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因有參考一些文學作品,一些情慾或是血腥上的描寫也會編列進去,請慎重

  說完便在女人的手裡塞進一枚非常精緻的戒指,就送人離去。女子對這件禮物很滿意,一心還想著能得到其他東西。和她的女伴在一起時,她講述了院長的功德,她們邊說邊往家裡走去。

  幾天後,費龍多來到了修道院,院長一見他,就立即決定要把他送進煉獄中。於是他拿出東方一位王公送給他的一包藥粉,那位王公說藥粉是當年山中老人要送給想去天堂看看的人吃的。根據劑量的多寡,可控制服藥者睡得長短,就跟死了一樣,從未出過差錯。院長趁費龍多沒注意,他倒了差不多能睡上三天的劑量,放一杯混濁的葡萄酒中,要他在自己的的小屋中喝下,然後又帶他到一間修行房,和那裏的修士拿他的呆傻取樂。不一會兒,藥性發作,費龍多昏昏欲睡,人還沒躺下就睡了起來,噗通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院長假裝驚慌的樣子,解開他的衣服,要人拿水來噴在費龍多的臉上,還用了很多其他方法,就像是他犯的是腸絞痧或是其他的疾病。他們費了好大的勁,見他仍無法恢復知覺,按了按他的脈搏,發現毫無動靜,大家都認為費龍多已經死了。於是派人叫他的妻子和家人趕來,眾人大哭一場後,院長讓死者穿著和生前一樣的衣服,埋在一座墳墓中。

  費龍多和妻子育有一個孩子,於是妻子便以小孩年幼為藉口,不打算再嫁。這樣她就可以留在費龍多的家中,照料孩子並打理丈夫留下的遺產。

  當晚,院長悄悄起床,帶了他最親近前不久從博洛尼亞來的一個修士,一起把費龍多從墳墓中抬出來,移到一個黑暗的地牢中,這兒是為了那些犯了清規的修士們所準備的,將他們一同關禁閉。他們倆脫掉費龍多的衣服,給他換上修士的服裝,放在草堆上,讓他慢慢甦醒。而跟來的那位修士有得到院長吩咐,需守在那裏等費龍多醒來。

  第二天,院長帶了兩三個修士去看望那女人,見她身著喪服在哭泣,一番安慰後,他悄悄提醒對方曾經答應過的事情,那女人見到院長手上又戴了一枚漂亮的戒指,意識到自己已經了無牽掛,不再有丈夫礙手礙腳,就告訴他隨時恭候,並要他天黑後過來。

  天黑後,院長換上費龍多的衣服,由那位從博洛尼亞來的修士陪著,來到那女人家,兩人一夜巫山雲雨,直到天明才回到修道院。從此以後,院長晚出早歸,在這條路上來來往往,時常有人遠遠看見以為是費龍多的鬼魂在路上遊蕩、懺悔罪過。愚昧的人們相互談論此事,傳到那女人耳裡,她心裡明白事怎麼一回事。

  再說回到費龍多,他在地牢中裡醒來,不知身在何處,只見到那位從博洛尼亞來的修士手拿棍棒衝上前,一邊怒吼著,一邊抓住費龍多沒頭沒腦的一陣亂打。

  「我在哪裡?」費龍多不斷的哭喊並且不停問著。

  「你在煉獄。」修士回答。

  「什麼!」費龍多覺得很驚訝:「我死了嗎?」

  「當然!」修士說。

  費龍多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命運、愛妻和孩子,便難過得大哭起來,嘴裡還不停地叨唸著莫名其妙的話。

  修士此時遞給他吃的和喝的,費龍多吃驚的說:「死人還吃東西?」

  「是的。」修士說:「其實飯菜是早上一個女人,可能是你妻子送來的,她來教堂作彌撒挽救你的靈魂,天主准許你現在就吃掉它們。」

  「願天主保佑她的善心。」費龍多說:「我非常地愛她,整夜摟著她、親吻她,精神好的時候也辦點其他的事情。」

  其實費龍多已經餓壞了,所以迫不及待地吃喝了起來,但酒的味道似乎不令他滿意。

  「天主懲罰她吧!」費龍多高喊著:「為什麼不把掛在牆上的那袋酒送給教堂呢?」

  等費龍多吃完後,修士又一次抓起他一陣亂打。

  「唉喲!你怎麼又打我一次?」費龍多痛的大叫。

  「因為天主命令我一天打你兩次。」

  「為什麼?」

  「因為你娶了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卻還要妒忌。」

  「唉,你說的對。」費龍多說:「她也是最甜美的,比蜜餞還甜。但我以前不知道天主不喜歡男人妒忌,否則我不會這樣做。」

  「在世的時候你就該知道這一點。」修士說:「還來得及彌補,如果你有機會重返人間,請牢記我的棍子,不要再妒忌了。」

  「啊?死人還能回人間?」

  「有人可以,只要天主同意。」

  「噢!天主開恩!」費龍多說著:「只要我重返人間,我一定會成為天下最好的丈夫!再也不打罵妻子,最多說她今早送來的酒不好。對了,她為什麼沒有送蠟燭來?害我得摸黑吃飯。」

  「她送來過,只是在做彌撒時用光了。」

  「是啊……。」費龍多道:「如果我能回去,她想怎樣就怎樣。請告訴我,你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也是個死人。」修士回答:「我住在薩丁島,因為我生前慫恿我的主人妒忌,天主才罰我來看管你,給你吃喝,還要打你,直到天主重新發落。」

