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武魂(1)

中國文化大學
海上漂來一具屍體。   任風清雙手插腰,望向遠方的海面上的平靜。   他的禿頭並沒有被屍體濃厚的殺機少些幽靜,閉上眼睛。「哎呀,南無阿彌陀佛。」任風清心裡的寂靜,讓整個人的心波一點波瀾也沒有,閃切的只有修行多年的畫面,茫茫暮色中的古剎、莊嚴宏偉的大殿,檀香的氣息似乎還有鐘聲焚唱。   「看來無法了呢,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人呢。」   「回頭吧,回頭是岸!」任風清合掌,不說二話就為了遠離死人的不祥之兆,逃避四年一度在桃花島檀香山的和尚聚會。這禿頭傢伙身穿袈裟,長過膝,面容像是小白臉,年紀三十左右,兩掌乾淨潔白,紋路清秀,右手臂卻厚實粗曠,可見並非文弱書生。掌舵的紛紛愕然,但收了錢便要辦事情,便無可奈何的在第三十天的航行徒然返回。      青夢樓,一間破舊的小妓院。   突兀地開在李家莊裡,卻是最多名妓的妓院,城中紅樓也比不上。   因為傳聞中有個大客戶會在此散盡家財,只要討得他歡心,便一次能夠賺飽荷包,名妓為了錢財便也會常常遠道而來接客,就盼望能夠被幸運眷顧,撞見那神秘客慷慨的發送小費。   閣樓裡的房特別吵雜,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探聽櫃台消息後便奔上去。   那個渾身肌肉的男人打開門,看見裡面淫亂的景象是多個佳人美子,裸露上身跳著折腰之舞蹈。「會引起追殺的,施主!千萬不可缺席,在下萬萬叮嚀過的啊!」他急忙的對著房裡不停發出嘻嘻哈哈的人上報。但裡面那個人似乎沒有聽到,片刻後,才慵懶的回道:「啊?別說啦,我很忙。」那個男人正在翻雲覆雨的穿梭在著女人的散落一地的衣物中,聞著黑紗,點頭稱讚,又在房間裡拾起藝妓們鞋子觀賞玩弄。這個人就是禿頭和尚任風清。   「京城快刀王春風?啊,既然你來了,幫我叫裡面換完妝的媛媛進來!」他嘶聲,似乎有些酒醉般的激動。「施主!萬萬不可啊!都這種時候了,你可知道犯忌缺席會惹得上頭發怒嗎?」春風跪地,想用最忠誠的懇求,讓眼前沉溺風花雪月的禿頭仔回心轉意。「進來吧!我等很久了!有聽到嗎!」他從架子床上下來,對著旁邊隔間大吼。   「你,出去吧!」任風清回頭,這時候春風看不見他的神情。   「五十兩銀子我會派人送到你老家,出去。」聲音很冷,隱隱有種詭譎的氣息從任風清腳底蔓延,順著地板一路如密針一樣讓第一快刀也感到刺骨。他正要倒退走出去時,看見了天下絕色的幽幽身影慢慢掀起簾子,那身影雅然使得他甚至忘記應該迅速退下,那女人拿著扇子遮住臉龐,秀髮卻跟著搖曳的步伐飄動,看得見她泛起一絲微笑。   很妖媚,從微笑就看的出來。   「我留下。任施主您五十兩銀子不用送了。」春風低聲說,霎是被傾國的美迷住。   「哈!哈!哈!」任風清大笑,笑聲出人意外的豪邁,點頭說:「好啊,好!真是好啊!兄弟不愧是天下第一快刀,言語前後翻轉也是快之極致。」仔細瞧,那女人衣紗底下的胸脯豐滿,腰卻很細,走起路來搖擺如蛇,連江湖豪傑都以顛倒神魂的美妙韻致。   「兩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要不要臉啊。」語聲清柔,完全感覺不到厭惡之情,那轉身揮舞衣袖的做作之態卻徒增男人們的好感。扇子上是千山萬里圖的一部份,她搖擺扇子,漸漸把那纖細秀嫩的臉龐展露出來。   頓時在場所有女人都沒有光彩,像是殞落被腰斬的草稿作一樣。   任風清突然坐地,逕自打坐起來。腦袋裡閃現一株枯樹,逐漸被櫻花落下的雨賜予生機、無人的街道閃閃發光、黃沙萬里大漠風雲裡發現足跡。他的寬褲逐漸昇起了旭日底下如竹子生長一般的琉璃塔。 ~和尚武魂待續~
Like
4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