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翻白眼

I

  凡妮莎溫柔的聲音呼喚著我,在網球場的外野與她相見,令我感到開心,她總是喜歡喊我小查,她總像個大姊姊一樣親切待人,而我與她相處的時候通常都感受到相當自在。
  「史蒂芬呢?」我問,通常他們兩個都會一同走動,但今天卻沒見到史蒂芬的影子。他們並非情侶,僅是普通朋友,關係大概就像我和迦勒老兄一樣,能夠交心,卻不動心的那種程度。
  凡妮莎身高大約高我兩顆頭,是個運動健將,雖然一見面就看得出來,但令我驚豔的是,她是網球選手。我其實不懂任何運動,唯一喜歡的就是羽球,但我和凡妮莎是在羽球課認識的。

  史蒂芬討論報告去了。其實我和史蒂芬並沒有像和凡妮莎這麼要好,他就是一個安靜又默默的人,通常就是在一旁聽著我和凡妮莎聊天,偶爾凡妮莎轉身過開他幾句玩笑,他會靦腆的笑。總之,我對史蒂芬並不熟悉,但也還好,他給我的感覺並不差,我是說,他並不討人厭。
  「親愛的,這本書借妳看,我記得妳很喜歡這個人。」我從背包內掏出了一本勵志書籍,這是有關一名身障者的故事,最近聽見凡妮莎提到他,回家的時候回想起我有這本書,索性就帶來了,「來,希望妳的閱讀能夠大大進步,也希望妳在他的故事裡面得到啟發。」我拍拍她的肩膀,凡妮莎開心的收下,眼神滿是感動,沒有騙人,她不是演的,是真心因為我給了她這本書而感到快樂。
  她向我道謝。

  「小查,妳明天有沒有空呀?」凡妮莎溫柔又知性的聲音呼喊我的名字,每一次都讓我有一種很親切的感受,她身上帶有一種大姊姊的氣質,但我有時候會去想像她在網球場上電爆對手的樣子。
  「當然,我這個無業遊民閒的很呢。」我是說真的,暫且找不到工作的我,生活悠閒到自己也覺得很愧疚,所以目前極力的讓自己很忙很多事情,這總勝過一天到晚宅在家裡盯著電腦看影集還好吧?我是挺喜歡看電影或影集的,但我也是希望自己能夠走出外頭面對世界,老實說,我不黯社交的程度連我自己都覺得可怕,有時候都很懷疑以後出社會要怎麼生存。
  「我想邀妳來看我們網球比賽。」
  「妳要比賽嗎?」
  「沒有啦,我沒有晉級。」凡妮莎傻笑,好似沒有晉級這件事情不會煩擾她的心,要是我,可能會有點小難過,畢竟我是一個好勝心這麼強的人。

  我開心的答應了。和凡妮莎有說有笑的一起走到校園內的商店街裡頭,外頭太熱了,我們決定跑到超市裡面吹免費的冷氣。我們一同騎著腳踏車,那路程騎車並不算遠,大概五分鐘就到了,但是走起來就十分累人。
  從遠方我就聞見超市內的麵包店烤好的麵包香味,還有咖啡的味道。隨意將腳踏車停在人行道邊,鎖起來後,我們一派輕鬆的一起走進超市內。
凡妮莎一進門就替自己點了一杯咖啡冰沙,而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咖啡的味道,只點了一杯小杯的柳橙汁。
  「妳不熱嗎,小查?我都快熱死了。」凡妮莎吸管一插進杯子裡,就瞬間秒喝三分之一的冰沙。
  「我才想問妳喝這麼快不會很冰嗎?」我喝得很慢,其實我也不喜歡喝太猛,我的身體不太好。

  坐在室內靠窗邊的座位,我發著呆,無意間看向外頭,看見迦勒很在意的那位羅馬尼亞女孩走過,她身材纖細,頭髮又黑又長,讓我心裡讚嘆:媽呀,根本是我夢寐以求的髮型,就像蘿兒。穿著簡便的桃紅色上衣,牛仔小短褲,身後背著一個有些俗氣的滿天星後背包,我並不是那麼喜歡,我只喜歡她的頭髮。
  她與一群法國人一同走過,其中有一個長相斯文,看起來跟本與那群人氣質不符的紅髮老兄,其他的人都看起來…就是一群人。

  他們一群人聊天還滿大聲的,唯有那個紅髮老兄不太說話,只是陪笑。我聽不懂法文,但是聽到他們笑得很開心,還說了什麼嗚啦啦之類的。他們說話太大聲了,隔著窗我都能聽得見。
  他們靠在牆邊,女孩坐在圍牆上,另一個頭上綁著髮帶的女孩,走波西米亞風,席地盤腿而坐,另外一位看起來就知道不是個好貨的金髮男子靠在羅馬尼亞女孩身旁的空位,從書包掏出菸盒,動作老練的點了菸,吸了一口讓空氣進入,接著就把那根菸讓給女孩抽。

  我聳聳肩,視線別過,不太在意。只是突然好奇為什麼迦勒會對這樣的女生著迷,老實說她身上散發的氣息並不是會讓我欣賞的那種,羅馬尼亞女孩看似瘦弱,但卻豪放不羈的很明顯。
  並不是迦勒老兄能夠駕馭的了吧?

