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那是在一個涼爽的夏夜,那時我與道士友人正前往城市,途中我與他在一條溪邊休憩,滿天的星空伴隨著潺潺的流水聲,隨著風飄散的蒲公英,白色的一點點地沾上身上,草緩緩地搖曳著,挺愜意的日子。 (將身子藏起來,別出聲,有神人將至。)我看見他跑了起來,並看了看,然後對我招了招手 (甚麼神人?) (噓,你等等就知道了) (哼,賣關子)我感覺奇怪,但還是照做了起來。 (哈哈,要開始了)只見他默默的開始念念有詞起來

我與他躲在河畔旁的雜草堆洞中,約莫五分鐘,我突然感覺渾身發涼,那種寒冷,是透著骨子,與此同時有一個極臭的味道,但奇怪的是空氣中卻也夾帶著一股香甜,我望著同行的他,只見他拿了張符咒,示意我黏在身上,與此同時我將頭緩緩地抬起,想瞧眼前發生時甚麼事,我看見眼前一個長相極為俊美卻看不出性別的人,祂著一身白衣,手執著一把扇子,而後跟隨著一個極其醜陋的人,一樣也看不出性別,祂身著一身黑衣,手拿著一本書,像是在記載著甚麼。

只看見那俊美的人所經過的地方,草木皆枯,然後土地無生機,隨後緊跟在後的那醜陋之人,所踏之處,草木重生,土地立刻恢復生機。

兩人離我與他越來越近,直到白衣者,經過我掩著鼻子,那股臭味是從白衣身上傳來,像是腐臭、屍臭味各類臭味融在一起,祂緩緩的經過,之後黑衣者緊隨其後,一股香甜,彷彿世上所有的香氣都在祂身上。

隨後,我與道士友人跟隨其後,兩人手馭兵馬符,那兩位,雖然看似緩步走卻行走極快,若非有著兵馬符也追不上。

約莫五公里後,那兩位停了下來,在山中的一個瀑布旁,他倆一左一右站於瀑布兩側,兩人各拋了一個奇怪的東西進入河中,白色者,拋了一個類似錐子的東西,而黑色那人拋了個圓球狀的東西,隨後兩人口中念念有詞,只見整個山瞬間半枯半榮,以河為界,以白色之人所站之處的山頭,瞬間草木枯黃,而黑色之人,所站之處,則是綠意盎然。 (這是怎麼回事?)我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景像,無神的問了問同行友人 (日夜遊神共巡,這場景,數十年也不過一兩次而已)

我看著他,愣了一下,日遊神,於古書記載,是負責白天在人間四處巡查,監督人間善惡的神,是一個凶神,誰預見了他就會倒霉,傳說中是告密者,負責罰惡。夜遊者,則是與之相反,於夜間出現,監督人間善惡,傳說誰預見他,誰就會幸運一陣子,被稱為善神,日夜遊神,一日皆可巡千里。但傳說歸傳說,從沒記載過有這樣的情況。 (那,誰是日遊神)我有些好奇的問了問友人

他朝著那個俊美的白衣者呶了呶嘴,我愣了愣,看著眼前的白衣者,他完全與凶神這兩字扯不上邊。接著友人開口說了
(你有聞到祂身上的味道吧,那股臭味,是人世間所有惡物所涵蓋著的臭味,像是屍臭腐爛之味道,而為何會如此俊美,是因為世上所有的惡,就像包裹著甜美糖衣般,據說,只要碰到祂,惡人會在瞬間腐化。) (另一位是夜遊者,祂則是與之相反,揚善者,祂會化身各類醜陋的東西考驗人的心,碰到祂的人身上會有股甜香,據說直到甜香停止前,會一直有好運發生)

在友人說話的同時,突然整個山頭晃動起來,彷彿地震般,隨後,我感受到有東西接近,僅僅短短的一瞬,我看見開始有東西從這山頭聚集過來,隨後無數的幽魂,不論是各種生物的幽魂,我甚至看到一條巨蛇之魂,這宛如百鬼夜行般的景象,在我眼前發生 (開始了)
(甚麼開始了) (賞善罰惡,別出聲,你覺得我跟你是善還是惡,出聲的話立刻就可以知道) (恩,我知道,但我不想試)我看著剛剛的巨蛇靈被白衣者觸碰後,瞬間腐化,只剩枯骨。

良久,我看著他們兩人,將這座山頭的幽魂以他們的評斷,將其消滅或存留,隨著隊伍漸漸變短,終於到了尾聲,只見白衣者手一揮,原先的類似錐子的物品回到他的手上,然後黑衣者同樣也收起了球狀物,正當我與友人要離開時,我聞到一股香甜出現在我身邊,而後映入眼前的是那名黑衣者,祂緩緩地吐了口氣,我暈了過去。 (嗚…這是怎麼回事?夜遊者呢?)我緩緩睜開眼,在我眼前的是道士朋友坐於床旁,然後我聞到身上有一股香甜 (走了,祂們老早就發現了我們,至於不拆破是因為你很特別,祂們說你不存在於這世界,所以無法評斷你,唉,那兩位也真是的,如果早些說,我就不必浪費一張隱身符,不過夜巡者似乎對你感興趣,所以祂度了一口氣給你。) (那你呢?他們沒出手) (我之前曾經幫過日遊者一個忙,所以他們不會對我出手) (你怎麼不早說) (因為不是甚麼好的回憶)

隔天,我在與他再次前往那山頭,山已回復本來的樣貌,彷佛前夜的是不曾發生過,但這裡的空氣卻意外的清新。我站在河畔旁,倚著一顆綠意盎然的樹,可樹卻隨風飄落下一片枯黃的葉,我看著葉落於河中。或許只有這棵樹,能證明祂們來過並且走了。


謝謝各位的觀看,接下來這系列只會在每週一定期更新。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