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也許某天我會踏上那一塊土地

2019年11月16日 00:23
親愛的H, 最近我時常在想,也許某天我會踏上那一塊土地,曾經被吸引,後來錯過,如今傷痕累累的那一塊土地。又或許,沒機會了,傷太重,疤太深,當時的錯過就已經注定了只能遙望。 你一定會笑吧,笑我的膽小,遙望,不過是個人的懦弱,不敢親自去見證,那些猙獰的傷口,新的舊的,以及,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疤。 請別告訴我,時間的洪流會沖淡一切,完好的外表下是不斷惡化的膿,真實存在的,輕輕一碰就疼痛。 你說,滂沱大雨什麼時候會停呢?淅瀝瀝,像是誰斷了線的淚,煙霧瀰漫的森林大火,作嘔,野火肆意蔓延,是從哪裡開始的呢,誰又在乎,如今的森林已是一片火海。 溫熱的牆也被焚燒,有東西被留下了,是黑是白是灰,是,另外一群人所不樂見。於是,透過灼熱掩飾恐懼,他們不明白的,有些東西,存在而生生不息。 看,蔚藍容納了一切,包括了所有心知肚明但不願被承認的,真相,每一滴水都為它捎來消息,以及隔著汪洋的難受,與每一滴落下的淚,融為一體。 那些破碎了一地的,什麼時候會復原呢,我們都曾讀過歷史,也都在成為歷史的見證人,如果,如果你知道這一切的答案,能不能請你,告訴我。 -終究是詞不達意
4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