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鏡—藏心

8月30日 19:47
鉛筆來回在紙上刷出的聲音,代表著蘇白還有在聽,他只是默默的聽著,然後記錄下來,從那認真的表情中,看不出來到底是在乎夏侯櫻還只是因為工作而認真。   自己的故事說久了,似乎也顯得無趣,她露出淺淺微笑,飛到蘇白的面前,雙手撐著下巴歪著腦袋瓜由下而上的端詳著,水靈的眼珠死緊緊的盯著,好似要把他牢牢印在眼睛似。   「你不就是要我升天嗎?」夏侯櫻向後一飛,雙手稍息露出曖昧的笑容,眼睛瞇著看向蘇白,這笑容有些妖豔卻又帶點天真,似俏皮的女孩又像極戀愛中的女人。   蘇白抬起頭來,停下做筆記的手,正視著夏侯櫻,似乎只有說出那句話時,才勾起他的興致,其餘的都不重要。   夏侯櫻看到蘇白的舉動,好似打開了一個開關,自己說了這麼多,纏在他的身邊問東問西,為什麼沒對她的故事產生一絲絲的疑惑,為什麼最終還是只在乎這個?   明明天地間只有兩人,為何終究無法天長地久下去?   「那麼,你就去把我死前帶在身邊的銅鏡找出來,真的能找著的話,我就乖乖升天!」一氣之下夏侯櫻說出重話,話畢轉頭就飛走,但不出半晌她就後悔了,這面銅鏡早就在五百多年前山崩埋藏在這座山之下,現在怎麼可能還會存在?她可是連自己的屍身到底被沖到何處埋在哪邊都不清楚,蘇白又怎麼可能找得到?   夏侯櫻心疼著蘇白為了自己立下的難題而努力,但轉念一想或許或許蘇白會不會就這樣一輩子陪在自己的身邊?只要沒找著他就不會離開,亦或者轉身選擇棄之不顧?   各種矛盾的心情夾在在內心之中,夏侯櫻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情感,於是她選擇躲起來,不再讓蘇白看到自己,逃避這位讓她既開心又難過的人。   一位鬼躲在深山的某處,可能是某棵樹裡,或許是某塊石頭中,也可能是不認真看就無法發現的花叢裡,靜靜地聆聽那河水潺潺、雨聲滴答,望向天空細數白雲飄過,看著動物嬉戲,候著四季更迭,一切簡單的日常就像過去百年一樣,少了蘇白,她仍舊可以活得好好的,努力著讓自已看起來不再孤單,蓊鬱森林之中,到哪都有她的影子,卻也同時到哪都沒有她的歸處。   蘇白伸了個懶腰,看著朝陽緩緩升起,同樣的早晨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回,被晨露所凍醒,晚上又因為寒冷而入眠,日復一日重複著這樣規律的日子。   連他也不曾想過自己會待這麼久的日子,數個月的時日過去,他也知道夏侯櫻常常在半夜都看著自己,甚至是那些在耳邊訴說的悄悄話,這些全部他都知道,也都記得,深刻地烙在腦袋裡。   夏侯櫻的過去,孤身一鬼活過的數百年歲月,他全部都知道無論是那寫到快爛的筆記本,還是在大腦深處的海馬迴,木訥的表象將情感隱藏的很好,這並非只是單純的惻隱之心,夏侯櫻的故事有多可憐多無奈,這些時間的孤單縱然無法體會,但也感同身受,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他甚至知曉,夏侯櫻也不過只是個女孩罷了,一位調皮卻又帶點成熟,本該過著大家閨秀的日子,一位讓人著迷的女子。   雨聲滴答,工作就是工作,沒有為什麼,人鬼終究殊途,僅是如此罷了。
愛心
1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