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因有參考一些文學作品,一些情慾或是血腥上的描寫也會編列進去,請慎重

  她最苦惱的還是彼此之間的性生活。

  在掛有薄紗簾幾的床上,妃子和藍鬍子完成了他們的初夜,但是那晚丈夫卻完全不體諒妻子處女之身,也毫不考慮妃子是否享受魚水之歡,只是粗暴的佔有了她的身體。完事之後,藍鬍子倒頭就睡,絲毫沒考慮到新婚妻子的苦。

  一開始妃子還想,或許是所有男人都這樣吧。

  說不定天底下的丈夫都一樣,都是這樣粗暴無禮,毫不考慮女人的感受,但是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寂寞了。

  每一夜,丈夫都會和妃子同床共枕,然後粗野的剝去她身上的衣服,佔有並玩弄她的身體,完全沒有體會到妃子的心正在滴血。

  而且,妃子所受到的屈辱還不止於此。

  有一天,剛好是藍鬍子出征的前夜,妃子照往例先上了床,然後聽見藍鬍子沈重的腳步聲也跟著跨進了房裡。

  妃子機械性的對丈夫敞開身體,而藍鬍子也像往常一樣狂暴的侵犯了她。

  對妃子來說,這已經是她每晚不可逃避的義務了。她知道只要能耐住這短暫的痛苦,待會兒就能一個人安心入眠了……

  但是這天晚上,藍鬍子的神色有些不同。在完事之後,他從床下取出皮製的奇妙帶子,粗暴的扯開妃子的腳,把這變態的刑具裝在妃幾的私處。

  「你這是在做什麼?你到底想幹什麼?」

  妃子哀叫道。

  「別吵,只是要確定在我離家時你不會紅杏出牆而已。」

  瞬間,妃子明白了。

  原來這就是謠傳中的「貞操帶」……

  當時的貴族們經常必須追隨十字軍東征,因為害怕妻子背叛,所以才發明了這種道具。

  這種裝在女性私處的道具,有一條腰帶和一個蓋住陰部的板子。為了不讓皮腰帶磨蹭到皮膚,還特地裡上了天鵝絨布。至於保護重點部位的板子,則是用金屬或象牙製成,緊密的將女人私處包覆在內。

  板幾上開了一個小孔,以便平常上廁所之用。不過小孔周圍特地做成鋸齒狀,只要任何人想把手指伸進去,都會因被扎痛而罷手。貞操帶上還有一個相當堅固的鎖,無論丈夫是上戰場或出遠門,都會隨身攜帶著這把鎖的鑰匙。

  「請你住手,我對你是那麼忠實,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呀!」

  妃子哀鳴著,在房間裡四處逃竄,而藍鬍子則像是在玩遊戲般,開心的追捕著她。當妃子被逼到牆角,嚇得無力動彈,倒坐在地板上時,只見藍鬍子臉上浮現出殘虐的笑容……

  到頭來,妃子還是被藍鬍子戴上了貞操帶,鎖上了鑰匙,而妃子的心也跟著被凍結了。

  這樣的恐怖,她恐怕一生都無法忘卻吧……

  除了屈辱和恐怖之外,她心中還有疑問:究竟對丈夫來說,自己算什麼呢?丈夫難道不是要以愛來看待自己的妻子?但是在藍鬍子身上,妃子從來沒有感受到這樣的熱情,她感受到的只有冷淡、輕蔑和脅迫。

  等藍鬍子走出房間,妃子套著沈重的道具倒在床上,心中充滿哀怨,甚至想一死了之。

  為什麼自己要遭受這樣的對待呢?我做了什麼錯事?難道希望能夠變成有錢人是錯的嗎?難道奢侈浪費也是一種罪嗎?