  或許我低估他了,也或許我對迦勒並沒有這麼了解。而且我不喜歡怎麼樣的人,不代表別人就不會喜歡,每個人都會有人去喜歡。
  只是什麼樣的人就會被什麼樣的吸引,我猜想他們兩人身上也許會有某種共同特質,是能夠讓迦勒放也放不掉的。

  接著我就沒有太在意那一群歐洲人,我繼續和凡妮莎說說笑笑,我喜歡跟她聊天,其實我們並沒有認識太久,但是卻在見面的幾次之後一拍即合,目前為止,我喜歡和她在一起的時光,沒有太大的負擔。

  她跟我一樣相信耶穌,都算是慕道友,但我仍在認識這個信仰的路上,其實有時候我不太了解自己是否真的想成為基督徒,我是說,我喜歡去主日,聽講道,聽聖經的故事,唱唱敬拜的歌,那能夠讓自己的心靈沉澱,甚至洗滌生活上令人疲憊的事情。但談到要受洗,其實我不敢這麼衝動。
  我倆之所以契合,共同點在於此。我相信耶穌,也很喜歡他做的事,但我總是覺得耶和華離我好遙遠,並不像耶穌那麼的真實。
  她是我認識的基督徒裡面,最人性化的一個。意思就是,她並不會死守聖經上所說的律法,對神,對禱告這件事,她也會有灰心失望覺得沒有用的時候。她不會死命的催眠自己去相信,什麼都不必做,禱告交給神這樣的話。
  基督徒都會說:「人不要倚靠自己,要倚靠耶和華!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但我覺得…人生是自己的,自己不好好努力,禱告的再勤奮也沒有用。我時常為此感到困惑。

  凡妮莎很特別,她最喜歡的歌手是一名出了櫃的基督徒。而我最喜歡的歌手,則是一名很有才華,但是不少歌曲都闡述著性愛的夏威夷人。

  此時咖啡廳的音響撥放起了前一陣子我們正好共同討論的歌手,是一個來自英國,看起來憨厚老實,一頭凌亂薑紅頭髮的創作歌手,電台放的是〝放聲思考〞

「媽呀,讓我聽了好想結婚。」我拖著腮,細細聽著歌詞。

  凡妮莎看著我,露出她那可愛的笑容,我看見了她的牙套。接著我們一起跟著電台唱著這首歌。

  「……親愛的 我 將會 這樣愛著你
  直到我們七十歲都愛
  寶貝 我的心 依舊能夠
  像在二十三歲一樣 為你傾倒

  我總思索 人們墜入愛河的方式千奇百種
  有可能只因為雙手輕觸
  而我每天都愛著你
  我只想告訴你 這是真的

  所以現在 親愛的
  將我擁入你的臂彎內吧
  在點點星光之下吻我吧
  讓你的頭枕在我跳動的心上吧
  我放聲思考著
  也許 我們就在此地 找到真愛」
  正當我依舊沉醉著歌詞裡頭的意境,「小查妳的歌聲好特別喔。」凡妮莎玩味的看著我,說我的歌聲很像一個十六歲的英國女歌手,叫做柏蒂,「有一種清新的感覺。」
  「哪有?也差太多!」我驚訝,從來沒有人讚賞過我的歌聲,更別說是聽起來像哪個好聽的歌手了。「我以前唱歌都被嫌棄,唱的有氣無力,又沒有曲調,沒有抑揚頓挫。」我大笑,被人稱讚的感覺真詭異。


  我總覺得自己好久沒有笑的這麼開懷了,自從去年生病之後。也很久沒有因為一點愚蠢的小笑話就能笑個十分鐘這麼久。一個月前,因為吉莉安的事,讓我還以為自己得要如此陰鬱的過完大學生涯,但我現在笑得很開心。我也好久沒有遇到一個人,能夠讓我像神經病一樣,聊天聊到一半就唱起歌來,自以為演百老匯的音樂劇。
  其實我感謝上帝讓我能夠遇見凡妮莎還有迦勒,我們似乎一拍即合,開玩笑也彼此懂得。其實因為曾經維珍妮亞還有現在吉莉安的事情,讓我對於建立新的關係感到有些恐懼。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單就享受當下的歡樂,我希望我大笑的時候,躲在心裡角落的那份恐懼還有陰霾能夠就此掃去。
  在一段關係建立的初始,我總是會小心翼翼,躲在一角默默觀察,保持著自己的距離。有很多人就像這樣被我拒於千里之外,而少數幾個人就像凡妮莎還有迦勒一樣,一見如故,相見恨晚。我就像海關一樣,囉哩吧唆,非得搜遍你全身上下,仔細的檢視你護照的每一頁,接著在決定要不要讓你入境。而他們兩個,卻是少數幾個讓我破例直接走旁邊快速通道就能入關的人。這樣的比喻很奇怪,但我真的覺得我可以去當海關。




-Caulfield
嗨各位 我終於搞清楚要怎麼發連載的散文了
其實這不太算是小說啦 只是內容主角會是一樣的

共 6 則回應

0
呃,情節、角色、對話、主題都有了,這篇文章已經完全符合小說定義了........

--

在下潺淵。
0
B1 我只覺得這像短篇故事
0
我猜作者會用
不同腳色的視角作為每個篇章吧
很洋派的寫法 ~

小青蛙
0
B3 哈哈哈其實我也有這麼想過 以後來試試看
0
期待下一篇
可以把散文改成小說啊XD (拖走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0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