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大學

大談寫詩---我用盜賊的密技寫了好多首

2019年9月25日 04:42
這篇發表一些詩,順便妄自談談我對詩的想法。 我不是反對各位鋪陳超屌、超猛、超意境的大作,因為我也超愛洛夫。 可是在經營「石室之死亡」之前,不小心殺死的是文字裡的意義。 也就是到底要表達三小先想清楚,如果只是想悲哀一番,我認為可以免了。 我認為詞藻的耳目一新固然重要,意義的傳達必然先。 就像要對一個人告白,說話的聲音好聽也很重要,或是你可以挑一個浪漫的語言,然而,最後真正重要的卻是你跟對方相處的一切,也就是你表達的濃縮與總結。 所以寫詩應該相同吧?都是對讀者,對聽眾傳達感情的文本,我認為「意義」必然是最初也是最後的感動,也就是各位都高估了情感的價值。 你可以寫哭,可以寫笑,可以寫失戀,可以寫戀愛,可以寫打炮,可以寫強姦。 你要寫哪一種形式的感動都取決於你的創意,可以很遼闊。 但是什麼是你哭得理由,笑的理由,失戀的原因,戀愛的理由?當你沒有理由哭,你沒有理由笑,沒有理由失戀,或是!這個可怕的或是!如果你的所有理由,都是市面上任何一種被其他人書寫過得理由,那麼就算你的措辭再經典,都感動不了我。因為如果讀者用詞只需要深奧,我相信翻閱字典會更容易被感動。 當用字絕妙到我看不懂的時候,必然有可能是我的水準太低,但也會是你必然少一個感動的悲哀。 最悲哀的是你自以為你感動了自己。 所以寫詩還是在講理,我認為能用情感澎湃的語調(詞彙)說出一番有道理的話,就是詩的巧妙之處,往往是讓人拍案叫絕的。真正的觸動感鮮少來自詰屈聱牙或押險韻那一派,我是承認那種功夫也是一種高強,我也會被韓愈他們的技法嚇到。只是我想,創作者要寫新詩要先搞清楚,你真的想要研究詞語韻律的功夫?還是你只是想要把內心所感動的,確實傳達給眼前閱讀你每一行文字的讀者? 如果是後者我相信你可以說人話,卻讓他們覺得美的不像話。 ------------------------------------------------------------------ 乾林老師不小心寫太多,管他的,下面我就貼出我改的詩。 就是用庫落落盜賊的密技在這個板上亂看別人的詩,然後亂改。 所以還請見諒這種改人創作的行為,誰叫我來自流行街。 <魚的悲劇>
(給我靈感的超級神作在此) 〈之一〉 魚群游水 煙燻或燒烤後哪也不去 下海煮熟了的滋味 註定燒焦靈魂 〈之二〉 我不會游泳 也沒有所謂的天地 游泳是人類的遊戲 水面下我也可以呼吸 就也不需要因為擔心我 教我上岸喘口氣 沒有天賦自殺是出路 幸好你是傳奇 傳奇是被殺的死不瞑目 <文筆靠天份/洗洗睡> 還是開心 只能舒服 等待 快樂的禪定 可是 不停的撞擊 你說 這本是捨經(射精)阿 佛祖都被我吞下去了 <做愛就/做愛別假掰了> 先貼到這邊,之後等續集出現吧。我改了不少哦。科科。爽。 真的覺得自己的新詩天下無敵。 不爽就來打敗我吧。 高手一直都在等一個人,一個值得被殺的死人。 最後一首。 我討厭你, 剛剛好你喜歡我。 <人生>
4
回應 45
文章資訊
共 45 則回應
我覺得你的小說比詩好很多。可不可以附上你自認為非常好的詩作,我有興趣。(這篇出現的所有的詩我覺得都不行) ___ 對了,改人的詩記得附出處,除非你有把握大家都知道。(其他首我不知道你從誰的作品改) ❲ 詩 ❳ 魚 - Dcard
戲仿,又稱諧仿或諧擬,是在自己的作品對其他作品進行借用,以達到調侃、嘲諷、遊戲甚至致敬的目的。屬二次創作的一種。「諧擬」仍然是一種模擬,但卻因為語言的嬉戲而詼諧。「諧擬」不是「再現」,諧擬的再書寫必須以被模仿的客體逼真度為基礎,與模擬的客體虛中有實,但仍解構了被模仿的客體的原型。(Wiki) 我自己讀過的,相關已出版作品,孟樊《戲擬詩》,給你作參考。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我比較好奇把題目放在文末是哪個流派的風格,花了好段時間才看懂。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1 妙。斐彩奈奈子文青歸文青,還是有籠絡評審的一番功夫,代表她鄙視但並非不諳世俗之事。 我倒是認為你言之過早了,真的有一些早:「 所有的詩我覺得都不行 」 我想只會鬼叫的哈八德王子也不會同意。 妙在你都知道戲仿詩的概念了,應該能更理解這種文體的價值,也就是說,這種詩一部分的意義是展現在對原本詩的破壞,所以,若不知道戲仿的原作,就像是看一集沒有前情提要的精彩大結局,很難體會那最終的高潮。 很明顯知道你並不知道我改的原作,不是因為我叫任風清的手下調查你,是你自己講的。 以下認真來回你。 那麼建立在這個前提下的評論,我想失真的必然,是百分之有多少就有多少。 不廢話的說法,就是百分之爆表。 然後我要舉我此篇的第一首<魚的悲劇>,也就是你唯一看出來的那首來說。先問問你,你有看懂這首詩嗎?我的意思是,當一個評論者的共同前提是了解作者傳達的意含,先有了解,才有評論,對吧?我希望你是有進行理解後才認為不行,而不是還沒觸碰到我的意義就已然說不行,我會竊笑的。 因為我是作者,我寫的時候必然有我寫的文以載道,解讀是一種新的閱讀體驗也是一種破壞,一般來說不會自我剖析,但現在就不是一般時候了。 「魚群游水」 魚就是代稱妓女,指魚在水游就是妓女們在半套店、酒家、各種場所裡生活。 「煙燻或燒烤後哪也不去」 這句用寫出兩種魚的烹飪方式,意味著魚就是要被吃掉或即將被吃掉的下場,對應到的妓女除了被男人以某種01形式食用也可能有02形式,但最終都是被宰殺,被烹飪,被吃下肚子(兩種都被稱為魚的生物都是倫落到不由得人的死亡)。 「下海煮熟了的滋味」 這句便是刻意使用下海的雙關使得主題清晰。這句你自己看得懂,我並不是廢話評論家所以就這樣。 「註定燒焦靈魂」 很直接的價值評判表達出來了,一方面講述的是真正的魚,他們的靈魂被人類作為食物煮熟後啃蝕掉了,第二層面上命重要害的是身為人類的妓女下海變成魚水之歡的魚,為了金錢出賣肉體本身也許沒有太多是非對錯,但靈魂肯定被鋪上一層黑色的焦炭。