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Post images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竊賊,在古代就有許多的名目去記載各類型的賊,像是在人群中偷竊的小偷叫插手,而在這邊還細分了門類,像是徒手行竊叫清插,藉助剪子、刀片等行竊叫渾插,當然各行各門還有其禁忌,像是白日盜賊不敢做夜盜等禁忌,而今天這類的賊仍然許多。

在我旅行多年,我曾經與某事跟一個盜賊認識,她融會了所有賊能辦到的能力,並且不僅是偷財物,舉凡能偷的她都有辦法偷盜,最不可思議的是在偷竊時有個簡單的方法可以檢視其能力,將銅板或是鈴鐺放在假人身上,於走過時看能摸到幾個銅板或是零錢,從沒訓練過的我最多4個,而我所認識的她可以輕易的拿到20多個,據她所稱如果她認真,可以拿到40個銅板,在與人接觸的瞬間。

這次要說的就是與她認識的那件故事,那是在多年以前,當時我與那道士接了一個案件,那是挺特別的,因為要幫一個年輕人續命,以茅山法術續其性命,那年輕人是一個有為的青年,至於續命的原因,是因為在某個意外中他瀕臨死亡在醫院急救時,我與道士算過卦相,確認其天命已盡,但其家中長輩願意贈壽歲為其添命15年。

那日我與道士設壇為其續命,在續命過程中要極度小心,因為這是背天理的事,輕則施術者傷,重則施術者連同受術者亡。我與道士在正午12點設壇,午時由極陽轉陰,陰陽交替之時正是最容易混淆上面視聽,且此刻惟續命,正是需要極盛的陽氣,方能操法。

於設壇當時,我負責做輔助站於陣眼旁,對一切事務正是最清楚的位置,當時我看見了一個年輕女子,身穿一著白衣從容的走進了那戶人家屋中,但印象中我記得他家沒那個人,當時的我僅僅對此有小小的疑問,隨著時間推移,這施術也到了尾聲,正當我與其家人都覺得沒事時,突然我感覺到暈眩,隨後我看向一旁的友人,他吐了一口鮮血,然後抹了嘴角,用口形告訴我,別動,等等我叫你你才可以動,鎮被人動過。強忍著暈眩,於此我僅僅點了點頭,隨後他喃喃自語,隨後他突然大喊道:(快去抓住樓上那人,她被困住了)

我跑了上樓,然後只見那名白衣女子,跪坐在那名年輕男子身旁,我單手結了個印,正打算觸碰她時,她以極特別方式跑了,留下的僅是一抹身影,如同鬼魅般。
回到了樓下,友人告訴我,他失算了,法術是成了但他僅會再活7年左右,因為剛剛有人動了他的法術,不過可以追蹤到那人,而我則是將剛剛看到的情況跟他說。

之後的半個月,我與友人盡全力的去蒐查這人,但都找不到她,她總是會以各種妝容出現在各地,然後偷取她要的東西,不過在某日,我在翻取口袋的同時,翻到一張紙條,紙條是那人寫的,警告我與友人別再追蹤她,我有幾分的吃驚,畢竟,她發現了我們的存在,並且能在不被我們抓到的情況下給我這張紙條,但也是因為這張紙條有所轉機,我將情況寫在紙上,放在口袋,然後等她拿走

幾日後,我於房內看到了張紙,紙上寫著盜亦有道

收到這封信的我們便不再追查,因為能講出這話的賊,並定會為自己的錯誤改正或是彌補,之後聽說那年輕人身旁多了個漂亮女子,至於那女子是怎麼認識,且又是如何與她交往這也不是我所能管轄的,僅知道這女人是沒有身分,且在極短時間內,便跟他步入婚禮。

七年後,我參加了那年輕人的喪禮,於喪禮中我看見了她,雖然在多次的合作中我都看過她不同的樣貌,每次都是以不同的樣貌去竊取東西,是個賊,但,這次不一樣,我感覺到這就是她本來的樣子,她穿著一身黑衣,戴著黑色蕾絲的手套,且默默的做禱告之姿,她的身影有幾分得單薄。

(我以為我是個厲害的盜賊,面對任何情況都能保持一樣的心)
(盜亦有道,多年前的一場意外,你已經做到你能做的了,只是沒想到在盜取別人心的同時連自己的心也被竊取了)
(你還是一樣,有著看透一切的能力)她的眼睛看著墓碑,看不出波瀾
(你誇讚了,這只是多年的經驗,使我不一樣罷了,妳接下來有什麼樣的計畫,你不需要再待在這了吧)
(我會留下來,畢竟…)
(你連心都賠了進去)
(是啊,如果還有棘手無法竊取的東西,再告訴我)
(會的,畢竟,你可是連心都能偷竊的人)
那日喪禮後,我與她便很少見面,除了難以竊取的情報或是事物時才找她,而她則是在家裡照顧他的家人,同時建立一個特殊情報網,將她的能力流下去。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