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005

2019年5月15日 01:40
0424 感官記錄 憤怒、委屈,道德是一面鏡子。   如今這麼瘋狂的思緒卻可以被藥物安頓著,熊熊的烈焰竟然安分地像是聖誕節裡哪戶美國人家壁爐的柴火般溫厚。難不成真的就這麼沒有價值嗎?     短日之內多次的斥駁與否定能將人導入如此狂躁的境界嗎,照理而言只消一顆便能讓意識陷入無明的我的救贖如今卻像那個讓小約翰幫他口交的神父在夜晚裡執著的聖經一樣毫無依託的作用。睡意打死都不來,意識遠不去,神父的罪惡感也依然很深重。     喔,他還消證道吧,至少我沒有必要!洩憤吧,我對這個世界深惡痛絕,張嘴滿是咒罵之語,囫圇地吞下所有憤怒,然後讓他們在腹膛裡難以消化,道德與是非價值是胃藥,我所深信的一切逼我吞下那些該死的苦難。     道德高點真是非常有用,能力高強的人終究可以把你踐踏在腳下,讓你知道你一直以來信奉的認真與努力其實都只是自我安慰用的舉動,當現實生活或是任何一介明理之人點破你的虛偽,你會感覺到相當強烈的失魂感,那麼我到底該如何是好呢!我不能憤怒吧!我只能嚥下肚,該憤恨的對象是自己吧!因為我自己是那麼的無能啊!他們的睡眠不安於明日的工作明日的惶恐明日的一切,明日真是值得期待啊,我活在已經是過去的昨日的瘋狂昨日的憤怒昨日的愧疚昨日的羞愧昨日的苦難裡面,不安沒有盤據心頭啊!盤踞在心頭的是邪惡的念頭,復仇的慾望以及對自己無能的厭煩!頭痛與疲倦更不可能讓我陷入睡眠,小約翰一定也是這麼想著的,他在隔日唱詩班時嘴敞著咽喉高歌,昨夜那高挺的生殖器射在他那溫潤無邪,歌詠上帝之名的嘴裡,那神父等等仍要證道。     然後神父的表情很慈祥,那一切都像該發生的一樣,他仍然自然的不得了地闡述著聖經裡的那些話語,小約翰在台下反吸一口氣後乾嘔著,慈祥的眉微微一蹙。     約翰徹夜未眠,他也陷在絕望和難過的回憶裡,神父的生殖器並不會很舒服:「約翰,否則用嘴也可以。」神父的語句依舊和藹如親,但約翰的臀部紅腫而有些撕裂,他在這般痛苦裡面帶著啞然的氣音回應:「是。」淚水與鼻涕,愚者那樣的乾嘔,初次口交時,神父難聽的哀號聲讓他認為自己糟透了。     他們的苦難真是夠受的了,並不會隨年紀有甚麼影響而是當作一個疤痕吧。
1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