這就是價值之處,指責為錢而出賣肉體的行為,最諷刺的對比是拿魚來書寫,因為魚兒是不自由的,是被迫被食用的,然而妓女卻也存在自願下海的,為錢而迷惑的。 所以要說這一首不行的話,我猜猜可以有哪些理由,第一你想對我傳達的價值反駁,也就是認為妓女是高貴的靈魂,他們出賣肉體得到金錢是最妥善的使用身軀,或其他理由。第二也許你是否定我書寫的技巧,認為拿魚跟魚來進行對比的巧思不夠強悍,下海的雙關太弱,也就是鋪陳功力。第三也許你是覺得傳達的感情你不喜歡,就是,你就是不喜歡就對了。第四,你沒有看出我傳達的內容,然後這家伙不知道在寫三小,我老娘不喜歡。當然你要有幾十個不喜歡的理由或覺得不行的理由都可以。只是我倒真期待不是最後一種。 基於你都講出戲謔詩了,我想你也自認你是一個高明的讀者。若是你在尚未抓到我的意含之前,便認為不行,我是會花枝亂綻的,噗,我認識一隻粉紅色的貓叫歪歪牠也會喵喵大笑。除非你想要用「作者已死」這種俗爛的理由來說,說我作者的解釋都是我的解釋,「啊你作者已經死了也可以去死了,因為你沒讓讀者我看出來!怒!」這種閱讀上的個人詮釋自由,我想先同意,你絕對有百分之萬的理解自由。 但是我也要說作者在作品裡透漏的意含,作者本身就屬於權威。因為作者不但沒死,還在這裡跟你撈撈叨叨活得很開心,所以這種作者能跟讀者直接溝通甚至開戰的媒體上,作者不只死不了還長翅膀能夠飛天。我想我前面已經飛天起來了。 哦至於你維基百科給我看是很貼心怕我不懂咕狗,我懂,不過我的靈感與創作比較特殊就是因為我用的搜尋引擎比較特別,我都用狗骨。 另外我早就知道一定會有人說:「改人的詩記得附出處 」沒想到就是你阿。 然而真的有需要放出處或不用是第一個疑問(為什麼要放?就因為靈感來自他們?那麼放了出處是什麼意含?);第二個疑問是我皆在他們的作品下留言了,也就是作者們都會收到我改他們詩的通知;第三個疑問就是放出處比較重要還是知會作者比較重要?哎呀,我想這個問題太過沈重,總之要是作者本人來嚷嚷這句話我是會瞬間閉嘴的(其實也不一定,喵,但我認為作者才有資格說這種話),然而如果是其他讀者群眾,我就保持我流星街的爽快。 雖然感覺是政治不太正確的作法,但說真的,並不是引用也不是營利,也不是沒有說明創作的構成方式,到底要放什麼出處。我並不是假掰的拿改人的作品當作自己的說我很屌,我靈感來源是他們我就大方的說是他們,如果你是因為想看原作的話,ok,我去找網址貼給你完全沒有問題,但如果是基於詭異的莫名空洞的「應該放出處」這種教條來約束我,我覺得言之過早,太荒謬。 哎呀,實在是為了表明自己的立場說了很多可怕的言論耶。 但我沒有在怕,因為認為言之有理的我根本懶的說假話,反正我還有斐彩奈奈子的吸附炸彈 (crazy-sucking bomb) 可以用。
所以昨天把我的文章改成一堆奶子的是你喔🤔看不出你改完的嘲諷文章想表達的意思,但比較像為了嘲諷而嘲諷,為了破壞而破壞,不管怎麼樣反正塞進去一堆東西看起來還行就可以,我是覺得沒差啦,畢竟我也沒寫很好,但感覺說不出的哪裡怪(⊙o⊙)
B4 1.你寫詩的技巧完全跟不上你要表達的。 2.「總之要是作者本人來嚷嚷這句話我是會瞬間閉嘴的」
3.你可以試著不放出處,拿這套論述跟線上詩人周旋,說服了誰告訴我,如果還能出書,就保重。 4.基於你的小說所以我不想把你嚇跑,不過你的詩就真的自我感覺良好。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3 自古以來就存在的流派,而且每個人都閱讀過:「考卷派」。寫國文考卷的考題往往都是先閱讀文章,最後才出一題題目考你是「題目哪一個選項」,就是一種猜主題已經掀底牌的概念,我故意都把意義提示或揭露在題目裡了,擺在最開頭就是破壞閱讀體驗,擺在文末似乎未嘗不可。 B5 既然是寫詩,我認為不要看到奶子就先認為是嘲諷比較保守一點吧?如果看到奶子或各種女性器官之類的用語就直接認定為是戲謔,而沒有真正瀏覽一遍確定沒有意義的話,我認為就是一種斷章取義,也是對女性與器官的一種刻板不尊重。 樓上說的戲謔詩你可以看看,這並不是你以為的為了破壞而破壞,我想你也可以多看看一些藝術家的作品,我跟閣下無冤無仇,其實不需要擅自把我的戲仿致敬作為有敵意的嘲諷來審判。 另外我發現我那一首忘記取名字了,但其實早就取好,只是沒打出來,那首叫做: <自我是女性的奶子/被非自我定義著> 如果你有那個審美的心態能夠對我寫的詩打開心胸,我再來解釋其中的意涵。如果你要覺得我是破壞,我尊重你閱讀上最淺層次的自由,也不會加以評判,那完全是你的自由。我也隨時歡迎好奇的你詢問其中被我塞入的價值觀點。
我沒有說加奶子就是嘲諷啊🤔但是在作者文章下方留言改成那樣的東西本意不就是為了嘲諷嗎🤔你重新開一篇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吧,我個人是還好啦,不要違反版規就是了,不過有待加強倒是真的
國立臺灣大學
我覺得你自我感覺超~~良好欸 不一定是壞事啦,但小心別餓死自己哦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6 你講的我回應過了耶。我已經說如果你是沒抓到我的意涵所以認為不行,那可以,是百分之萬的自由,剩下的請再讀一次我的回應,我已經把最完整也最妙的都說在那邊了,第二次重複描寫我覺得不會超越我自己。 簡單來說你就是沒有抓到我表達的意涵,那也ok,我不會批判讀者。 你也有你不喜歡的自由,我從頭到尾只是要表達的就是我認為的評論,是展開在掌握作者申論的議題後才開展的,就是這個而已,其實我原本回應真的寫得很清楚了。最後你不喜歡當然ok,完完全全ok,無敵ok! 我想要表達的也不過就是,在你認為平凡無奇的文字下,書寫的理由是存在的,無論你有沒有get到那就是存在著理由。有時候想像力跟聯想力還有各種經歷都會影響到看詩的解讀,其實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作為不喜歡,我無話可說,但是作為評論,我認為還可斟酌。 最後我還是要說一句,其實我原本的回應就寫得很清楚了,現在都只是在重複而已。 另外3. 