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我把櫃子拉開,抖出一疊信封和紙,堆到床上,接著又拉開另一個抽屜,裡面有不少相片,我也全把它們丟出來,甩在床上。

我拿起背包,把裡面的東西都拿出來,接著把床上的信封啊紙啊照片啊通通塞進去,背著出房間,拿了把椅子放在陽台上,把背包放著,又轉頭回去儲藏室,把金爐也拖去陽台。

打開背包,我把東西全部倒進金爐中,拿出口袋裡的打火機,從爐子裡撿了一張照片。

那張是某次我們一起爬山,請路人幫我們拍的,我們倆都灰頭土臉狼狽不堪,頭髮全亂了臉上脖子上也都是汗水,但我們都笑得很開心。

我點燃打火機,將照片往火上烤。

照片燃燒了起來,我把它放回金爐,看著它陸續將周遭的紙張照片染上火焰。

不久後,火舌吞噬了金爐中的所有事物。

連同我的淚水,一起蒸發。

共 5 則回應

1
抓貓貓ヾ(◍°꒳°◍)ノ゙
1
總覺得少了什麼,很不暢快的感覺😐
1
所以這算致敬嗎,還是覺得也想寫,或是別人寫的不夠好,有點看不懂欸
1
給你抓給你抓(*´∀`)

別懷疑,我每次寫什麼都會少什麼(;´Д`)

沒有致敬啦,我倆是朋友,最近在玩同個主題的創作決鬥啦(ノ´∀`*)
1
太難過了噢……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