  但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就這樣,抱著受傷的自尊心,妃子過著孤獨的每一天。

  只有商人還像往常一樣,不斷的來城裡兜售珍奇物品。

  他們總是賣弄著三吋不爛之舌努力推銷,並拿出從翡冷翠和巴黎帶來的珍奇寶石和布料,而妃子也總是照單全收。之後,有不少帳單都送到城堡來,但奇怪的是,藍鬍子卻從來不過問,好像默許了妻子情揮霍。

  有一天,商人從翡冷翠帶來了用絹絲製成的內衣,讓妃子挑選。忽然,商人嘴角揚起了一抹促狹的微笑,並附在妃子的耳邊這樣說道:「您的日子似乎過得相當拘束啊,夫人。」

  「你在說什麼?」

  妃子嚇了一跳,如此反問他。

  「我是說,您那麼重視丈夫的愛,可真是個幸福的妻子。但是,再怎樣深的愛情,如果超過限度就會變成重擔。夫人您大概也正為此而感到窒息吧?其實,偶爾輕鬆一下也是必須的。」

  瞭解商人話中的含意之後,妃子羞紅了臉。

  為什麼他會知道這種事呢?從外表上應該看不到我身上的貞操帶呀。難道是僕役們口沒遮攔的傳出去了?

  「今天我就告訴夫人您一個好消息吧,其實我認識一個打鑰匙的高手。」

  「鑰匙?」

  「是一個從貝加蒙來的鎖匠,他原本就是幫人製造這些可怕道具的。既然他會製造,打鑰匙當然也就不成問題!」

  即使到了這時,妃子還是羞於啟齒。

  「您別擔心,為此而感到拘束的,絕對不止夫人您一位而已。我過去已經接受過好幾位夫人的委託,從中穿針引線呢。」

  聽他這麼說,妃子也要求商人幫她說項,幫忙打一把鑰匙。

  沒多久,那把小小的鑰匙便送到了妃子的手中。

  其實,妃子私底下戀慕著一個人。

  他是城堡內的家臣,有著碧眼金髮和修長的身軀,年歲也和妃子相仿。在中世紀,這種遵循騎士精神的「宮廷之愛」是被允許的。當領主出城時,年輕騎士可以和留守在城裡的妃子擁有精神上的戀愛關係。

  不過,雖然美其名為精神戀愛,但實際上卻不一定能夠一直保持在精神層面。尤其是當妃子不愛她的丈夫,或是在生活上無法滿足時,就很容易發展成出軌的戀情──藍鬍子的妃子也是這樣的情況。

  每當藍鬍子出征時,那位青年就會趁著黑夜潛入妃子的房間。

  青年熱切的渴求妃子的身體,但妃子總是紅著臉,極力抗拒。她怕對方發現自己身上穿著那樣令人羞恥的道具。

  可是,慾火焚身的青年仍使勁的脫下了妃子的衣裳,脫下了她的內衣,想要佔有妃子的身體。但最後卻發現妃子身上穿著那恐怖的道具,不禁十分灰心。

  「好可怕的男人,竟然如此殘酷的對待你……」

  青年不禁咒罵著藍鬍子。

  「他是魔鬼!是惡魔!」

  因此,儘管雙方心中的愛火是那樣強烈,但卻總是無法逾越那最後的一道防線。

  青年和妃子都為此而深深苦惱,而這樣的夜晚也一再重演。不過在妃子得到鑰匙之後,他們兩人終於能快樂的結合了。之後,不論晝夜,他們總會趁機偷偷摸摸的享受性愛的快樂。

  從此,妃子的生活也有了微妙的改變。

  就算藍鬍子出城去,她也不會感到寂寞,有時甚至還會忍不住的哼起歌來。對於妻子的變化,藍鬍子默不作聲,只是冷冷的觀察。

  一模一樣。

  藍鬍子私下這麼想,和過去的女人完全一樣。女人就是這樣,表面上故意裝出一副可憐順從的樣子,然而背地裡卻盡幹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要是真的相信她們,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藍鬍子的母親就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人。

  他的母親經常帶著不同的男人回家,而父親卻故意視而不見,任其為所欲為。父親去世之後,原本應該由身為長男的藍鬍子繼承家業,但弟弟卻對藍鬍子的身份提出質疑,反對出藍鬍子繼承家產。

  於是,藍鬍子只好殺了母親和弟弟,以及叛變的貴族,才順利奪取了繼承權。但也正因為他的城堡和領地是用暴力搶來的,所以他就更加無法放心。

  藍鬍子本來就是個疑心病很重的人,他經常懷疑家臣中有人要毒害他,或者懷疑有人會用同樣的手法奪走他的權力和地位。

  還有,他也不信任女人,他認為女人總是為了情慾而背叛。由於藍鬍子在年幼時就曾目睹父親有過那樣的遭遇,所以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要出去旅行一陣子。」

