰要一個老嫗?

  「要多加注唷!」康絲坦絲說了這句話,當然,這也是我們所授意的。

  看就知道這群陪媼絕對不可能不甘心會趁機再對老爺們施虐,她們所經受的痛苦也許比從頭到尾確定會是痛苦結局的童男童女和夫人的好幾倍──有什麼比熟悉的背叛更能讓人心傷,連她們這種惡人都無法忍受。

  「要多少便給多少吧!反正要困守於此地直至永遠,只要能讓他們經受我們萬分之一痛楚,即便無限輪迴我也願意。」

  其實這也是我們要告訴露易松要付出的代價,沒曾想她早有此覺悟,我們傳音讓康絲坦絲同意了她的要求,並且告知所有人,如果遇到需要加注,那付出的代價不僅僅是永遠困守莊園,還會不斷輪迴──放心吧!這段也會算在輪迴的過程中。

  沒曾想,竟是引起了此起彼落的加注聲,我們也沒想到他們這些人竟是對那四人憤恨至此。

  不過,這也省了我們的功夫,我們讓康絲坦絲同意了他們所有的要求──甚至將這邊不在場原本也可以活下去的人們也拖下水。

  所有人都背負了罪惡,我們讓這個索多瑪莊園成為人間真正的地獄。

  「地獄,也挺適合魔女的,不是嗎?」妮娜問我,我還沒辦法回過神。

  「那我們剛剛遇到的……?」

  「唉呀!那是不知道輪迴第幾次場面了,他們本身也直到最後才會想起來這些都是一場輪迴,我們有錢賺就好。」妮娜笑嘻嘻的不帶任何的愧疚,甚至來帶著得意。

  「說起來,都是輪迴,也是會有插曲。就如同剛剛那樣,畢竟我們也干涉了他們的未來。」米娜不知何時醒來,接上了妮娜要說的話:「你也別想再求情,他們早就付出了代價。」(續)


註一:布耶爾(Buer):來自於森瀨繚著《墮天使事典》P171。根據《所羅門的小鑰匙》紀載,布耶爾是排行第十位的魔神。通曉哲學、道德、自然科學、倫理學,還懂得運用植物學與藥草學,能將知識傳授給召喚者,並且能治癒人類的疾病或派遣優秀的使魔給召喚者使用。維基百科(

註二: Vega King(維加戒指)(又等於Colosseum羅馬鬥獸場)來自於恐懼鳥《Deep Web File #網絡奇談》一書 P131-134
可分成兩大類,大類中又可分成兩小類
一、Fight to Beats生死格鬥
 1.Voluntary vs. Voluntary(志願者vs.志願者)
 2.Voluntary vs. Expert(志願者vs.專業拳擊手)
二、Fight against Animals人獸大戰
 1.陸地
 2.水中


好吧,
這個資料量應該夠讓我解釋寫的這麼長篇大論+琢磨很久的原因了(欸
大致上來說,《索多瑪》篇應該就在這裡結束了,
(對,因為我不知道哪天會不會又腦抽又去那邊取材寫成別的東西)
咱們還是回歸比較歡樂的《十日談》吧ヽ(●´∀`●)ノ

楔子與其他章節傳送門:

共 5 則回應

0
下身「卻」興奮著
0
B1 我才剛丟出去還沒回頭檢測文章就有回應,嚇死人惹XD((雖然是改錯字

說好的假日D卡比較不活躍的傳說呢((?
0
哪裡有這種都市傳說www

因為抓到錯字實在太開心了就迫不及待馬上留言(?

話說總覺得索多瑪篇結尾沒有達到噁心的巔峰啊~腦內是不是保留一手(不),不過這個資料量真的令人不得不稱讚,太認真了👍
0
B3 有啦 我覺得真心有這個都市傳說,
我用我的發文量當作樣本去偷偷測試XD
假日逛版的人就是私心覺得比較少XD

欸,不能這樣XD
注音輸入法容易陰我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XD

有啦 有留一手wwwwwww
因為太噁心我怕被檢舉(黑白講
不是啦 是覺得不能再拖了XD
因為那不是很重要的主線,
人一直輪迴一直死,
一直被雙子魔女當生意肥羊剝皮這才是重點(並不是

其實我覺得還是有可以再塞進去的資料空間,
不過因為像是 布耶爾(Buer)這類型的惡魔或是天使,
資料量太雜太多還要釐清,
我就懶了,(欸
就以一本書配合維基百科加上Google幾個地方的結果去做評斷XD
另外《所羅門的小鑰匙》 沒有繁體翻譯版覺得失落…

註:D卡是不是最近不穩定,老是不是回應失敗就是多回應好幾次= =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