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大學

小說:《彌生花開》

2019年1月21日 21:56
日本跟大正,我都不熟。 *   「今年冬天,京都的雪還是很濃呢——」   婉轉的音調挾著佯裝的氣息,小夜子的聲音像是自遠春到來,在枯枝頭上點著腳啁囀的麻雀那樣使人憐愛。這是她今年的第四場相親,時逢師走(十二月)枝末,京都某家西式餐館裡。眼前的男子讓小夜子感到乏味無趣,也因此她一如既往的想要逃掉這樁婚事,但她終究不是一介完全的「新時代」女性,而是望族子女,所以她僅以一種嬌貴的任性,紈褲間纔通用的笑裡藏刀來讓對方感到無禮尷尬。   大正年代如費茲傑羅的浮華燈火裹上了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罩幕做成的燈籠——套上西服的和人侍者,迎合洋人口味,由磚瓦新建成的都鐸式住宅整整齊齊的在新規劃的街道上、維多利亞式的餐館與車站等等則落座在看得見觀音像的地方。戴斗笠的車夫曳著上了黑色亮漆的人力車在街頭奔走,同時第一輛藍寶堅尼已經在日本的土地上奔馳著。   「是的,如此的天氣在巴黎那裏也很少見呢。」   小夜子相親的對象是歸國子女,受到洋化教育的唐澤貴生,唐澤梳起當代標緻的西裝油頭,腳上穿了一雙黝亮的皮鞋,當然高檔的褐色西裝外套與白襯衫就更不能少了。雖然語氣彬彬有禮,但他的臉上總掛著一股不耐煩的傲氣,顯然地他與小夜子有種名為「厭惡」的共同的默契。   小夜子刻意在這樣的西洋餐館裡穿上了妖冶的印花振繡和服襯托她那有些癯瘦而非健美的身形,她連象徵時代進步的袴都不願換上,腳上更踩著一雙讓她形姿「優雅」卻行走不便的無底木屐,打她自人力車上受唐澤的攙扶而下開始,那緩慢、踉蹌的步伐就讓看過巴黎新型蒸汽火車的唐澤心生煩悶。   唐澤連面對西餐的耐心都要比面對小夜子來得多些。他可以體驗白馬酒莊紅酒的溫醇色澤,又下口後那單寧的苦澀如冰刀一樣的在舌上舞動,然後是酸味,嚥入喉亦不乏酒精的後韻,但性感的紅葡萄氣息才會隨之一齊湧上鼻腔。就像他在巴黎大學時認識的那個修讀法國文學的女同學一樣,外在艷人,內涵如海。   這場被安排的約會裡,唐澤已經透過觀察一瓶餐前酒更甚眼前的女子的行為來表達他對於小夜子這種「傳統」女性的厭惡。 *   白色桌巾上銀燭器閃爍的火光隨桌子的輕震而不自然的晃曳著。   「唐澤先生,小女子我(あたくし),不大會用刀叉呢。」   小夜子在主餐上菜時用非慣用手的左手執起了刀子,用右手的叉子刺在三分熟的肉排上,彆扭的使整只手臂的力氣切著眼前的牛排。此刻的小夜子已經連一介傳統女性該與人的儒雅氣息都消失了,徹頭徹尾散發著「無知。」   旁觀側眼的洋人女子和她的伴侶發出了呵呵的嘻笑聲,唐澤的笑靨也自品嚐牛排時的真誠逐漸因無比的羞愧與尷尬而扭曲,他的耳朵在聽見洋人的嘻笑後迅速地漲紅。唐澤抬起頭後那複雜的表情又被他矯飾為笑容。   「西行小姐,用右手拿刀子的話,會不會比較順手呢?」   沒關係的,只要自己展現「紳士精神」,那被嘲笑的只會有這個女人了。唐澤懷著卑鄙的想法建言。小夜子照他說的做了,笨拙地交換刀叉的動作又引來鄰桌洋人充滿優越的笑聲。顯眼的和服、愚昧的舉動,還有特異挑選沒有私人包廂的西餐廳做約會的地點,唐澤就算不了解小夜子對他的反感,這樁婚事也注定在這時就告吹了,他會用唐澤家下任當家的矜持強勢的向父母推辭掉這位行徑荒唐的女人,甚至不用讓西行小夜子動嘴勸服她的父母。 *   濃厚的雪深邃的夜暮,人力車夫領了賞後踩著他殷勤的步伐離開了西行家的和式大宅門口。小夜子的隻影無人攙扶時不是嬌弱,反而穩健。在門口等候的西行夫人看見這般景象與小夜子臉上掛著的那副無所謂的神情便知道婚事未果了。   「妳也別一直拗著脾氣了。」   西行夫人,小夜子母親的語氣聽來像她自己已經放棄了向對方發脾氣,但百般無奈地仍不知道要如何勸服對方一樣。   「母親,我並沒有,吶,唐澤先生今天還教會我怎麼用刀叉了——跟他們相比,我果然還是太無知了。」   小夜子並不享受母親的愁容,只是也她不願意為了討母親的一抹笑而做出違背自己本意的舉動。她更不喜歡這個只讓她就讀到高等女學校畢業後便做個等人嫁娶的準媳婦的傳統家庭——現下,讓母親蹙眉似乎是她少數能做的反抗了。   「宇治先生已經教會過妳同樣的事情了。」   西行夫人的字裡行間彷彿都在嘆氣一般的低啞。 *   西行家的男人因不願意低頭在黑船底下,如今僅能執著傳統的大旗苟活,此刻惟西行家的女人犧牲奉獻,才能避免家道中落。西行小夜子,她的父母願意送她進高等女子學院,也僅是為了讓家裡的男賓客看見那幀裱框的畢業證書從而心動罷了,多麼一個美好的新時代。   