我說過「其實也不一定,喵」你就沒有摘錄,然後你是作者其實你可以直接講,第一個留言就可以直接講,也不用貼圖來證明什麼,直接講就對了 。直接講我就懂了,繞個圈圈的話就跟你沒看懂我的新詩一樣,我也不知道你最初是想講啥。 既然你是作者你可以說,從一開始你講清楚就OK了,我就不會說二話,乖乖貼上出處就是了,我沒有找自己麻煩的癖好。然而你的委婉跟貼圖的招式我真的看不懂,也就真的就像你沒看懂我的詩一樣。 最後4.沒什麼好嚇不嚇的,連侯文詠《靈魂擁抱》這種我覺得超好看的神作,都有人可以說人物平板或作者失手這種話了,我哪裡有資格被嚇倒。我還沒那個資格。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8 有待加強也是真的,我期待著你下一篇讓我進步,期待。真的。 B9 我感覺卑劣或良好也不太算是重點,焦點在言之有理或無理,感覺別人的感覺本身也是很失真的東西吧?如果你有仔細看我回應裡針對詩歌評論提出的論點的話,會發現是很嚴肅的。 我並沒有覺得我自己很屌,也沒有真正覺得我跟任風清一樣天下無敵。就像很多人寫詩就會瞬間陷入憂鬱宇宙,我只是在書寫的時候把語調設定在一個很特殊的頻率,至於真正的自我,是在角落如何哭泣哀悼悲愁的朗誦國歌,是各位都看不到的,引用雞雞的名言:喵喵。
B10 就小說而言,我覺得我們看的可能沒有交集,這是好事,畢竟和自己品味相近的人,比較沒辦法拓展廣的部分。撇開上面不談,我想知道你平常都看哪些詩人,或是最近看的詩集。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12 可以啊,我很喜歡的第一名大概是蘇紹連的散文詩,讓我對詩產生驚人魔幻的暈眩感,而大師洛夫的作品是根本上撼動了我對文字的使用,包含風的緣故、尾生抱柱、金閣寺,還有各種寫動物或是什麼亂寫的我都超愛。文字上詭譎的應用方式比替身能力還要神通廣大。 印象中某個人的<法式做愛>也是破格的強(忘記誰了) ,有一首仿作寫<我以為我是一顆石頭/最後發現自己是高峻的岩石>更是一劑強心針,第一次讓我發現原來新詩可以有歐亨利結局的翻轉寫法,並且隱含「人應該找到自我定位就能發現高度」的超強教育意義。 當然余光中寫李白幾分豪情三小的,或席慕蓉老梗寫佛祖前的等待都一樣很喜歡。這大概就是很普通的,國中生被國文課本掩埋所以共同擁有的閱讀,但那幾首我都很愛,什麼珍珠項鍊啦、渡口啊、甜蜜的負荷這種教科書等級的我一樣喜歡。 哦,對了白靈好像有兩本關於寫詩的我也有看,很屌,很強,根本就是新詩製造機器的祕辛公開,我喜歡他那種工匠一般的態度,胚胎說什麼的不但非常有想像感也是無敵實用的分析。 蕭蕭印象中在某次的書店辦活動我到場跟他握手,非常渾厚的手掌比詩本身震顫。倒是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喜好,就大概也跟一般人一樣瘂弦、管管這種大詩等級都不會排斥。 總之我特別想說,我這種寫法在新詩裡其實是比英雄學院還要王道的王道,這不是稱讚,反而是一種可惜,相信有讀新詩就知道,新詩是在比搞怪的,但也不是刻意搞怪,只是新詩容忍創意的位元組很大,並不可能因為奶子或什麼詞彙就認定是破壞或嘲諷。 引用前人的話語:沒道理的創作,有道理的批評。 愛詩、讀詩人都應該能同意我所寫出來的詩,其實並沒有多麼奪人耳目,或說沒有大破大立、標新立異,許多前輩在數十年前早就已比我狂妄的姿態跟戲謔的方法寫了數萬首詩作,引用一首碧果的詩: 哈哈 我偏偏是未被閹割的抽屜。 我想其中的意涵你也會認為「超出他所表達」的罷?所以在我的意見始終都是,要評論就先掌握概念,否則作為表達個人喜好也都是自由。所以對於他的這首詩,我在還沒看懂內涵前我是會進行非常保守的評斷的。非常保守。 當然那些大師的作品隱含的寓意有的我獲得了,有的我沒獲得,但對於我自己的新詩,我當然有自己寫出來的表達議題,因為這就是書寫的理由,無關自我感覺好與不好。以上都是嚴肅的探討,完全沒在跟你嘻哈。 引用羅任玲的詩兩句: 請隨意擅笑吧! 因為它比眼淚真實。 再度再度再度強調,要不喜歡我非常ok的接受,然而如果能「剛好」了解詩書寫的議題才不喜歡,我會喜出望外。另外題外話我個人比較喜歡看評論,例如詩的概觀什麼的,裡面就是高手跟高手的對招,你寫我拆解,你唬爛我唬爛,有的感動了我,有的至今我還在用保守的態度去等待收穫。 所以我在你說你全部不行的這句話後,只是想高手過招罷了。 但如果只是沒Get到,很可惜,不過我還是很歡迎你表達。 嗯嗯不過都開大絕親自說給你聽背後的意義了。 順便回應最初文章主題,我一直都認為寫詩要寫道理,所以看到魚我就聯想到吃魚喝茶的妓女(這不是什麼高難度的聯想,ppt八卦版鄉民的水準而已),然後展開我對於性交易的看法書寫,我把立場設定在「人擁有高貴不同於魚的靈魂,卻為了金錢去進行出賣身軀的交易」所以,我猜是你沒有掌握到這個魚的雙關罷了。 其中我也故意用下海提示出主題,點出立場。所以我說啊,詩這種東西背後還是無數的立場跟道理,如果平常沒有思考「魚」的議題,或剛好沒想到,或沒有認同「妓女是在出賣什麼」,或打從一開始就不認為「這個作者寫新詩其實是在講道理」的話,的確聯想不到我所傳達的東西。 新詩應該要設定在反思上,像是對於人類吃魚這種東西,以某種動物或萬物齊一的立場都可以狠狠地批判。我希望下次你先知道,我投的每一顆球都是想要三振人的。 如果還被你打出全壘打,那是你的本事。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 音樂學系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13 蘇紹連我看過《童話遊行─蘇紹連詩集》和《孿生小丑的吶喊》之後的所有詩集。所以你喜歡他的散文詩,還是會特別注意散文詩的類型?我對散文詩大略理解,是從後來出版的《躍場:台灣當代散文詩詩人選》。(之前讀過秀陶、波特萊爾,不過沒人領著總像走馬看花。) 可以去看看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的《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你提到的一些詩人,都有進這個系列,內容滿有趣的。 白靈《一首詩的誕生》、《一首詩的玩法》、《一首詩的誘惑》後來就三本一起的樣子,我記得蕭蕭也有出現代詩的教學。不過我個人傾向,把這類型的書當作品合輯讀,裡面挺多範例的。碧果的詩我是散著讀的,很少管道能見到他詩集。羅任玲《一整座海洋的靜寂》、《初生的白》,還有一首詩近期上了捷運詩的版面。 覺得你的閱讀不太大學生,以這個年紀喜歡的詩人通常更年輕(假想),現在算詩的盛世,讀者沒有和創作者那麼近過,一些獨立書店或是連鎖的書店,擺放的出版品通常都是離現在越近的,因此覺得你的喜好很少見。
