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真實故事改寫 分手練習

5月20日 01:31
「謝謝妳,我很喜歡妳的安定。妳的愛,我都有認真面對,只是在最後我無法面對你的愛。我不知道怎麼樣比較不殘忍,如果繼續讓你等待,給一個期待,一方面妳等的也苦,另一方面我也會有壓力。會需要在一個期限內走出來,我無法好好面對那些過往。」 「我可能不適合戀愛吧。你的愛我有感受到,但我不能回應我真的很難受。你一定會覺得我很自私,明明就是我的選擇。但過去的回憶把我對妳的感覺蓋掉,我不知道怎麼描述這種感覺。」 你自顧自地說著。一段悲壯的分離就從這邊開始。才剛交往一個月,一個月之後你這樣說,開始這場愛情的人是你,結束的人也是你。毫無前兆地自顧自地陷入上一個人的悲傷。那無法成為過客的女人的棺材埋在心上墓地,早上起床祭拜、晚上吃飯祭拜、睡前再擁抱我之前祭拜,才能安穩地睡去。 「我希望你能幸福。」我心裡忽然覺得可笑,寂寞與孤獨的恐慌襲來。 全世界的人都在此刻真心祈禱希望別人幸福是最大的笑話。 怎麼可能會幸福? 面對別離,怎麼能夠感到幸福? 「我知道了。」讓理智霸凌感性。 「還有,我是因為愛你,所以我選擇接受,我也不想哭鬧。」 吸了口氣,沒事的。 「這才是希望別人幸福,這樣你懂嗎?」 秋天裡夜雨打落在黑髮上,對人性的善與惡感到無限寒涼。 這世界上有什麼這麼好的事?在愛裡說謊,都能夠被原諒。 試圖想解釋這一個月來都是真的全無虛假,也奉獻了無上的愛。 「我真的很想跟你走到最後。」但你不行,所以現在在這哭哭鬧鬧。 「我懂了。不要再說了。」我說。 「把我忘了吧。」這樣我才能用對等的關係,或是跩個二五八萬的姿態,告訴你說我不稀罕。「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你。」你語帶哽咽。 就這樣完了,我掛上電話。 向神祈禱你睡不著,用最多的惡意嘗試恨你,卻發現自己的個性像水,開始替你找理由。不知道從哪來的荒唐的源源不絕的愛,能夠給世界上所有困難的、惡意的、壞的、不善的事物收進我弱小的心中,不堪的、燦爛的都願意給一個善解。 我在床上蜷曲成蛹,今夜我不想你。 打開手機通訊錄,心慌得想打給任何一個人。 想告訴任何一個人,我剛剛被甩了,想大吼狂奔, 想馬上有人說愛我,想告訴別人你冠冕堂皇地説希望我幸福,我操你媽的幸福啊。 發現自己誰也不能聯絡,怪自己平時為人自食惡果。 打開手遊玩了幾場。手機跳出電子信件通知,會關心我的只剩下廣告信。「有記得穿暖嗎?」六個字,其實只是推出了全新的大衣款式。 三年前透過交友軟體我們認識,那時候你在台北服役,我還在高雄讀書。綿長的書信隻字不提我愛你,我們談宇宙談小說談電影,並不曖昧,你說你過去的感情史,我只說,希望我可以把它寫成小說,笑了笑。透過文字維繫著無形的線。有一天你就消失了,我也從沒放在心上。 消失三年的你,在今年秋天開始的時候,寫信告訴我說你失戀了。也許是命運吧?我剛巧重新安裝了那款交友軟體。看到你新鮮的近況,依然從沒想過要愛你。我回到了台北,你考上了研究所。三年不長不短,我們都成為了另一種大人。 偶爾我會翻閱那些如故事般長的文字,感受到無比良善的愛意。純淨而美好的無暇愛意。如此珍貴且固若磐石不易毀壞。靈魂如此如此的貼近。就算知道你心中悲傷,為她傷神,我還是願意。「比起我們能不能在一起,我更在乎你。」我說。那天你笑了說,兩個你都在意。 我常常想起來那些話。 走在盛上豐盛的秋意的街道,台灣欒樹黃花開,小花燦爛枝頭。你那也有這樣的樹,伴著強風就灑落。但也不過就幾天的時間吧,黃花掉落。樹也有樹的悲傷的吧。它只能輕輕道別黃花,也只能願它化作春泥。 再來,結出玫瑰色的蒴果為街道洗紅,最後乾涸成褐色掉落。它感受到陽光、空氣、雨水的餽贈。陌生的路人毫不在意的路過,踩碎它掉落的褐色蒴果,它會不會在第五次愛上人類時感到後悔莫及? 明年秋季,樹仍然會開花的。因那是它凋零的心,它不會忘記。 在時間的長廊裡重複迴圈,感傷、活著、幸福、失敗、感傷、活著、幸福、失敗、感傷。只能於千萬年的時光中、於百轉千迴的生命中,感受你離去的重量,感受我在乎你但不求你的真切心意。然後後悔,心牆與殘垣並無二異,保護自己善而不被摧殘的愛意。 因為愛偶爾會傷人,因為花因與易殘,因為我們只能無能為力地面對離去,告訴自己化作春泥更護花,但這也是千真萬確的。
愛心
3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加油!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