  「這裡除了我倆,沒有別人了嗎?」

  「不!成千上萬呢!只是你看不見也聽不見他們,他們也一樣。」

  「我們離家有多遠?」

  「嘿嘿,遠到說不清了。」

  「唉,可不是嘛!我想我們一定遠離人間了。」

  費龍多在地牢待了十個月,有吃有喝,每天還有兩頓皮肉之苦,院長卻常常去幽會,盡享風流事。

  但好事多變,女人懷孕了。

  她一發覺,連忙告訴了院長,兩個人一商量,決定從地牢放費龍多出來和妻子團聚,以便讓他以為孩子是自己的。

  於是院長晚上來看費龍多,還變了嗓音說:「好消息!費龍多,天主要送你回人間了。你回去後,妻子要為你生一兒子,你就給他起名為貝內迪克,因為全靠院長和你妻子的祈禱,聖貝內迪克的開恩,天主才放了你。」

  費龍多非常的高興道:「我真高興!願天主保佑院長、保佑貝內迪克,還有我那像蜜餞一樣甜美可口的妻子。」

  院長在費龍多用餐的酒中放了足夠讓他睡四個小時的藥粉,然後又為他換上自己的衣服,與那個親信修士又把他抬回原先埋葬的墳墓中。

  隔日,天剛亮,費龍多甦醒過來,從墓穴中發現一絲光線,這是他十個月來頭一回看見亮光,他終於確信自己還活著,便開始大叫:「讓我出去!讓我出去!」

  同時,他還用頭去頂棺蓋,蓋子本來就沒蓋嚴,因此不費什麼力氣他便從墓穴中爬了出來,正在晨禱的修士們聽到聲音,又見一人從墓中爬出,其中一人嚇得拔腿就跑,急忙向院長報告。

  「孩子們,不要怕。把十字架和聖水拿來,跟我去看看天主賜給我們的奇蹟吧!」院長假裝剛祈禱完的樣子,站起身說完就朝墓地走去。

  由於長期不見陽光,費龍多是面色蒼白的從墓地中爬出,他一見到院長過來,便跪倒在他腳下道:「大人,我能從煉獄中回到人間,據我得到的啟示,是全憑您和我妻子的祈禱以及聖貝內迪克的恩惠,願天主保佑您從今以後永遠平安。」

  「還是讚美萬能的天主吧!」院長說道:「既然天主讓你重返人間,我的孩子,快回去安慰你的妻子吧!自從你走了以後,她每日以淚洗面,今後你可得好好侍奉天主。」

  「大人說的沒錯!我一定照辦!」費龍多接續道:「你就看我的吧!我太愛她了,我一到她就要好好的吻她。」

  接著,院長裝作對眼前的奇蹟一派驚訝,虔誠地和修士們一起唱《天主憐我》的讚美詩。

  而費龍多回到村的路上,大家都嚇的亂跑,連自己的妻子也吃了一驚。後來人們細細辨認,發現他確實是活人,便問他是如何活著回來?而費龍多彷彿開了竅似的,對答如流,還給人們帶回亡故親友的消息。他編了不少煉獄中的情景,說得活靈活現,最後他竟當著眾人的面聲稱在他復活之前,大天使加百列親口對他說了神論。

  費龍多自回到家後,重新掌管家產和自己的妻子,並以為是他使妻子有了身孕。事情倒也湊巧,到了第九個月,妻子為他生下了一個兒子,而那時人們也認為婦女懷胎九月臨盆,他幫自己的兒子取名為貝內迪克.費龍多。

  人們漸漸相信費龍多的確是死而復生,他的返家和那些描述使人們更加把院長看作是聖人。費龍多也因為受了挨打的教訓,妒忌的毛病改了,果然像院長早先向他妻子所允諾的那樣,對此女人也很滿意,像以前一樣和費龍多一起生活。

  只是,一逮到機會,就滿心歡喜地找院長幽會。院長呢?也殷勤周到盡力滿足她的需要。

  「真是皆大歡喜,皆大歡喜呀!」妮娜搖頭晃腦的評論著。

  「費龍多真沒有發現孩子是自己的嗎?孩子長大了會很明顯吧?」我問著。

  「費龍多與眾人有多無知你不是領會到了?」

  「那麼,來自博洛尼亞的那一位呢?最後都沒人提到他。」

  「誰知道!幾個選項吧?處理掉、放逐或三人同樂。瑪麗,你覺得會是哪一個呢?」妮娜笑嘻嘻地問著,臉上有著自得顯然知道那一位的下場。

  但我提不起興致了。

  「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回家補給。」米娜插了話進來,面色平淡。

  「讓你拜訪一下雙子魔女的家。」(第四章 完)


終於!第四章寫完了!
不要問我為什麼費龍多這麼白癡不知道搶棍子,
他都是白癡了還待在這個迷信的時代,
而且原作就是這麼寫的XD
他哪裡敢搶啊XD
本章節選用《十日談》第三天第八篇故事。


我覺得章末附張圖都快變成慣例了冏
(圖片來源屬CC0授權:
Post images

楔子與其他章節傳送門:

共 2 則回應

0
能吃能喝也叫煉獄,費龍多的腦子感覺真的有洞XD
0
B1 可能覺得吃飯前被揍一次,
吃完飯要消化也要被揍一次可能消化不良就很煉獄了XD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