我不會游水 也沒有所謂的天地 下海是人類的遊戲 水面下我也可以呼吸 就也不需要因為擔心 煙燻或燒烤 註定了哪也不去 我花一分鐘寫的,你覺得跟我的作品,你的再創作,我的再再創作,有什麼感覺。其實我對雙關很無感,因為這招太多人濫用了。 我有看出脈絡但是沒有那麼巨大的篇幅。(很像寫一首詩,旁邊附論文說我是這樣那樣喔,你沒有用你的作品說服讀者,所以我說:你寫詩的技巧完全跟不上你要表達的。) <做愛就/做愛別假掰了> 我用一個例子,我更喜歡底下這首。 頹廢禪 ◎陳顥仁 / From 每天為你讀一首詩   把生活過得越來越修行 吃飯時候就吃 飯以外的事情不想 如果不小心想得太多 怕深陷   窩在文學裡像打坐 聽憑 孤單和魔鬼交纏 他們說越是靜定幻象越嘈雜 你果然好吵 你跳著舞 你裸身 你在我途經的句子裡仰躺 你看我如同 你不曾吃我   把六識慢慢放掉 我暫時不愛你了我不愛你了薩婆訶 剝去你遺留的什物像剝掉 蓮花瓣 乾燥後適合焚燒 使我香氣 使我想你的嗅覺變得具體 夏日是道場 你是我的金剛經   容許我作一隻半脫的宅蟬 保持褪去直到度不完的假日紛紛墜樹 讓慾望出竅 我與水泥牆對坐 等蒸蒸的鳴嘶淡去 再吻我 再用你的唇急報我 愛情已然收復了末法時期 翻飛的紅旗已沿街 如我遲遲 張開的眼瞬 虔誠的擁我並 輕輕喘息 我可以是你失落但是復又 古銅於日光下 溫熱的高棉   如是我聞 三條街以外的工程使我失卻數日電力 早課是被烈日盥洗 我依舊敲你像 敲響木魚 早午齋也許共進麥當勞? 還在嗎? (菩馱夜) 在幹嘛? (菩馱夜) 可以想我嗎? 菩提葉 菩提葉 假使你在路上隨意掐斷一莖 都如此 乳白而黏稠 為了展現某個詩意的點而堆砌很廢的句子,硬要說就是寫得很極其糟的截句,到底在幹嘛? 「沒有天賦自殺是出路 幸好你是傳奇 傳奇是被殺的死不瞑目 <文筆靠天份/洗洗睡> 我討厭你, 剛剛好你喜歡我。 <人生>」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15 是啊,翡彩奈奈子也會因為是個文青大奶正妹,被認為不會去健身。一般人有各種千奇百怪的印象都很正常,你的假設也是有道理的。所以,你跟我互相分享閱讀經驗不是很好嗎,那麼你還要用假定來認為我的所有詩作都是「不行」的嗎? 上面有人留言說我「自我感覺良好」,但是我退一百步請這位朋友想想看,當我看到輔大同學寫出<魚>這篇神作的時候,我知道我自己沒有百分之萬的理解其中的意義,但也沒有就此留言說:「這種詞彙跟行文我看根本做作」我並不會做這種事情,我只是在她的文章下留言我自己對於<魚>產生的想法,因為我說過了,我要評論與理解別人詩會保守到靠北。 而這個輔大朋友是直接張震嶽上身說我覺得你不行,我覺得你全部不行。 相比之下,我的自我感覺根本是卑微地開了一朵花了好嗎? 所以這位朋友必然也是先有假想:「這傢伙大概是不會寫詩亂改詩的貨色」「這傢伙在寫三小不可能有意義」「這人只會亂改別人的作品搞笑吧?」「是想偷人的作品才這樣做的吧」「用詞這麼簡單根本沒有受過寫作訓練」「寫的直白一定是功力不夠」「會寫打炮就是只想打炮的低俗咖吧」「這種詩一定只是隨便亂改背後不可能有思考啦」 嗯嗯,你的假想還會有哪些都會影響你對我詩的判定。不過我都已經解釋了,現在你再看一次我還沒解讀的魚之二,你知道我的句子裡來自怎麼樣的反思嗎?如果你不是劈頭就開噴,是願聞其詳的大方姿態,我也就不會針鋒相對了。互相交流很美好,實在不需要當頭痛喝,尤其再還沒有完全理解別人球路的意義時。 謝囉。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16 我都說過了,你沒有聯想到我也沒說是你讀者的問題。然而我說過,我說過,我說過,沒關係我再說一次,你要看各種大師的作品也是各種超出文本,然而是真正的超出文本還是你沒想到?所以我也說過,閱讀是要保守的,保守的理解。 而且你是不是不仔細看我講的,我第一次回應就說過了,真的說過說過說過,我說:「戲謔的價值有時候在於破壞原文」所以當你不知道原文的時候就劈頭一句話: 為了展現某個詩意的點而堆砌很廢的句子,硬要說就是寫得很極其糟的截句,到底在幹嘛? 嗯嗯,就像你假想我閱讀一樣,假像大學生的閱讀一樣,會有偏差,我沒說這是什麼錯誤,我說,會有偏差。這就很正常的東西,交流後就可以明白的東西,但是你卻只想在理解前用你自己的標準打分數。 還要我再把我說過的東西重新講解一遍嗎,我希望這次你好好看。 魚之二是你先入為主我沒有議題,才會這樣說,因為你的作品被改寫,你自然很容易認為是嬉鬧,是塗鴉。但不,我的議題非常深刻而且明確。但是你如果用這種大師口吻、江湖術士一般鐵口直斷的剖析來閹割拆解,我就不為你說明了。 如果你根本不想知道我為什麼寫說「游泳是人類的遊戲、魚不會游泳」,你一句話堆砌阿很廢阿耍蠢阿,當然,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句子的意義,你只認為是從你的文章中改的,隨便你怎麼講,當然你開心就好。 然而除了改以外,我就說了我有背後的思考跟意義。 你不想了解是你的自由,但別來幫我打分數跟下定義,謝謝喔。 我個人是不會去你的詩底下亂砲說,啊啊賣弄阿,亂寫阿,沒意義的堆疊阿。這種批評太簡單,也太過於大膽。我就說過了,請閣下自己看我對於保守的說詞,不贅述。 再說一次,我有那個氣度,如果你願意敞開心胸先試著理解別人用詞造句的思考意義,我再來跟你說我寫魚之二是在講什麼。 我知道我自己的布局。
