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鏡—銅鏡

8月31日 22:25
前情提要
緣鏡—藏心
春雨滴答灑落大地,淋在蘇白的身上,也打在夏侯櫻的頭上,兩個人不約而同地仰望著,那灰濛濛的雲層,似乎永遠也看不到光芒。   驚蟄早已過了數十日,春雷依舊陣陣,這場雨似乎永無止盡,不似梅雨般綿密,卻也沒有颱風般狂風暴雨,蘇白在這深山中開始尋覓著,五百多年前同樣的一場雨,雷聲隆隆,一位被活埋的女孩,五百多年前早該回歸塵土的鏡子,縱然希望渺茫,但他依舊沒有放棄,他清楚知曉著,這是唯一的希望,唯一一個對兩人都好的寄盼。   漫無目的,只是不斷地在山中地毯式搜索,或許這些早就超過身為除靈師該做的工作,至少沒有人會為了一位孤魂野鬼而如此努力,但是蘇白就是想要找到那面銅鏡,不是身為除靈師的職業道德,僅僅只是他想要而已。   一棵樹挖完,又換下一棵,一座山頭走向下一座,太陽升起然後落下,換上月亮與星辰,動物們看著這位傻子,遠遠的觀望著,這位原本與森林融為一體,如今卻又顯得突兀的人類,似乎嘲笑著他那與體型不相襯著堅持。   汗水滴入泥土裡,夏侯櫻從遠處看默默的看著,淚水也跟著滑入泥土裡,同一片大地,就像是回到剛開始那樣,一個人做著自己的事情,另一個在遠處偷偷觀察著,那時候希望時間可以快速流轉,這樣搞不好蘇白就會放棄而不再去管自己,如今卻又希望時間可以停滯不前,這樣蘇白就永遠都找不著,停留在這瞬間,縱然只是遠遠的觀望,卻也無比幸福了,同時又希冀著,不想要蘇白這樣辛苦,看著滴滴汗水與那不放棄的神情,心疼著埋怨自己當初幹嘛要這樣。   現實總是殘酷的,時間沒有停滯也沒有加速,正常的在前行著,天地運轉本來就有其規則,如同這時間一樣,不該留在凡間的,終歸要離去,無論是百年還是千年,沒有任何例外,這是自然的生死律,蘇白也好夏侯櫻也罷無論是誰都不可以打破,沒有為什麼。   從開始尋找銅鏡之後,驚蟄、春分、清明、穀雨,春天很快就過去,轉眼間立夏將至,或許是冥冥中自有註定,本該開始大雨的立夏,卻跟往年不一樣,四月初大雪紛飛,本不該開的梅花也紛紛綻放,清香撲鼻卻也寒冷異常,似乎整座山整個自然都在為他倆哭泣著。   撥開梅花落下所堆起的花山,挖開那片深色的土壤,縱然蘇白的雙手顫抖著,整雙手因為不停的挖找而傷痕累累,新傷蓋過舊傷,但他沒有放棄,一道光芒從土地中射出,這裡是高嶺上的一棵梅樹下,轉身便是萬丈,抬頭仍不見崖邊,大雪紛飛堆積在他那厚重的鬍鬚上,凍傷、割傷等數不盡的傷口,因疼痛而發腫的雙手,途中不知道經歷多少危難,而這是整座山最後一處沒能尋找的地方,也是最危險的所在,稍不注意滑落深淵,一不小心就被落石擊中,只要一鬆手,全部辛苦都將在此完結,但他成功了,一面泛黃的銅鏡,閃耀著光芒照射出蘇白的臉,而這鏡面中沒有夏侯櫻的身影,即使她已經在身旁,人鬼終究是兩個世界,表裡絕對無法共存。   從來沒想過要放棄,即使跌倒無數次,全身上下沒一處完好,肌肉痠痛、傷口撕裂,每一分細胞都在哀嚎,但他絕對不會因此氣餒,再痛再苦也要撐下去。   鮮血染紅了銅鏡,血紅色的紋路與黃銅色的鏡面,有著幾分淒涼的美艷,如同夏侯櫻那讓人心疼的身影,孤獨卻又動人。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Muler/?modal=admin_todo_tour
愛心
2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