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那天,他們都成了共犯。

母親、妹妹、他。六歲起躲在門後,他嘗試捂住妹妹的耳朵,卻忘了自己的。

迸碎在地上,四溢的酒,吼叫,買酒是唯一的防護,滿身淤青的母親。

倒在地上的男人、妹妹慟哭著,母親一語不發,他摔裂酒瓶,四溢的血。

十四歲的他,沒學會悲傷。



剛好100字......不加標點的話,故事被打的好散哦,這跟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感覺好像,全都在用名詞講故事欸。

寫100字沒把意象和情境濃縮真的零零散散有夠難寫。

共 7 則回應

1
小心別太走火入魔w
極短篇有多難你知不知道xddd
0
b1,我知道我在自虐,這篇是交作業XD
0
500-700感覺還是一個合理的長度,100感覺怎樣都寫不好
3
我稍微改了改內容的排列:


六歲那晚,他躲在門後,捂住了妹妹的耳朵,卻忘了自己的。

十二歲那天,玻璃迸碎在地上,四溢的酒味與吼叫,一旁滿身淤青的母親。

十三歲早上,地上的男人、妹妹的哭聲,母親一語不發,地上碎裂的酒瓶,與血。

十四歲,他,還沒學會悲傷。

他們都是共犯。
0
0
你寫的比我好一點@@不過動手的人貌似有些變化,但你的文字感覺比較合理,13和14歲是差在忌日的話感覺有夠穩的。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