B17 我只是說這篇出現的所有詩不行,也才四首,有必要反應到我否定了你全部的詩嗎? 「應該不會有人看不懂ㄅ解釋一下好了第一首就寫魚的悲劇 第二首就也是魚的悲劇 嗯嗯這樣應該就都懂了吧看懂就覺得很強吧 那也是正常的 不用緊張」 你確定你的自我感覺根本是卑微地開了一朵花嗎?你這輕佻感很難讓人不皺眉吧,如果你只是單純留作品在下方,而沒有加有的沒的自以為有趣,我完全不介意。 我不會覺得你是不會寫詩亂改詩的貨色,只是你在一些人的下方留言,沒誠意到像是為了打自己廣告,或是嘲諷原作。如果是喵球、唐捐、許赫,會讓我覺得好玩,可是你沒有。我也不會覺得你用詞簡單沒受過寫作訓練,我不覺得受過寫作訓練=把作品寫好的保證。我不覺得會寫打炮就只是想打炮的低俗咖吧,我就滿喜歡 Teamol 寫的一些小東西。
我討厭你, 剛剛好你喜歡我。 <人生> 我討厭你, 剛剛好你喜歡我。 (我討厭你,而你喜歡我。) (我討厭你剛剛好,你喜歡我。) (我討厭你 剛剛好 你喜歡我,三種狀態。) ___ 你需要的是蛔蟲,不是讀者。(我當你所有作品都是認真寫出來的,去砲好爛喔沒什麼意義,不是要我解析,我就盡可能把所有聯想都寫出來,然後你說你看不懂作品欸,為什麼肆一式的沒察覺,我想表達的是這樣那樣,那你為何不直接說我的詮釋不合理?如果你真的覺得那麼錯。) 照你套路,解你球路,不要理會板上對詩歧義性的接受度,因為創作者是唯一正確,其他都是錯的,你給我這感覺。如果你呈現我們一起玩耍,還覺得有點意思。魚之二,你內心畫了一個地圖,評論者要走相同路線才能被承認評論ok,這要求你就乾脆直白點。 #徵求完全能解我的詩的人 打在大標題,絕對沒有人跟你廢話,說不定彼此還高高興興,覓得知音。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19 全部,就是這篇阿?這篇出現的所有詩不就全部。 哦,說到底你其實就是對輕佻感看我不爽而已嘛。早點講,真的,早一點講大家不就清楚了,老喜歡藏在後面。 自以為有趣是你的感覺,我是在耍幽默沒錯,但也完全沒攻擊你不知道你是敏感什麼?你有意見你大可以回我留言,你什麼都沒說,我什麼都不知道,然後你就來我這篇對我的詩發表意見,原來背後是看不爽我的幽默。其實可以直接講,你真的可以直接講。 說了這麼多你也就是因為你對我的觀感,所以各種解析,我都已經在這一篇文發超長的解釋跟說明我的觀點,你的印象裡我還是沒誠意,那我也沒辦法。你對我觀感差,對我不喜歡,我不是說過了okokokok嗎。 我說過得我重貼一次,你都沒在看,畢竟你就覺得我在鬧吧。 如果你願意敞開心胸先試著理解別人用詞造句的思考意義 , 如果你願意敞開心胸先試著理解別人用詞造句的思考意義 , 如果你願意敞開心胸先試著理解別人用詞造句的思考意義 。 互相交流很美好,實在不需要當頭痛喝,尤其再還沒有完全理解別人球路的意義時 。互相交流很美好,實在不需要當頭痛喝,尤其再還沒有完全理解別人球路的意義時 。互相交流很美好,實在不需要當頭痛喝,尤其再還沒有完全理解別人球路的意義時 。 都說了單純的hate就黑特阿,我真的ok。只是你是假借我詩的內容來做評論,我就說,先打開心胸了解意義,我們再來聊吧。
好煩喔,原本不想回了,想說狗叫久了總會累,但既然被點名了只好回應一下。 首先我說自我感覺良好不是你們吵架的部分啦,畢竟我不會寫詩也不會讀詩,只是一個喜歡觀察路人的老人而已。從你開始說要拯救迪卡的小說世界開始我就想說這個文筆不賴的傢伙挺有趣,於是開始follow你在各處的奶子留言啦、恣意的宣傳自己啦、對錯字毫不在乎啦、對評論犀利的反擊啦、總是叫別人好好理解你說的話而不是自己思考有沒有理解對方的話啦等等,一個對自己的作品理念這麼自信還如此外放的創作者真的少見,所以才說你「自我感覺良好,不一定是好是壞」。 其次我不覺得輔大粉頭的留言怎麼了啊,你拿板上的作品創作(包括他的作品),他看過原文,他覺得不行,並不怎麼樣吧?拿自己保守讀文的態度去放諸世界皆準,或是用拙劣的外表引誘別人掉入陷阱再宣稱讀者素質不足並不是什麼光明的手段,更何況我認為在作者與讀者之間尋求平等是一件很荒謬的事,如果一個作者需要用作品以外的文字大吐苦水或大聲宣揚,那,我是覺得作者自己要檢討啦。 就醬,祝你在拯救詩文板的同時不會把文學變成一件太私人的事,我想對任何種類的創作者來說,那要不是為賦新詞,就是最孤獨難過的事吧。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20 好啦,我終於已經知道了,你就是不爽我改你作品還耍幽默的姿態。所以決定來我的詩底下大發議論教訓我這個輕佻的男孩。我懂。我都懂。 然而第一我真的不是什麼超強作家,就也不用高標準審視我,審判我,裁決我,殺戮我。第二我就說我的詩就是跟原文有關,你根本就不知道原本的詩內容,但是偏偏你討厭我,你看不順眼我的作法,你頗有微詞,但你又不願意直接講,直接講不是你的風格,所以你就來看看「這家伙寫的詩都是什麼水準」「啊哈!果然普通!」「啊哈就是那種水準阿!」「啊哈真的很平凡堆砌」「啊哈難怪會來我的詩作底下耍幽默」「啊哈!真種等級欠砲,我來教育教育他」「啊哈這跟我的作品根本天差地遠」 嗯嗯,都可以,你要表達你的等級在我的天邊的話,我自己先舉手同意好嗎。 說真的,你可以別再分析了嗎?我就說你看不懂了,你也真的沒看懂,這我從頭都尾都沒說你的水準不夠,看不下去討厭我就說你討厭我,就說你厭惡我在留言底下寫詩(我是一種互動,因為我看詩文板大家都超冷血,一堆創作者但是都沒人在愛心跟留言)。不要拿什麼三種狀態來批判我,假裝是要針對詩,其實你討厭的是我的行為,真的可以直接講。 我討厭你, 剛剛好你喜歡我。 這個你要砲我你就先去炮原作吧?原作是說,「我喜歡你,剛剛好你也喜歡我」。 那這種肆一的書名寫的詩你為什麼完全沒有意見,原因太簡單,因為你是針對我,你真的很討厭我在你文章底下留言耍屌耍秋,你的幽默感跟我不同,你認為我在侵犯你的作品,所以你也沒有留言回應,就是來我的這篇文針對詩開始砲轟,但其實,是想要否定我這個人,詩本身是一個理由但倒也還是其次。 別再分析了,真的很荒謬。