  藍鬍子這麼對妻子「這是城堡的庫房鑰匙:一把是藏書室的鑰匙、一把是寶物庫房的鑰匙、一把是寶石庫房的鑰匙、一把是傢具庫房的鑰匙,還有一把是金庫的鑰匙。這些庫房你都可以打開來看,唯獨最後這把黃金鑰匙,絕對不可以使用。懂了嗎?」

  「是,一切遵照您的指示。」

  妃子愉快的回答道。

  當然,還是一如往常的,藍鬍子在她身上套上了貞操帶,鎖上了鑰匙。那種冰冷的感觸,時時刻刻都在打擊著她的自尊心。

  等到藍鬍子的馬車走遠,那位青年還是照往例躲過家僕的耳目,潛入妃子的房間,用另一把鑰匙打開貞操帶,然後兩人便盡情的享受巫山雲雨。

  「我丈夫留下這些鑰匙交給我保管呢。」

  妃子拿出鑰匙給她的情郎看。

  「他說不管是哪間庫房我都可以自由進出,只有最後這把黃金鑰匙的房間,絕對不可以打開。」

  「這不就擺明了是要引誘你去打開來看看嗎?」

  青年面露諷刺的笑著。

  「我們就一起去參觀參觀吧。」

  「好啊,反正這些遲早都是你的。」

  他們當時已經考慮到要找機會謀殺藍鬍子,然後兩人雙宿雙飛。

  於是,他們拿著鑰匙打開了一間又一間的庫房,看到了由世界各地收集來的金銀財寶、豪華的家具、精緻的掛毯、名家的畫作、皮封面的藏書、高貴的餐具……,青年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多的寶物,內心萌生的慾望讓他頭暈目眩。

  「真了不起,竟然有這麼多的金銀財寶,照這樣看來,最後的那間房間一定有更珍貴的寶物囉?」

  青年這樣蠱惑妃子。

  「不,不行!絕對不可以打開!」

  妃子非常堅持,沒有答應青年的要求。

  可是那天晚上,妃子一整夜都睡不好。到底那間房間裡藏了些什麼呢?是什麼樣的珍貴寶物呢?或者,裡面隱藏的是丈天不為人知的秘密?

  越是警告不可以打開,反而越讓她想要一窺究竟。

  自己的丈夫竟然還會藏有那麼多的秘密,妃子覺得丈夫還是把她當成外人,心裡非常寂寞。如今機會來了,終於可以揭開丈夫隱藏多年的秘密了。

  結果到了半夜,妃子終於按捺不住,拿著鑰匙走到地下室。

  只是看一眼而已,反正到時候再把門鎖回去,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妃子心裡這樣想著,卻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的掉進丈夫所設下的陷阱裡。此時的她已經完全被好奇心給蒙蔽了。

  妃子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輕輕的轉了圈。

  就在打開門的瞬間,妃子發出了尖叫,她腳下的地板竟然積滿了血。

  而室內的牆上則吊著一排慘死女人的屍體,就像掛著一排獵物般。

  有的屍體喉嚨被劃開了大口、有的屍體乳房被切掉、有的屍體被斬成了兩截、有的屍體肚子被剖開,臟器露在外面、有的屍體手腳都被砍斷、也有的屍體已經腐壞,只剩下骸骨……,這麼多屍體只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私處都被綁上了貞操帶。

  因為恐懼而差點失神的妃子趕忙拉上門,飛奔逃走。可是不一會兒當她回神時,她發現自己弄丟了那把重要的鑰匙。

  原來那把鑰匙掉到了染血的地板上﹔妃子小心的把它給拾了起來,不過鑰匙上已經沾染了血跡,怎麼擦也擦不掉。

  她試過了所有的方法:用藥水擦拭、用滾水煮沸、用麥桿吸掉沾在鑰匙凹縫裡的血跡等等方法。

  儘管妃子的恐懼幾乎讓她暈厥,但她還是整天拚命的想把鑰匙給弄乾淨。

  可是,原本只有沾染半面血跡的鑰匙,越是擦拭,血跡反而染上了另外半面,就像被施了咒語般,怎麼也無法消除。

  兩天之後,藍鬍子回來了。

  他回家的時間比原先估計的還早,妃子甚至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她只好故作鎮定,裝出很開心的樣幾迎接丈夫回家,但其實內心卻是害怕得不得了。

