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她和惡魔做了一樁買賣,她賣掉了自己的情感。

於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望向此生所愛的人再也沒有知覺。

她偶爾希望自己仍能感受到些許喜悅,比方參加自己婚禮的時候,也就不需要這麼辛苦在鏡子前堆砌笑臉或是在層層婚紗裡藏了眼藥水,努力讓自己有些參與感。

那一次參加喪禮時,她露了餡,她看著自己將一生奉獻給自己的父親,一點眼淚也流不出,更甚,被母親發現自己眼裡的冷漠,而被怒吼、咆哮……她那時空洞的,忘了還有眼藥水這項法寶。

她不太記得家裡的狗是從哪裡來的?後來又去哪裡?她只記得每次牠見她的眼神,看起來很複雜,她卻讀不出半點資訊……

後來,她知道自己的交易很是值得。至少在她下葬前後,不用再被那些談論她的話語刺傷。

「啊,可憐的孩子!被爸爸賣了當搖錢樹還渾然不覺呢。」

共 3 則回應

0
這篇有點散

惡魔是誰?我覺得應該是自己。

被父親賣給好一點的人家,所以才無法需要在自己婚禮上假裝。

然而因父親離去時,她卻漠然的無從反應,或許她曾愛過父親,才會忘了偽裝,但愛卻已經被磨滅了。

比較可惜的是狗的片段,我不太能理解這裡的意義,惡魔?還是因為自己對自己的想法?忠於主人的狗。

自生到死都不曾反抗的人生,或許這筆交易是真的值得吧。
0
對,是自己。
你猜對了!那個狗狗就是在指忠於主人的自己,可是安排得有些唐突。(複雜的眼神是自己那種若有若無的情緒感覺受)

是啊,我也覺得值了呢。

這篇是真的寫的很鬆散,會在努力的,謝謝你的指教。
0
b2, 忘了說妳可以給我一個題目寫,或是讓我將這篇擴寫,當作是參加活動的小福利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