我寫說「我討厭你,剛剛好你喜歡我」單純只是回應那篇文章的作者,想要告訴他說,真實人生最多的情形是「你喜歡我但我討厭你」,這種悲劇。就像《靈魂擁抱》裡的俞培文跟王郁萍,宋菁穎跟彭立中。我的文字就只是在對比下顯出張力而已,也沒要深刻或雋永的傳唱。 你接下來再怎麼對我的文本大發議論,都是建立在你討厭我的前提,你討厭我就說,我大方接受。 但是你要用討厭之名來對你「根本不知道」的文字做批判,可以省點力氣了。真的沒有意義。 直接說你討厭我,大膽一點說你覺得我汙衊毀壞你的文章。 要認真評論?就說過了,到底要我說幾次,就先有意願了解我的意含再來談。否則帶著怒氣帶著恨意帶著不滿,你根本無法對於我想表達的內容做出評論。覺得看不爽我,就直接講,你覺得我在嘲諷,結果一開始卻裝作好聲好氣的在講詩。真的不需要這種偽裝,討厭就大聲說。 我就討厭你這種偽裝成評論詩的宣洩怒氣,你對我留言在別人的詩有意見?那就來聊阿,我留言有我的理由,我故意耍一點幽默沒錯,但是留言是我的自由,我也是想進大家交流給予創作者回饋,我自己發文我自己知道看到留言,不管好壞,我自己是開心的。 但你看到別人留言,你不爽,你要講阿。你不講,你來這裡對你不懂的詩評論,誰知道阿? 真的就直接講吧,要評論就免了我看你也沒有想聽我書寫的理由。 我不像你不喜歡別人留言嘲諷,我開放讓你嘲諷,你直接一點,用嘲諷的,來。 不要裝作評論抒發不滿就ok了。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22 你說的很多點都是我沒有做的事情,你是誤會了。 就像奈奈子也會被刻板印象鎖定一樣。 1.我不奢求別人好好理解我的話耶!是輔大同學要「評論」,既然是評論,共同前提就是理解作者文意,對吧?我認為你能同意這一個評論界的標準。(這我文章寫也過了,文長我知道,可以再去看看關於作者已死。) 2.我從來沒說「讀者素質不足 」,我甚至還強調「我不會說讀者素質不足」,原文是說聯想有其中的脈絡跟經驗,我原文請包大人細查。 3.並非大吐苦水,針對客人說「鐵板麵」不好吃,可是我開的店是「燒肉飯」,我想作為老闆哪裡有啞巴吃黃蓮的檢討呢。因為閣下沒有讀詩,詩本身就是最難以理解跟分析的文體,所以到底我賣的是燒肉飯還是鐵板麵,如果今天你公正當一個「美食評論家」就要先清楚自己點的菜單吧?是吧!相信這個很公道伯。 (就像我文中分析的魚之一,如果你真的想作為觀察界的王者,我這裡麻煩你,完整的看過我的解說,再來看輔大小姐在還沒察覺我的創作意圖前,是如何「假定」、如何以自己的「標準模型」來批判我的。 我知道你沒有讀詩還要讀你詩是很煎熬的,但我必須說,我的創作除了幽默一下以外,我有我的意義。被輔大姐看不慣我的風格假借評詩來打擊我,我認為不妥,不爽歸不爽,作品歸作品。 觀察界需要你的明察秋毫,鐵面無私。) 第四拯救詩文板純屬幽默諷刺:),自嘲搞笑的一種,閣下對我期待很高,我很感謝。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22 補充說明,不知道你是印象裡的厭惡還是疏忽了,事實上輔大朋友並沒有看過所有的原文(她留言寫說沒有,除了她自己的),事實要澄清。感謝。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B7 我是覺得內文有脈絡這部份,沒辦法成為題目擺文末的理由啦。你自己都說你的書寫是有理由的,又何必讓人去猜呢? 況且你提到的考題,我印象中只在國高中的時候看過這種類型,這邊沒意外都是大學生以上,閱讀能力都退化了,別這麼刁鑽吧? 不過,實際上還是你自己開心就好,我管不著。只是有的前面有的後面看了很阿雜又要花時間去額外思考,我自己不喜歡而已。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B7 因為有點興趣,所以補充對 B5 的留言。 以我的觀點看改作還是具有嘲諷意含的。如果說原文是關於心靈的模樣,那改作就是物質的模樣:比起看見心靈,實際上更多情況是看見物質,也就外貌。 所以在我看來是有對外貌主義跟唯物主義的嘲諷。也就是很現實對身材的追求。 不過以上內文還是要原文搭配改作一起看才比較有衝擊性,所以建議你放原文連結+1。 但是我老實說我不喜歡。一來是「奶子」的用詞我不喜歡,二來是內文呈現很套路化(原文與改作皆然)。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27 謝謝你針對作品發表意見,我非常的激賞你的對文不對人態度,我完全能夠接受也一起交流討論。我可以跟你說明我的觀點,給你參考。 題目擺最後並不是因為脈絡,是因為「揭穿主題」。很多新詩其實固然有創意,有洞見,有意涵,有感動,但是因為寫得過於隱晦所以不容易懂,因此我故意把題目設計成新詩內容所要表達的「主題」,當讀者看完後,自己聯想後,在對作者本來的題目重新想一次,就會更能接受到新詩本身的意義,不需要亂猜。 你說建議放原文是很好的理由,我能理解,謝謝。 然後關於奶子的那一首詩,其實我想說的是: <自我是女性的奶子/被非自我定義著>。各位應該都知道男生常常會問,喜歡多大胸部的女生,就回答我不喜歡太大的,然而最後卻還是說D或E這種罩杯。這其實很矛盾很噁心,實際上胸部的大小為什麼是由男生來決定的?為什麼要把男生要把胸部分為ABCDE作為挑選的喜好條件之一,擅自把C當作小或大,把D當成太大或剛好,憑什麼?我就想問一句,身體是女生的,大還是小關你屁事,你憑什麼。 所以對於我改的詩裡寫的:「 如果我脫下衣服來,潛意識畫出自己奶子的樣子,會跟男生的標準一樣嗎? 」「那應該的奶子,是多大?是誰定義奶的大小?」這些所謂的標準,不就恰巧巧妙的跟自我一樣嗎?每個人的自我是高貴或是低賤,是有靈魂是沒有靈魂,是值得推崇的或是該貶低,都被非自我的其他人來打分數貼標籤,我們的自我何嘗不是被ABCDE的大小劃分? 「倘若這不是我應該被定義的,那我的價值又在哪呢? 」這就是重點了,沒有人的價值應該被定義,這就是全文主題,也沒有女性的胸部應該被男生做為喜好挑選的價值審判。很大就不喜歡?很小就不喜歡?都太自以為是了。 以上就是寫那首的思路。有人一定會說詩中沒有表達出來,重點是,我寫出來就是因為這種思考才這樣改的,你不能因為沒有在畢卡索的畫裡面得到感動就說是幼稚園的畫作。至少,你要先聽聽作者解釋,而不是自顧自開炮亂轟。詩本身就是濃縮的語言,我相信有共同思考與想法的人,閱讀我寫的文字就能夠得到我想鋪陳的東西。 沒有想到,也不是讀者的問題;但你沒有感動,並不代表文字的書寫不具備意義。感謝留言指教,收穫豐富,謝謝。
