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Post images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打生樁,或稱活人奠基,是東亞民間在建築前的習俗,最早是由魯班開始的一個殘酷儀式,屬人祭的一種,日本稱之為人柱。是指在建築工程動工前,把若干人(通常是兒童,或是與工程相關之人)活埋生葬在工地內,其目的是祈禱工程順利。

這件事是發生在我帶著小梅旅行時所發生的事情,停留於杭州時,我收到了一封信,那封信是由一個專門在盜墓的友人寄我的,邀請我跟道士去,不過那道士在處理一個棘手案子就沒去,而我則是帶著小梅去參觀,名為考古實為盜墓的工程

春,象徵著萬物之初,也是工程動工的好時機。那日我跟小梅來到了某地的工程,那工程很浩大,號招了數十名資深工匠,跟近千個工人,為的是還原一個地方,以及盜取內部的東西,那座遺跡比想像中還大,到了後,我與友人寒暄幾句,並且放任小梅去觀看事物。她對這塊本就有興趣。

隨著時間推移,工程從早上漸漸到了下午,正當我打算叫小梅跟我一起離開時,我發現小梅不見了,且同時,公地出了狀況。

(王銘,你有看見小梅嗎?她好像不見了)我著急的道

(沒有,怎麼了嗎?)他看了看我,搖了頭

(工頭,挖到了一面牆,牆上有著奇怪的東西,還有一個小女孩暈倒在那旁邊)看著急跑來的工人,我與友人相互對視

(在哪?快帶我去)我跟他隨著那名工人

約莫20來分,我與他跟隨著工人,來到了三層樓下的一面牆旁,那面牆約莫20公尺長、5公尺高、寬度約莫1公尺,是一面很大的牆,且牆上好像浮著些手印,像是有人從內部拍打似的,更詭異的是,牆上提寫著甚麼,並刻印著一個奇怪的圖案,看似像一個咒或是一個印,唯一清楚的是最後寫著一行字,字上僅僅幾個字,破壞此牆者死。而小梅則是暈倒在旁邊,我將小梅扶起,然後拍了拍他,他緩緩得醒來,然後一臉驚恐的望著我

(我剛剛看見一群人把我的嘴巴撬開,然後我掙扎著卻沒辦法動,趴們朝著我的嘴插入一個金屬漏斗,並且合力將土及水泥舀進去。一邊臼,喉頭漸漸承受不住,但他們卻不停地灌水泥,不停地讓水泥積聚體內,逐漸我暈了過去,像一根樁柱一樣活生生的被定在這)他邊說邊流著眼淚

我看著友人,與他對視,兩人心照不宣覺得不太妙,我與他立刻請工人離開這裡,並與幾個工頭商議,隨後問了這工程的資金者,他堅持要開這座墓。

隔日,我與他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開壇,試圖與祂們溝通,但...僅僅一瞬,我就知道我與他做錯了,我看見整面牆壁的怨魂,是一群小孩,死狀悽慘,被大人做成一個個的生樁,難辦。隨後祂們開口大笑,以奇特的眼神看著我與他。

(叔叔,你們體會看看)我心裡喊了句糟糕,隨後我與他被卷入了迷陣中

空氣漸漸的從肺部被擠壓出來,忍受著痛苦,喉頭滿是灼熱的感受,活生生的被做成人樁,我內心知道是個迷陣卻無法破解,在一次次的折磨下,我漸漸的開始分不清這是迷陣還是現實。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一首兒歌,甜蜜的家庭,一股炙熱的眼淚奪框而出,隨後我醒來,醒來同時我看見友人昏倒在一旁,而小梅哼著這首兒歌,接著整面牆硬生生的倒下,在倒下之後牆龜裂,裡面有著十多具的小孩骸骨,他們到姿勢都是拍打著牆。

我看著小梅,覺得有些奇異,這孩子有著莫名的能力,之後我問小梅為何要哼唱這首歌,她說,她當時於腦中響起了一個旋律,很熟悉,然後她想了一夜,才想起了這首歌。

這工程後來如期完工,而這些孩童的靈,在聽完小梅的安魂曲後離去,而我則是在埋葬那些屍體前默默的買了些童玩,畢竟這些孩子也很可憐。

人,有時是很殘忍的,僅僅為了迷信就將那些孩童給殺了,那些尚未體驗到人生的孩童,於懵懵懂懂中被人已殘酷的方式殺害,並且化作惡靈。雖然祂們化作惡靈,但祂們其實想要的只是大人們的關心、疼惜,就算死後在這漆黑到牆中,仍有著小孩童真及人性的一面,所以小梅的歌才有用吧。

這件事之後,更讓我確定小梅的能力說不定比我想的還厲害,她能夠以最簡單的方式去破除惡靈,以最溫柔的方式去包容這些惡事,發自內心的語言或許遠比冰冷的咒語還有效。隨後我把這件事紀錄起來,帶著小梅離開這地,回到了老家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