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有次女孩發了個高燒卻硬撐到學校上課,為得只是要和單涼夏放學後到圖書館看書,但在第三堂課才漸漸的失去了起筆的動作,吃力的舉起手說要去保健室。

她躺在床上,保健室阿姨拉起了圍簾,女孩縮進棉被裡,想到前幾天在圖書館的畫面就覺得好想哭,她幾乎每次想到那畫面淚腺就特別發達,為什麼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哭泣,而且自己只是他的同班同學而已,在他心裡可以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想到這裡女孩又劈哩嘩啦的在棉被裡啜泣著,或許是因為哭累了,所以就這樣流著淚水睡著了。

等她醒過來時,已經放學了,揉了揉雙眼,眼前的人才清清楚楚的映入眼簾,單涼夏冰涼的手背貼上了她的額頭說:「應該是有退燒了。」

她發現到他腿上放了她的書包,而他的書包卻放在地上,這微不足道的溫柔覺得快被單涼夏的這舉動給感動到想哭了。

「別哭。」手指劃過女孩的臉頰,擦拭了臉頰上的淚痕,冰涼的觸感又打入了內心裡,卻意外的感到極度溫暖。

「為什麼你會來這裡?」她羞澀的低下頭,哭紅腫的雙眼不想讓他看到。

「我有點在意妳。」

一句話讓女孩瞬間停止了呼吸,心跳又比以往跳得更強烈更快了。

「在、在意我?」

單涼夏點了頭說:「昨晚本來要打給妳的,但看了通訊錄後我才發現自己沒有妳的手機號碼。昨天我實在很差勁,就這樣一聲不響得把妳丟在圖書館裡,很過分吧,所以我就想妳會不會生我氣,或是很難過。」

原來所謂的『在意』是指這種事。

「對不起。」單涼夏充滿星星碎片的雙眼直視著女孩,等待她的回應和原諒。

「沒關係的。」女孩輕輕的搖頭,「你和那個學長和好了嗎?」話一出她就很後悔,只是會聽到自己不想要知道的事情而已。

單涼夏慣性的抿起嘴,然後點頭,笑容正在慢慢的成形出來。

苦澀的感覺又跑了出來,頭又痛了起來,女孩把又再次自己縮進被窩裡,真怕自己又會哭得很不像話。

殊不知對方卻毫不留情的掀開了被子,溫和的說道:「再繼續睡只會讓自己更不舒服,我載妳回家吧。」

女孩沒多問什麼,只是靜靜的點頭答應,看著單涼夏的微笑,就覺得這樣的小小幸福會不會太奢侈了。

坐上了後座,單涼夏脫下了外套,披在她身上,溫柔的說:「要是著涼了,一定會更嚴重的。」

這舉動讓她眼眶裡的淚水開始滋生。

單涼夏像是怕風會吹冷了女孩,所以騎得特別緩慢。女孩有點大膽的將頭靠在他背上,聽到平順又安穩的呼吸聲,有時後身前的人會說起今天上課的內容,安靜的說著,彷彿世界的時間都停止住了,路上的行人也放棄了踏步,猶如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還在悠閒的在路上逛大街,儘管世界末日也不必害怕。

女孩覺得自己真的越來越懂得享受了,靠在他背上聽著他傳來的話語,整個就是非常幸福。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女孩從腳踏車下來後心裡只有這句話,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真有這種感覺。

單涼夏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說:「妳的手機號碼給我吧。」

她接過手機,按了十個數字後有點依依不捨的將手機還給他,其實她想好好的看清楚他的手機桌面是什麼。

單涼夏按下撥號鍵,女孩從書包裡拿出忘了設定為震動的手機,屏幕上出現了『涼夏』。

其實早在開學時,班上在寫交給班導師通訊錄時,她還特意的翻到第一頁將單涼夏的號碼記在手心裡,回家的路上還不停的反覆念這串數字,背到就算倒著念也不會念錯的地步。

「要是明天還不舒服的話,就請假吧。」單涼夏踩起腳踏板,不遲疑的往前邁進。

女孩站在門口,看著單涼夏離自己越來越遠,直到了消失,她還是一直等待著單涼夏會在盡頭回頭看自己,結果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沒有回望的背影。

從書包裡拿出了鑰匙,家裡空蕩蕩的,弟弟不知道又和朋友去哪裡打棒球了,爸爸和媽媽都還在為了家計而不停的工作,上樓到房間,把自己摔在床鋪上,抓緊了枕頭,空虛感一下子湧入整身,然後又不爭氣的哭了。

我覺得女孩的這份暗戀很安靜很沉默,也沒做出讓別人誤以為是在追別人的行為,然而,那男孩卻是用著自己的溫柔來和女孩互動,不論是誰遇到了這男孩的溫柔都會有所期待的。
這也難怪女孩會一直對他念念不忘。

共 3 則回應

1
太喜歡你的文筆👍👍👍👍👍
0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