隔日白晝,晌午飯前的空檔,小夜子在自己的房裡振筆疾書著,緊閉的窗口像是阻卻北風也更像防止自己文句裡蘊藏的秘密走漏,內容大抵是昨日相親時發生的種種,以及這麼一句「多麼美好的新時代」的諷刺,高等女子學校裡的生活大抵是她人生裡最為充實的一段時間了,課程相當有趣不死板——   「日出之國白漫漫,經寒度日遂思君,願卿共作枕草子。問君他州雪亦甚?」   並且,有了深愛的對象。小夜子臉紅心跳地完成了結尾,想像著這封信飄洋過海到倫敦給茜看見之後她會作何感想?《枕草子》是雜文集,森羅萬象的內文裡有繁瑣日常、四季亦包含了情愛,而滿腹殷切的愛意,正是小夜子在這封信裡猶未提及的了,他國的冬雪也一樣的濃冽嗎?妳對我的感情依舊如此嗎?如此隱翳的告白也惟高等女子學校時有著共同話題的茜,——收信人——會曉得了。   茜曾經吻過她的唇,在四下無人的櫻花樹下。那時是彌生月末,將臨畢業的季節。二者胭脂的香味攙和了離別的苦澀,但情竇初開的胸口與如此相近的鼻息卻還勸誘了官能,茜她伸了舌,難捨的吻後那兩對如炬眼神凝望著彼此,從此變成一個執著——再別彌生滿開櫻樹下的約定。   這一封又一封的信還需要兩年,才能再盼到彼此熟悉的倩影。 *   兩年之間,西行家便已落魄的不得了,疊蓆上擺不了上相的傢俱,那幀畢業證書仍高懸在廳房的牆上,小夜子的執拗實在是太厲害了,以致望族間謠傳著西行家之女其實孤陋寡聞的消息,特別是唐澤家的新任當家更是在許多聚會裡把與她相親過的舊聞拿出來當成宴席間的笑話供人娛樂,至此定了西行家的劫難。   小夜子原先富含血色的雙頰如今也有些蒼白了,她被喚到了父親的房裡去。父親的房間外面有株櫻花樹,彌生月中旬,寒冷的春天致使枝頭仍無粉紫點綴僅有褐黑的枝。過於寒冷的春天導致堅毅溫柔的母親病倒了,小夜子終於要面對堅毅冰冷的父親。   「我透過交情替妳找了戶不錯的人家,他的兒子還不諳世事,今年剛要從高等學校畢業——」   隔房母親的猛咳聲打斷了這句話,但更像是給這句話下了個強烈的註腳:「機會難得。」,小夜子的雙眼看著父親,雙耳聽著父親的話與母親的咳嗽聲,今天還沒有春天的香味,父親的眼裡有著執著與強勢,西行家家主他的威嚴只有在此刻才難得顯現。   「日期訂在彌生月末,對方父母也希望早點把這樁婚事成了,他才好去國外發展。」   四季的季末,母親總是像祈求下一季的開端會讓西行家有新氣象一樣的,把相親安排在這個時段,彌生的月末,茜像是要把這幕恆久的雋在她心頭一樣,把吻留在櫻花盛開的樹下。父親什麼都不曉得,他不是祈求,也不帶親情,這句話之後更陷入了沉默,沒說出口的後果讓小夜子只能端正坐姿,比起兩年前的任性,小夜子現下可是「懂事」多了。   「我知道了,父親。」   然後口是心非,在心裡啜泣。 *   彌生月末,京都迎來了繁盛的櫻花季。西行家家主內院的櫻花樹下除去了美麗的八重櫻掛在末稍,較粗的枝幹下尚懸了一具穿著袴的屍體前後晃盪著。
13
回應 8
文章資訊
共 8 則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不太親民但是寫的很好
原 PO - 南華大學
B1 感謝你,因為是在寫大家望族的緣故所以大概會覺得有點不親民吧。
超喜歡!
原 PO - 南華大學
B3 感謝你,其實有在考慮要不要寫一些前傳。
元智大學 資訊學院英語學士學位學程
真的很棒 已經很久沒有看過這麼棒的作品了
原 PO - 南華大學
B5 感謝你,如果喜歡我的作品,按按愛心跟評論都是很大的支持。 目前作品都會集散在:simonova5728
中國文化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B0 我來了。我看了。 我有類似的朋友,也是有些障礙但是文字很風格。 有時候上帝給予的天賦就是這麼喜劇。 說到文字。 你的故事適合出版列印成書來閱讀,PO上網算是一種揮霍啊。 閱讀來說也是揮霍。 就像我最近看漫畫,明明網路看過還要去買下來,但是!就是但是! 捧在手上實體書的感動跟連貫,實在是震撼無比。 建議你也可以發個文整理有哪幾篇可以觀看,分類之類的。 (或你已經有這樣做了?) 總之,毫無疑問,你是個強者。 我喜歡交流,因為交流的好處是往往能被激發靈感, 這也算是我特書的寫作模式顆顆顆。
原 PO - 南華大學
B7 我個人也偏好實體書,只不過我的文章產量十足低下,目前還沒有能力列印出書之類的,漫畫我也會這樣,最近買了少女終末旅行跟終將成為妳。 如果要彙整我寫過的作品的話其實也還真的有點少所以目前沒有這個打算,非常感謝你的建議,當下的目標是希望至少能夠稍微增加自己寫東西的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