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音樂學系

《我真正的親愛的地獄》

2019年4月13日 04:52
走一條狹小的巷子我想起了你 拆開剛才加熱完的微波食品 把腳印附上新的味道 留下線索而我知道有些註定消失的 就相信不是刻意 ㄧ 一些勇敢的額度拿來嘗試最初 這樣的行為很像嬰兒但是他們更加直率 於是我又想起有個怎麼樣的小孩的事 沒有結論就草順結束 也沒有成癮只是聞到衣角菸味就多留下一點 煙飄得很遠像跨年完後的集體城市感傷 終究沒有泡泡來得浪漫 ㄧ 嬰兒一般來伸出手指認所見我還能朗誦的地段 病懨懨的反應 很久沒有被陽光曝曬的棉被與手臂並行 路上的小孩被父母追逐握手 溢出來的口水像把彼此黏住的瞬間膠 那雙手像骷髏一般懸空 幾乎要被太陽鋸斷 ㄧ 盯著窗外發了很久的呆 關於帶傘這件事內心即使提醒16次 最後仍失敗得一塌糊塗 收納屋簷的碎語從凌晨就早開始 雨沒有越下越大我感受不耐煩就突然停下 貓踏過的屋簷被紀錄下來 ㄧ 半夜是最盛大的慶典 所有人都經過並且就進入徹底 那真是太好了把騙自己謊話丟進去 也把擅自購買的玩偶丟進去 留在那裡淹沒沒有人會去翻閱 就像並不真的在乎還是會把糖果灑在地上 就只是等賤人吃下它 他們向上凝視你記不住名字但非常滿意 ㄧ 走一條狹小的巷子我想起了你 這樣多無辜啊一隻貓的憂愁 一條巷子的曖昧 就相信牠的脆弱而再三揉捏 把牠的身體搶走再拋下牠的精神 已經滿手沾黏這些蜜糖的集合謹慎包裝 揉成愛的形狀 ㄧ 路旁咖啡廳那位奢侈午餐時刻的貓咪莉莎小姐 總是分不清楚貓砂與床的差異 把夢凝結成塊等誰把它鏟走 覺得牠的任性那麼優雅 我被牠的結塊給蠱惑 就等著誰來把我給鏟掉 往後的傾斜就都有你的角度 這種事情無關文法 我想大概看懂八成就算是懂了 ㄧ 設計一場遙遠的旅途 明白其中的失敗 有些一看就知道的明顯把戲 比難看的電影來得更不值得 你被接受了他的誤差 你欠他的永遠留下欠他 露出一臉我也只能這樣了的難看表情 這樣並不恰當但我只剩一種 日出之前我們像極了尚未吐出第一個詞的柔軟嬰兒 ㄧ 擁抱一隻螞蟻取代了一整個半夜的長途客運 我忽然感受碩大的狂喜在於倒數中的咒語 一切在糟糕的結束之前 甚至擁有那是 變回麻瓜前實現的荒唐願望 在套回抹布之前最後我們敬禮屬於精神形式 客套而誇大的敬禮讓每個人幾乎絕望透頂
5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