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Post images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記憶,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他大抵上可以分成幾個部分,一個是記本身這件事,一個是保持著這段記憶的能力,最後一個部分大抵是回想這件事。記憶它可以被追加、刪除、修改甚至是竄改。

這件事情,是發生在我的一個朋友身上連帶拖累到我,這位友人正是之前騙我去苗疆害我差點死在苗疆的那位(有興趣者,請翻看我是一個說書人 人蠱),那是在一個挺不錯的春日,那日我難得與他相聚,畢竟這職業還有命格總是與身邊之人聚少離多,與他在幾杯黃湯下肚後,便暢談最近的事,他便各訴我這件事

(我最近在北京這地方遇見一件事,大約是在3.4天前吧,那是在一個年輕人身上的事)他微醺用手托著臉如此說道
(那是甚麼事?)當時的我,對這件事還不知這件事也會牽扯到我

(這事情說來話長,那日我像現在一樣喝著酒,在等一份報告,報告內容是關於一個連環殺人案,據說嫌疑人是一個商界有名的年輕人,不過聽說他有虐待的癖好,我當時對這個案子挺有興趣,便找人去查)

(那有查到甚麼嗎?)我帶著好奇心問到
(有是有,不過很奇怪,那天,那份報告來後,我去找那個年輕人,那年輕人,那人有著一張光潔白皙的臉龐,濃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揚起,長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最讓我感到奇怪的事他那雙眼睛,他的眼睛很詭異,我只能如此說)

(恩,然後呢?)

(我找到他後,便跟他說這份報告的事,但他只是靜靜的聽著,甚至於一些細節上還表達出吃驚,彷彿這件事是在另一個人身上發生的,在他身上起不了一點波瀾,又或者這件事的記憶硬生生被他抹去一般,老友,你也相信我的判斷吧,我找了半天,結果是這樣,唉)他嘆了口氣又灌了半瓶酒

(那件連環殺人案,怎麼會引起你的興趣?)

(嘿嘿,說到這個就真的是…)他開始滔滔不絕的說,那些屍體的樣子,我有些後悔,忘了他是戀屍癖,我留意著他的話,主要是那些屍體都是被人以折磨方式致死,且都是一戶戶的滅門案件,兇手甚至會擺弄屍體,拼湊成他想要的樣子,好像是一個個主題似的。

那日與他相聚後,僅僅三天,他就找上門,他說他那日說完事情後,開始出現一段很奇怪的記憶,記憶是他在殺人,而殺的人便是連環殺人案其中一戶的人,他甚至能夠清楚描繪出他殺人當時的心境及那些受害者的細節,彷彿他就是兇手般。

(那你於這幾日還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我想想,好像沒有,不過那日喝完後,發生甚麼事倒是忘得一乾二淨)

(誰來接你走的,你沒印象嗎?)我有些詫異的看著他,因為他可是酒界之王,從沒有人可以灌倒他,縱然他那日有些微醺。

那日後,我跟友人拿取那件案子的一些資料,通過一些方式,我發現了一件挺奇怪的事,那兇手於犯案後會到一家店,那日後,我到了那一間店。然後我遇見了他,應該說,是刻意挑他在的時候。

在碰到他的那刻,我放出了一些迷魂香想藉以查出事情的真相,但我錯了,雖然放出了香料,但突然有人從背後攻擊了我,不知道多久,我醒來,環顧四周,我被綁在一個椅子上,一個蒙面人,緩緩的從那男人的腦中取出一些東西。

(你知道嗎?我為甚麼來這裡嗎?因為這裡可以洗去人的記憶,我喜歡殺人時的快感,但卻不喜歡殺人後的血腥,留下我想要的,把不要的暫時存在這)他背對著我如此說道
(是嗎?那我想的應該沒錯了,那日是你把他弄暈並嵌入不屬於他的記憶吧)
(我不否認,不過,也好在有他,這世上沒有錢辦不了的事)他奴了奴嘴,看著那個蒙面人
(我倒是挺好奇你是如何犯案的)拖延時間,手微微可以鬆開,我從後方口袋丟了個東西下去,緩緩的成了個小人,現在等待人來,我心想

(你倒是問到了一件重要的事)他開始講起如何犯案,以及他將殺人認為成一個個的主題,從頭至尾,那名蒙面者都未曾出聲,只是靜靜的取下一些東西,那東西帶著透明,感覺黏稠,然後他將它裝置一個奇怪的玻璃球中。約莫兩個小時,漫長的時間,我看見了熟悉的身影破窗而至,隨即,那年輕男子被撂倒,於混亂中我看見那蒙面人朝著那年輕人的腦拍了下。

(攔下那個蒙衣人)我急喊到,但在那僅僅一瞬,那人就消失了

隨後友人將那年輕人抓住,但,他卻瘋了,他瘋的原因應該是心靈承受不住那些,導致瘋狂,畢竟背負滅門慘案的債,隨後我想起了那蒙面人的最後動作,可能是取走了腦中的某些東西被取走,他瘋了卻也把整件事情釐清了,但他對那些案子卻交代得更清楚,只是對那蒙面人想不起來。

那日後不久,那年輕人被殺了,死狀悽慘,而我記錄下這件事,只是沒過多久我也忘了,像被掏空一樣,至於那名蒙面人,後來在某件事上,有了聯繫。才知道他後來他又找到了我,將記憶給拿走了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