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Post images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那是發生在多年前的夏夜,那是一個挺舒爽的夏天,我那天在北京,查事情,因為許久不見的老朋友捎了信給我,我們這行因為四處旅行,等我接到那封信已是一個月後的事。

信上寫著:來苗疆,我在這裡發生了一件特別的事,這件事你一定會感興趣,但我告訴你,這件事很慘。

接到這封信的我,離開了北京,前往苗疆,那夜,我在苗疆當地一個小小溪邊休息,離城鎮不遠處,約莫子時,我看了看星空,睡不著,我起身至河邊,踏著水,使溪水過腳邊,沁涼入心,漸漸的,我覺得不太對勁,這裡似乎少了些甚麼

遠方忽然有一個古怪小小身影前來,隨著那身影前來,我發現一件奇怪的事,那小小身影似乎是個小孩,離地約一尺,飄著,且全身泛出淡淡的光芒,但一個活人怎麼可能如此,我覺得奇怪,呼叫了那人,它只是靜靜的在溪邊,似乎在吸些甚麼,隨後漂離了那。

我看著那個他待過的地方,只見那地,乾涸,且湖水浮上幾個魚屍,直覺告訴我這件事情不單純,隨後我跟著那奇怪的東西到了一處偌大古宅,就在我準備翻牆越過時,有人拍我肩,並道
(你找死啊)
(你是誰?)拍我肩的人穿著道服,手拿桃木劍,看起來約莫30歲上下
(你知不知道那是甚麼東西,還敢擅闖)
(我不知道,但,你是誰?)
(我是一個道士,無名,名字會惹來追殺,這不重要,那泛螢光的人,不,那已經不能稱為人了,那是蠱,而且是用人做蠱)

蠱,是苗疆地帶盛傳的巫術,以各類活物,以毒提煉,放置甕中,經七七四十九天,使活物自相殘殺,活著的,再以特殊方法製成,蠱,有著極奇特的能力,被蠱纏身者會以各種方式死去,且為不死不生,蠱每逢夜晚必至湖邊溪邊吸取生氣,但蠱是一種陰毒物,稍有不慎,會反噬主

我震驚的無比,我知道蠱,但我從沒想過有人會以人做蠱,那需要使多人自相殘殺,但望著這個宅院,我覺得有可能,越是有權有錢之人,越有可能做這種事

(小夥子,別進來,這交給我處理吧)
(不可能,我是說書人,這,我得紀錄吧)
(這算甚麼奇怪的職業道德)

我不理會他,便跳進宅院,一片寂靜,緩步走進了那屋內,忽然,燈滅了,只見一道螢光對著我衝了過來,隨手拿起了桌上酒杯潑了過去,我知道,蠱有幾個弱點,酒,有避邪之能,且能清心,在那同時,我看見一把桃木劍朝那蠱招呼了過去。

隨後一陣扭打,忽然有一股蒼老聲音,喊停,那蠱,停了下,並且飛往那聲音主人背後,只見老人微微動了嘴,似乎在念什麼。只聽了聲糟糕,下秒,我昏了過去,再昏過去的同時,我看見了那道士跪倒,似乎跟我一樣。

醒來後,我聞到一股屍臭味,睜開眼,偌大的地洞中滿是屍體,也有著少許活人,我隱約知道這些屍體是何來,往上看,看見一個老人,後面站著蠱,我想,這劫難難過,該死,我恨透寄那封信的友人,那老者對著下面的一個發抖年輕人說(活著殺了那些人,你就可以像你哥哥阿宏一樣永遠的活著,小言,我不想再有人離開我)

隨後,洞內再次昏暗,老人封起來洞口,剎時哀鴻聲遍野,我知道這是一場殺戮,活著的人至少有希望離開這裡,那老人把我們當作蠱一樣煉,我躲於一旁,聽見一個呼吸聲,呼吸聲的主人對我說

(該死,果然沒錯,等等我破了這裡)
只聽見幾個意義不名的字句,瞬間,地洞搖晃,他拉著我的手往上爬,並對我說
(等等出去後,小心,往溪水方向去,蠱要開始反噬了,見了光後)

我跟他離開了洞,在離開後,他回到了屋內,並且,跟那老人打了起來,而我當然不可能這樣離開,我進屋,只在我踏入那瞬間,道士衝了出來,說房子要塌了,隨後房子崩毀,屋子見了光,只見老者被蠱纏身衝了出來,站在門外,身體在一剎那間,撕成一塊塊,而蠱,在那之後,也消散,我站在大門前,看著古宅,微些感嘆,僅僅為了使人活著,就將人煉成蠱,且那些人都是無辜的人,僅為了讓他的孫子活著就如此安排,這種扭曲的愛,我不明白

之後我與那道士到了村中,與人談起了在那屋子的事,當地人說,那老者,是當地有名的大商人,在兩年前全家因病死去了九成,只剩下兩個孫子,一個叫宏鷹,一個叫言光

我將那故事記著,且在此認識了一個古怪的道士友人,當然,那該死的友人直到最後都沒出現,隨後我寄了封文情並茂的髒話,送給了他,並且相約見面,那是後話了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