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我覺得把那些刻意偽造的文章稱為創作對真正的文學創作很不公平,因為前者是用真實的皮包裹虛假的肉,後者則是用真誠的骨頭去支撐虛設的外表,兩個可以說在手段跟目的上,都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存在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