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0025 阿觀0.5 觀子說

2019年6月5日 03:53
隨筆吧 詩是不要讓人忘記感官和想像沒有疆界,小說則是提醒你生活的苦悶,啊隨筆只是作者的囈語胡言。 *   我希望這是一篇讀來有趣的作品,畢竟近期來生活實在過於潦倒,為了棲生之地甚至奔波於致使衣衫襤褸的粗重工作,我尚要感謝幾位友人的資助,他們的仁慈給了我難能可貴的執筆時間,透過墨水當作媒介才得以宣洩真實的情緒與想法——首先我們來談談推理小說,推理小說直觀予人的印象恐怕會是「細膩」。細膩的場景敘寫,誰人的汗毛是甚麼顏色的都有可能會在一篇推理小說的描述中出現,而這些看來鉅細靡遺的敘述更是催生出了「細膩」的讀者,推理小說的讀者會更喜歡思考,運用被稱為線索的伏筆嘗試去推敲出故事的真相為何。   「這時,我因為按耐不住嗤笑的聲音而過於用力的在這張稀罕的麻紙上按下一痕顯眼的墨點,時間已經是夜半,明後二日至少甭需擔心工作因而可以不用過早委身被褥,腦袋的思想仍可以馳騁活躍——桌案傍在窗旁,至少有些日子可以省點蠟燭錢。惟今日尚處月初,窗外仍然昏翳使燭光的橘晃與珍貴更加地顯著,即使犬鳴鴞啼冷風颼颼也無法干擾這段難得清閒的日子——只希望不要有誰叩門才是。」   私以為,這可以算得上一段細膩的文章了吧?縱然並比不上夏目先生、森先生抑或是二葉亭先生這些巨罄中流,也距離柯南‧道爾相當的遙遠,不過我抑是仔細拜讀過幾位先生知名作品的讀者,還算有些文化水平,所以我自信的判斷那段文章絕對勘稱「細膩」,然它最終會讀者被評作流水帳或被「褒」為契訶夫垃圾筒裡某張被扔棄的稿紙什麼的(本質上仍然是垃圾),而不會被當成「推理小說」,因為推理小說的「細膩」就跟吃餐廳一樣,或說難聽點,跟餵豬一樣。   生活是龐大精密的機械,猶如最近開始褫奪我的工作的工廠機具。推理小說僅僅只是放大生活裡一小段的片刻,在作者決定的視角裡,看作者所提供的人物、證詞,有些人一步步地走入作者設計好的陷阱,有些人則提早走往作者已然設想好的結局中,大腦就像豬玀一樣等待餵養,飼料可以是成就感或驚訝等等的情緒。或許其餘的文學成分仍然能夠給予讀者反思的空間,但推理小說終究因為跳脫不出這種「娛樂性思考」的構框而讓我並不大喜歡——不過請不要誤會,有段時間我曾經當過偵探,還是因為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給了我這個夢想的,只是生活有時並不像小說這麼簡單。就算是再細膩的小說跟現實生活比起來,還是很簡單。   或許我會把它寫得像偵探小說那樣,我也樂於測試自己到底能夠取悅您們的感官到甚麼程度,故這篇前言僅僅是要提醒讀者們:「不要浸溺在故事的精采當中而忘記明天的太陽照常升起,否則恐怕會慘澹得跟我一樣。」                    大正15年 梅森觀子 撰於自家陋居
2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