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秋水

2018年11月17日 06:05
不是說我自負,而是說能夠看透事物的能力這樣的原罪就確實釘在我身上。 至於它是原罪的緣由,就展現在我有整整好幾個月足不出戶——因為我不想再看透那些事情。 可當時我卻也遇見了我真的望不穿的秋水,我以為我會快樂,然否,反而是更加苦惱。 沒有上班的日子,晚上十一點起床、早上六點入睡。 現在已經漸漸走出這樣的低潮,但我卻會懷念,甚至以為是幸福。 畢竟一想起很多人說著「活得正面一點人生就會快樂」就便想把他們脖子帶脊椎扯出來,我怎麼能不回憶悲慘的過去作為慰藉。 和朋友談到感情的事情,我試著跟他談論交際的方法而非追求,因為我現在已經不清楚怎麼愛人、是否愛人了。 這不是件壞事,因為在過去愛人的經驗中,我似乎是誤解了愛、親密與友好的差別。如今比起不清楚怎麼與是否愛人,相反面地說,我確實知道了我與人親密、我與人友好的連結。 我想,其實我不是從低潮得到慰藉,而是秋水給我的教誨與良善,讓我也許抹去了愛人的動機,卻重新劃清人與人交際的範疇吧。 哪一天這樣的原罪能拔掉了,我也許就會重新愛人了。 —————————— 音樂又來了
2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