  「一路上還愉快嗎?我想你一定很累了吧?」

  妃子命令僕人們燒熱洗澡水,並在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美味佳餚,希望能轉移丈夫的注意力。但藍鬍子才剛換下外出的裝束,就開口問道:「那把鑰匙呢?快點還給我吧。」

  妃子心中突然一緊,但又害怕不自然的反應會引起丈夫的懷疑,所以只好把鑰匙拿出來,畏懼的交給丈夫。

  「這是藏書室的、這是傢具庫房的、是寶物庫房的……。」

  丈夫一把一把的數著。他越數,妃子的心裡就越害怕。

  終於數到了最後──

  「嘎?怎麼少了一把?那把黃金鑰匙呢?」

  「咦?怎麼會?大概是忘在什麼地方了,還是等明天再找吧。」

  「不,我現在就要!我現在就要找到!」

  妃子死命的想找借口搪塞,但藍鬍子卻催得越來越急。沒辦法,妃子只好把黃金鑰匙給拿了出來。

  「咦?這上頭為什麼沾了血?」

  藍鬍子的語氣似乎並不驚訝,反而有些愉快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我都沒有注意到呢,是不是以前就有的啊?」

  妃子用小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回答。

  「這不可能,是你違反了我們的約定!你打開過那間房間的門,對吧?」

  藍鬍子的表情突然變得相當恐怖,嚇得妃子渾身顫抖的跪倒在他面前。

  「請你原諒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請你饒了我吧……」

  「你竟然違背了我的命令,你知不知道那些女人為什麼會被殺死嗎?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就讓你和她們一起作伴吧!」

  妃子顫抖的哭喊著,扯著藍鬍子的褲腳哀求著,但都無法消除藍鬍子的怒氣。

  「我絕對不會把這個秘密洩漏給別人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一直保守秘密,直到我死為止……」

  妃子以為這樣一來她和藍鬍子就成了共犯和夥伴的關係,但是藍鬍子幾卻絲毫都沒被打動。忽然妃子想起,說不定丈夫是因為別的事情才想置她於死地,難道說丈夫已經發現了什麼嗎?

  根據當時的律法,要是丈夫發現妻子出牆,可以當場將妻子殺死。或許藍鬍子過去的妻子因為這個理由被殺害的吧?就算丈夫大發慈悲,讓妻子裸體騎馬,繞著市集遊街示眾,就已經算是最輕的刑罰了。

  「如果你真的非殺我不可,至少要讓我在臨死前先做個禱告。」妃子放棄了請求,絕望的說道。

  「禱告?好吧,免得你上西天之後還會迷路。」(續)


這麼久沒更新,
應該不少人忘了我XD
最近身心狀況很差,
就只能先把這個擺在一邊,
總是要先把自己的生活先搞定才能有餘力寫想寫的東西才是。
這章其實早就寫完了,
只是因為我塞了兩個故事,
所以也是個大章節。
然後那個什麼「貞操帶」,
讓我想到當初忘記是啥原因看了一部很WTF的片──
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
我只記得開場的水墨還可以(也才幾秒),
後面我呈現一種WTF的臉直到結束。

楔子與其他章節傳送門:

共 6 則回應

0
應該說會記得妳的就會記得妳
而會蹦出來的好像是我一樣

話說我也消失了好一陣子@@
0
B1 欸欸 就讓我傷春悲秋個兩句嘛XD
看來大家現實各有各的忙碌XD
0
b2,說忙嗎@@應該算吧

陌生這件事越來越有種主觀的感覺了哈。
妳的傷春悲秋在妳提到肉蒲團時已經變成WTF 的形狀了。
0
B3 我想了想我就算傷春悲秋總是要有點料嘛哈哈哈
而且發文完我總是想要再寫點自己的個人感想,
以後回顧我覺得很有趣XD
3D肉蒲團那真的是很WTF的一部片wwwwwww
但最WTF印象中是拍《金瓶梅》的,
蠻早期的三級片(快閉嘴
0
B4,妳的話越來越母湯了XD

我以前也習慣在小說後面加些話,主要是寫完的小心得分享吧,感覺想寫就寫出來那種
0
B5 人偶爾會有壞掉的時候嘛XD

對對!等到回顧時會覺得很有意思XD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