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未能寄出的情書

2018年12月13日 15:09
S: 天氣轉涼了。夜裏獨自行走的時候我想起你,更多的是,想起我曾如何地一再念及你。在輾轉的黑暗裏,我擁着我的熊想你。在異地床榻上,盯着天花板想你。在看向天空時想你,在面向世界時我想你,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想着我終於可以卸下你。 那些明知終將過去,卻在當下無以釋懷的疼痛,如今都在氤氳中消逝去了。「愛」從來就是如此的脆弱易碎啊,多麼可幸又可悲。 逐漸明白沒有甚麼是不可替代的。像何志武看向酒吧門口,預備要愛下一個進門的女人一樣。我們都是某人情感的載體,從這裏轉移到那裏。愛人的時候我們都以為對方是獨一無二的,我只愛你,我只能愛你。但我們一直在預備失去。然後或遲或早,被下一個佔據。 幸運的話,我們可以把自己塞進對方的肢體裏充滿彼此,長久、長久地。但更多時候,我們連落花流水也不是,就只是妄想要一起上岸的兩瓣萍葉,注定在湍湍河流中遺失彼此。 我如此深信不疑,關於人與人的相遇與別離。卻又如此希望我是錯的、希望我可以找到,我所想要的長穩久安。 天氣終於轉冷了,S。瑟縮在圍巾中我想着,我和你,距離我們的夏天,又更遠、更遠了一點。 P. S. 寫完這篇的晚上,我在夢裏又遇見你。你回來,你向我解釋,你說你愛。然後我們像童話裏的主角一樣,快樂地生活下去。但親愛的,我知道這不是真正的結局。 N. S. —————
3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回應
像慢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