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Post images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那是在我小時候的事,小時候常常跟仵作大叔旁的小童和跟我同名同姓的友人一起去城內看看一些事情,當時正值洋人進入中國,很多新奇的事物,但對我來說我特別好奇一些戲法,或許就是因為這些奇特戲法才讓我對這行業有了興趣。

那是一個涼爽的夏日,與一群朋友去城中看戲法,我記得那時有洋人表演噴火以及中國武術的表演,吞劍、胸口碎大石等,在眾多戲法表演中,我與小同伴們被一個表演給吸引去了。

那個表演我多年後才知道,叫做五鬼搬運,那是一種極陰的方式,她是藉助各類鬼神幫助自己達成一些事,並且給一些回饋給鬼神,五鬼如果照正常程序,是會請到五位正神,藉由正神,幫忙自己,然後再以條件交換。但…極少數的情況,會請到鬼,此時,就不是能輕易請回的了,通常請回都會伴隨著厄運一生,如何請回,你得在神明面前發誓!然後選三個碗,分孤、夭、貧。孤者:一世孤單。夭者:隨時都會死亡。貧者:終身貧困,就算有,僅只溫飽。鬼,本是一種陰濁之氣所生,而五鬼更是如此。

我與夥伴們看著表演,表演者是一個身著常服但一服上卻是粗糙,有著許多破洞,纖瘦的身軀,約30歲上下,與其搭檔的是一個8.9歲的孩童,同樣也是如此,一看就知道是三餐不繼的表演者。

表演緩緩開始,只看見那男子先以清酒灑地,敬天地,然後他從地上憑空拿出了一個籠子,掌聲頓時此起彼落響起,與此同時男子從衣上口帶,拿出了個符咒,貼了上去。

(現在,要進行五鬼搬運,麻煩在場能者,勿破法陣,否則反逝)他的語氣,帶著些許的冰冷。
(天蒼蒼,地蒼蒼,五鬼在何方?太公押來五方鬼,押來五方生財鬼…。)他喃喃的低語,我與夥伴們鑽到前方,拉長了耳,仔細的聽著

只見在他的咒語念完後,那籠子憑空出現一堆蔬果,大夥,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事,隨著一聲止,那個籠子便不再出現蔬果,接著她將蔬果發給大家,然後拿出了一個酒甕,接著同樣的事,再次在大家眼前上演,那酒甕從空桶見見的變滿,接著他請大夥以手撈起了並嚐了一口,
(真是好酒)
(這不是,天津林雲館的特釀品嗎?)一個中年大哥如此說道
(是的,這酒是我在旅行時,喝過最好的酒)
(這裡離天津可是要好幾天的路程啊)大夥稀稀疏疏的討論起來

接著他對小孩說了幾句話,小孩的臉色瞬間煞白,隨後他開口道
(現在要做一個很危險的戲法,麻煩有能者切勿干擾)
說完後他的眼睛洪眶泛起,對著孩童低語道(爹沒用,只能以這種方式去換取溫飽,孩子,你辛苦了)
只見他將小孩綁起來,並在手腳頭部位套上布袋,布袋上貼了一個咒,隨著他一刀往孩童手套布袋的地方砍去,詫異的是,竟然沒有流血,孩童連掙扎都沒有,隨後,他向大夥說,他要往脖子的地方砍,只見他喃喃低語,然後,喊了一聲,緩緩的刀往孩童脖子上抹去,當下大夥以為這戲法會像之前的一樣完美落幕,但,此時,那孩童掙扎了一下,鮮紅色的浸濕了布袋,然後那先生抱起了孩童,急忙的念著奇怪的咒語,但好像沒用,孩童也想斷了線的風箏,沒有了掙扎,此時那男子瞪圓了眼,咬牙切齒的道
(是誰?是誰破了我的咒?我要你償命)隨後狂笑了起來,然後咬破了指頭,在地上畫了一個看不懂的東西,然後輕輕的喊了一聲敕,然後那男子倒地,眾人覺得奇怪,上前觀看,卻失去了呼吸心跳。
這奇異的表演也落了幕,有好心人將他們的屍體草草葬在郊外,不久後,有人發現一具古怪的屍體,那是一個男人的屍體,最致命的傷痕是脖子上的那道,接著全身像是被人碾碎般,四肢骨折,據說在那人口中發現了一隻蟲,那蟲上顆印著奇怪的咒,跟當初那男子在地上畫的一模一樣。

這故事,我便將記載在我少年時的日誌中,多年後有了歷練回想起來,並將這故事更完整的記酨,對我來說,這故事中最無辜的莫過於那孩童,兩人之間有何仇恨,也只有死去的那兩人才知道了,對我來說這是個懸案,但也是我人生中挺特別的經歷。

共 4 則回應

1
我是精靈說唱人
連擊可以抽2個手下
0
哈哈,這是系列,都是用同樣的方式寫的
0
B2 抱歉你那麼認真我還在鬧😂
你寫的真的很棒
加油!
0
不會啦xD,我覺得蠻好笑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