撇開本文的問題,我常常在想,如果不跟讀者說得清楚,讀者沒有發現又不發問,那巧思會不會就這麼死了也沒人發現,你們會有這個問題嗎?那你們會選擇將文章偏向自己還是讀者呢?想知道你們會怎麼做取捨。 然後,鑒於之前有很多來亂的北七,如果要在別人的文底下做諷刺的話,建議多做一點前置說明,你的來意是什麼,想做什麼。多打個「我有不同的見解」也行,畢竟真的沒有人會仔細看下面來亂的留言是什麼,尤其又有敏感字詞。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29 感謝你的建議,我明白且收下了。 第一基於我不知道之前有很多來亂的北七 ,也不知道大家會對留言有各種惡劣的假想,我這種留言式的互動,的確可以藉由改變方式繼續正向存在。而且帶來熱絡也有更多交流。 第二題,妙,我先作答,我自己就是有這種想法,而且不但巧思被埋葬,也還有可能你端出雞肉飯被吃成一碗咖哩麵,所以我目前都是把我想講的寫在標題,用詩的主題當提示跟點題。 這種方法是借鑑很多考題都列出一堆描述,例如楓葉落下去,然後要你猜題目是春夏秋冬。(所以,我個人的理解,認為新詩跟猜謎有很大的相似之處) 像是你有這種想法,我也會有這種想法,我們的創作意識其實就是有相同等級的交流,我也會有這種想法,我們的創作意識其實就是有相同等級的交流,感謝你的意見。上面是不才庸俗的我的解法。給各位參考。也期待其他人的說明,噗。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B28 我覺得揭穿主題本身有點多餘。我認為聯想、理解、思考是讀者本身閱讀與思考習慣的問題,沒辦法藉由此而改變,反之讀者有在思考的話,擺文首也一樣? 舉例來說不可能因為把菜名在用餐完畢才告知,就能讓料理比較美味吧?反而可能吃得疑惑不已? 再來補充一下原文連結的部份,我覺得 B23 B24 就是沒有原文導致的爭論(姑且算論)。 而奶子的部份,我覺得你的解釋跟我提到的唯物跟身材追求沒有太大差異。 然後是幫忙平反一下,我覺得〈魚的悲劇之二〉應該沒有太難懂到無法理解。至少我讀到的意含是「自以為是的強加關懷」應該沒有落差太大? 而我想大概是因為改作的原文不怎樣(我個人不喜歡的批判),所以改作也不怎樣,才會讓 B1 覺得不行?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31 第一我認同關於奶子詩,你的理解跟我的解釋是沒什麼太大差別。我只是忍不住找機會廢話出我自我的批判點。 然後因為你能夠猜到,不,應該說你能夠掌握我傳達的理念你當然會覺得猜是沒意義的XD但我同意,很多人是接受不到的,就算你都翻開解答,不但不接收,還會翻桌跟你吵架的呢。所以這部分你可以針對你書寫的對象考慮。我並不是看低我的讀者,是做一個無傷大雅的妥協,讓看懂得懂,不懂得看解答懂,看解答也不懂的就讓她不懂。 我針對的是:「不懂得看解答懂」的這些人。只要能讓這一個族群感覺,哇賽靠!原來他寫的是這個,真妙!就是我的期許。 第二,你說的魚之二也是被你掌握到了我想說的概念。當然我也能夠長文論述,只是就跟你說的沒有迥異,照你的口吻就是 「自以為是的強加關懷」 沒錯。很感謝你能理解我的意涵,也願意留言交流。 第三,我自己已經從很客觀的角度去找她執著的關鍵點了。我認為輔大姊還是基於他的作品下被「某個傢伙亂改」然後「這個傢伙似乎很狂妄」,又因為他自己覺得她自己的寫詩程度到了某一個海平面,也多多少少認為我觸摸不到那個境界,所以擅自用標準來解讀我的「塗鴉」。 我倒是真的並不認為她認真看,會看不出來背後有意義。 因為我可以深深地察覺她背後隱藏很直接對我的惡意,但輔大姊是個聰明人,知道要從講別人的詩開始,才不會顯得太直接,評論詩既可以委婉,又顯得高明,還可以大方說人低劣粗鄙堆砌之流的俗濫評語。聰明。 所以當她並沒有真的要討論我詩的內容(上面問好幾次要不要聽我解釋,她都直接說我功力不夠我功力不夠,然後她覺得很爛三小的),我就放心了,因為那代表她只是在不爽我。作品本身她無話可說。 另外謝謝交流。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忍不住要補充魚之二的意涵。 就是背後的道理,書寫背後隱含的思考內容,就是因為這些內容想過以後,站穩立場才會如此行文。 狗狗猩猩大冒險(日本節目),是否讓猩猩跟狗上節目表演學習人類文化不人道? 猩猩在馬戲團表驗笑臉,但笑臉是他們感覺痛苦的表情,是否應該禁止? 當我們認為魚兒是在水中游泳時,不會覺得有什麼錯誤,可是對魚來說,魚並沒有在「游泳」,游泳是人類對魚在水中移動所做的定義跟模仿。 推演到狗狗是否要穿上衣服,推演到交狗狗握手真的是在教嗎?在國小孩童的課本把猴子跟猩猩之類的各種動物畫出來,畫他們開心跳舞或跟人類是好朋友,但是真實的世界裡更多的動物卻是被我們大快朵頤,被殘殺、被滅絕、被豢養、被束縛,我們對其他動物的教條又是不是一種多餘的憐憫? 在課本裡教導小朋友是這種模樣,結果真實世界卻不是這種模樣。 可以延伸到所有動物最後都是被人類用某一種形式奴役。所以當我們說魚在游泳是錯誤的,是很諷刺的,魚根本沒有游泳,游泳只是人類的遊戲。魚兒在怎麼游泳最後總是上岸被人們吃掉, (所以我魚之一寫道:哪也不去,其實是有種他們哪裡也去不了的宿命之悲哀) 這個詮釋應該跟你的理解是契合的,畢竟用字上就已經表達成那樣了,八九也不離十對吧。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B33 基本上,猴子猩猩狗狗的部份我沒有讀出來。(能讀出來我也是佩服) 「我不會游泳」 跟你解釋的一樣,游泳是屬於人類的。對魚來說,那是生活。 