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晚風

2021年9月23日 02:19
她好像死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她的肉體只是證明她存在過這世界。 我們平躺在沙灘上,雙手張開,想擁抱這個世界,但總覺得這世界好像容不下我們。 盯著天空,是陰天,此刻更招人陰鬱吧,總覺得要突然下雨了。 「喂,要不要回民宿躲躲雨?」我微微起身,瞥著她閉眼的臉龐,好像沒有想走的意思。 她睜開眼,與我對視片刻,輕輕地說了,她還不想離開。她覺得下雨也無妨,洗刷自己身上受到的太多冤屈。 我莞爾而笑,內心想道,她是不是傻啊?淋雨容易感冒,身體濕淋淋的難受極了,怎麼會有人想淋雨? 夏天,午後雨總是說時遲那時快,正想著會不會下雨,霎那,就一頓上天的嘲諷。將我跟她淋漓盡致。 「...... 真的不走嗎?」 我非常期盼她說離開,但看她那微笑的嘴角,我不禁想:我此刻豈能打擾她的雅緻呢?想到這,我呸,等等要感冒了誰管她雅緻不雅緻。 她沒有回應我,哼著她最喜歡的歌曲。 「夏夜裡的晚風,吹拂著你在我懷中,你的秀髮蓬鬆...」 我現在只能乾瞪著眼,又不能撒手不管她。與其淋濕感冒,我更想在這,在這裡浪漫陪她擱淺。 很快地,雷陣雨就是倏地一陣。太陽凝視著,曬乾了憂愁。我們身上濕冷著,裹著日光,她覺得無恙,我只覺得她病了。但我們還是杵著,直到日落,月亮掀開面紗。 「餓嗎?」 「還好。你知道嗎,爛俗是人間常有,浪漫卻至死不渝。我餓,但我靈魂飽足,掠光這遍海景,就夠撐的了。」 「......」 我還能說什麼?她嚼著我不懂的三言兩語,打發我想離開的意見。 我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沙,把衣服脫下來擰乾,整理了些許,徑自往民宿方向走去。她也不是小孩了,應該落著她不要緊吧?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的記憶。 依稀記得回到民宿後,她大概過了兩個小時才回來,帶了一頓晚餐。翌日及後續我們去了哪,我都沒記很清楚。畢竟是兩三年前的事了。 我怔怔地站著看著她的肖像,黑白的她,搭不起她絢爛的人生。她明明那麼愛笑,現在,她的臉卻那麼嚴肅。殯儀館這裡的人,人來人往。她不喜歡這麼熱鬧,她喜歡安靜。 來來去去,不知道在忙些什麼,我放下一束花,正欲轉身離去,她的家人拍了我肩,遞給我一封信。 半夜,我來到海邊,點燃一根菸,信裡頭,放著一張照片,是那次出去的海邊相片。背後寫著: 我走不遠了,靈魂被拖垮,承重累累。 為什麼喜歡淋雨,因為,總覺得是命運在憐憫我,替我悲傷。得了癌症,我以為活不到一年就會走,但我硬是在這世界俗爛到底,到現在才被埋。一直很想跟你說,你那麼枯燥乏味,一點都不浪漫,有人愛你,你就開偷偷樂一輩子了。 落俗必不可免,浪漫至死不渝。 我小心翼翼,收進口袋。仲夏的夜晚,汗流地滿臉至腳下,仍是嚐到鹹鹹的滋味。 夏夜吹拂來的晚風很溫柔,替我風乾了寂寞。不太曉得,海風今天味道特別的甜,是為了什麼。餘波蕩漾,很像你的笑飄浮在上頭,我想捧起浪花,卻一瞬而散,我好像只能等待。 不太想作夢。夢很美,你也很美,我可能會擱淺。
愛心哈哈
13
留言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