「也沒有所謂的天地」 對魚來說,它們活在水中,也就不會有天地,也表達人類跟魚是不同世界。 「游泳是人類的遊戲」 呼應前兩句。 「水面下我也可以呼吸」 同上句,也鋪成後段。 這邊也有種表達自己想法(或意願),卻在後段沒有被顧及,也讓我想到父母的硬塞式教育。 「就也不需要因為擔心我 教我上岸喘口氣」 自以為是的擔心。用人類的觀點去擔心魚可能缺氧,而讓魚上岸死亡(我沒有假設是吃掉)。 當然這首很明顯就是人類的自以為是憐憫對其他物種的控制跟強迫而不自覺。不過我還會想到人與人之間,很多時候也是相似情況。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34 我覺得大家都有個錯誤的概念,詩只是想法而已,不是什麼凝結的故宮寶藏,很多人都執著說哦,你作者講的我根本聯想不到,那都只是舉例而已。所以你說狗狗猩猩那個沒有讀出來,實際上世界上還有一百萬種方法可以舉例,那只是舉例而已,讀不讀得出來跟作者本身的詮釋不一定有關。 否則是不是日本的作品就不會感動到台灣人?因為他們舉的生活例子一定是日本的東西,我們也「讀不出來」。所以根本不需要在意作者的舉例內容,重點是意義的展現,我也可以不要講那一個,講別的東西。 所以事實上你都讀出來了,聯想到人跟人之間也是很強的延伸,代表你不只有閱讀上的理解,還有創作跟思考的技能。 (所以某個輔大姐還在執著於什麼亂改,就是故意或是根本沒有想到詩裡的意義,好笑的是她還自己也亂改然後說在學我XD噗噗噗,根本是想討厭我,但又不敢直接講) 這就是詩傳達道理的意思。代表你有很棒的反思,基本上這首講的其實也是老梗了XD,我想看很多書或故事的人都會看過這種指責人類的題材。很開心你能看出來,完全被你轟出全壘打了。謝交流。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而且基於她一直跳針,我甚至懷疑她的閱讀素養是否真的有到位。明明最早的回應都探討過是不是作者是權威,結果我都論述完一番,她才開始講說我給她我作者我最大的感覺。 不是沒看完我文章就是理解能力真的漏了一拍。我很抱歉但事實就是這樣,B34的朋友就不廢話漂亮的看出來我詩的意思,我想所有解釋講出來,這位朋友也應該都能理解。輔大姊還困在魔力時間裡,要我一直解釋我講過的東西,不是沒看我文章,是她就想討厭我。 噗噗,那就直說吧,反正大家也都看出來了。
我覺得詩就是有各種形式 非常自由 喜歡就喜歡 不喜歡就不喜歡 以前常常讀課本看到各種流派的詩人說在互相批判(? 現在大概懂了😂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37 權位鞏固的手段會很可怕,所以不是互相哦,是某一方轟轟烈烈開炮。可惜我不夠資格,所以我沒有批也沒有判XD只有被批跟被判跟被砲轟倒是被自認很有素質,我也認為她很有素質的大小姐炮轟個半死噗噗(都說了她沒讀懂也沒怪她,她硬幫我用她的想法硬套硬要解釋再來轟) 哎呀,給她講啦,沒關係她也是讀者,從頭到尾我都很尊重呢。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B35 那句其實不是錯誤概念,我只是單純調侃一下舉例而已。因為在文內完全沒有舉例的脈絡,我才會說看得出來我也佩服。 或者正確應該說,你敘述的段落排列不太對,如果把日本節目的段放在解釋內文的游泳之後,那才是完善的延伸舉例。而不會讓人產生問號。 呼應你的最後一段,我也老實說。如果不是上面的討論,〈魚的悲劇〉我是沒有什麼興趣的,因為傳達的內容有些直白,沒有特別打動我的字句或是概念。 全部的改作大概就〈人生〉讓我比較有興趣,不過要配合原文一起看才有諷刺味出來,單獨放著還是無聊了些。 不過還是很肯定你說的道理傳遞。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
對了,也不要一直在討論中間穿插射冷箭,只會讓我覺得你很刻意想攻擊跟不尊重。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40 完全認同你說的,我知道你是要諷刺戲弄啦,但是我還是要嚴正的講啊。 排列說的很好,那句是最後放沒錯,我打出來因為思考的關係就順著打,因為想法是A>B>C的順序就先把C打出來怕忘記XDD 用詞也是,我就沒特別寫,內容也是很直白。我同意。 然後我也沒射冷箭你其實可以忽略,我只是說事實,她都勇敢跟我來討論了,我覺得沒必要她說就可以,她說是評論,而我說則變成刻意跟不尊重。互相互相而已。相信你知道我的意思。 大家都馬是互相,我沒有比較厲害啦。真的顆顆。我認為要戰,要評論,就不能不讓別人回嘴,大概是這個概念,就向我留言給她,我也歡迎她留言給我,我歡迎大家互相留言,旁觀者自然知道誰是真理。 但我不接受是安靜的就變成高端,誰有理就是誰有理,這是我的觀念。 網路上打字都沒有限制,要交流我都歡迎,我不喜歡那種假交流針對嗆的而已。要嗆歡迎,但不要偷偷來,我是想要強調這個概念。所以很囉唆。 就這麼簡單,謝謝交流哦,收穫滿滿。讚讚。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獸醫學系
B22 身為獸醫,對狗其實沒甚麼辦法,咱真是個不合格的獸醫呢
B23 我的留言:
___ 你的留言:
我想你是沒看懂。那我們假設你就真的寫出了原作:我喜歡你,剛剛好你也喜歡我。
為什麼我說三種狀態,你可以自己看,原本陳述句是事實,我這裡的「剛剛好」,是指雙方喜歡的程度達到平衡。而你的作品剛好改成:我討厭你,剛剛好你喜歡我,然後你就胡亂地說,我是針對你而不是詩。那你是不是寫了原作,就要說我在評論裡,置入了我是不是假想我們互相喜歡?
原 PO - 中國文化大學
B43 好了啦樓上, 我不討厭你,啊你要不要喜歡我,或要不要討厭我,都可以很剛剛好。 你畫的圖很可愛我也懶得批評這個紅藍蹺蹺板了雖然看起來很欠炮。 我要去看竹若嘉德秀一波了。 詳情詩文版見。掰。
東吳大學 心理學系
詩文版是襖地方 我看了很噗哧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