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大外,有一間名為約定的咖啡館,這間咖啡館從十幾年前就有在營業了,但老闆在五年前換過一任,可是他並沒有將咖啡館更名,還是將它維持叫約定。

  五年前換人後,約定咖啡館並沒有沒落,反而生意更好了,主要是咖啡比以前更加的香醇及道地,而且如果有緣的話,老闆還可以聽你訴苦。

  但其實老闆的容貌也佔了大部分,因為老闆長的很帥,據說他以前是T大商學院的高材生,從以前就是風雲人物,經過五年的歷練,現在的他擁有一種成熟男人的魅力,所以更加的吸引女客人來一睹他的丰采,不過他不太常出現在店裡,除非你是他的好友或者運氣好,才會在店裡遇到他。

  像現在老闆就在店裡的鋼琴前彈奏音樂,曲畢他站起身走向坐在老位子的影。

  「影,歡迎啊!你這個大總裁百忙之中還來我這小店喝咖啡,真是令小店感到無限的光榮。」

  「少來,趙禹希學長,你學弟我不敢當。」

  「唉唷,開個玩笑,別這麼小氣,連學長二字都搬出來了,找我有什麼事?」趙禹希笑著坐下,招手要員工泡杯咖啡過來。

  「明明是商學院的,鋼琴還彈的那麼好…,好啦,是這個開發案,你看一下,先說好,我沒有諮詢費可以付,我和天空的故事你早就知到了。」影拿了份資料遞給禹希,他接過後仔細的看了起來,過了一下子,他便將資料還給影。

  「你要慶幸我不是從商的,要不然我就搶走你的開發案,這個案子不錯,不過這裡需要改一下,至於你剛剛說的諮詢費就免了,還免費贈送一個故事,你知道我們學校裡的逢雨亭嗎?」

  「你是說文學院和商學院中間的那個涼亭嗎?」

  「恩,傳說雨天時在逢雨亭相遇的男女會相愛一輩子。」

  「我有聽過,不過我不相信。」影喝了口咖啡,調整個舒適的姿勢準備聽故事。

  「可是我相信,影,你知道夏雨熙嗎?」

  「你是說跟你同屆的文學院才女夏雨熙?我知道,她很有名,可是她不是…。」不等影說完,禹希就逕自打斷他的話。

  「沒錯,我要說的,就是趙禹希與夏雨熙的故事,我們的相遇就要從那個雨天說起…。」

*       *       *

  夏日的午後突然下起傾盆大雨,這場雨來的令人措手不及,T大的學生們四處尋找著可以避雨的地方,逢雨亭這時一起衝進一男一女。

  兩人聯絡朋友來接之後,便各自佔據涼亭的一角,說也奇怪,偌大的涼亭裡竟然只有兩個人來避雨,因此兩人之間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氛。

  在打量對方很久之後,女生的朋友先到達,兩個女孩笑鬧著離去,臨走前那個女生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等人的俊帥男子,男子察覺到她的注視,笑著朝她點了個頭。

  兩人都以為他們不會再遇到對方,畢竟他們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且T大這麼大,再遇到的機率微乎其微,但沒想到,他們的相遇就在短短的五十八分鐘後。

  又過了一下子,男子的朋友才匆匆的拿了雨傘過來,看他頭髮亂七八糟的,八成剛睡午覺起來。

  「輝仔,你剛睡醒喔?」

  「廢話,要不是你,我現在還在睡,你幹麻沒事跑到離宿舍最遠的逢雨亭來?害我沒睡飽。」輝仔揉揉眼睛,跟著他離開。

  「因為我剛上完一節在商學院的必修課,恩…,我記得你不也是商學院的學生嗎?」

  「是阿,要不然呢?等等,必修課?完蛋了,這個教授每次必點名,趙禹希大人,你有沒有幫我點名?哀唷!你幹麻不叫我啦!」

  「你活該啦!今天教授出差,算你幸運,下一節選修課,我記得你也有選,但是你好像一次也沒去過,雖然教授不點名,但他上課幽默又風趣,包你不後悔,走吧。」趙禹希拉著輝仔往下節課的教室走。

  一開始上課,課堂上因為教授的教學風格獨特,果然吸引了不少學生選他的課,他上課時不太會叫人回答問題,但今天破天荒的丟出問題來要學生回答。

  「那麼雨熙同學,請妳來回答這個問題。」

  「是。」教室裡一男一女同時應聲站起,不過他們發現還有另外一個人也站起來時,分別愣了一下。

  「原來商學院的才子趙禹希及文學院的才女夏雨熙都在我的班上,開課這麼久了,我現在才知道,那我看以後上課都要點名了,趙同學,不好意思,我是請夏同學回答,你請坐。」

  教授一說要點名,底下立刻發出一片的哀號聲,夏雨熙絲毫不受到哀號聲影響,完美的回答出問題。

  「回答正確,那我們下課吧!」一宣佈下課,所以的人都紛紛走出教室,而趙禹希則朝夏雨熙走去。

  「同學妳好,妳是剛剛逢雨亭的那個女生吧,我叫趙禹希。」

  「我聽過你的名字,商學院的名人,很抱歉在逢雨亭沒認出你,你好,我叫夏雨熙。」

  「那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可以請妳一同共進下午茶呢?」禹希像個紳士般朝她伸出手,她羞答答的將手放在他的手上。

  不久後,他們兩人陷入熱戀,但兩人都對戀情保密到家,除了第一次的邀約外,其餘在學校遇到時都只有點個頭,所以所以人都知道商學院的趙禹希及文學院的夏雨熙都各自有了男女朋友,但都沒有人將兩人連在一起,還在那邊猜測是哪個幸運兒可以受到他們的青睞。

  兩人假日最常約會的地方除了學校後山上的秘密基地外,就屬T大外的約定咖啡館,他們光顧的次數多到連老闆都認識他們,他知道他們的戀情不對外曝光,還會貼心的幫他們準備包廂,而有時老闆也會去包廂內跟他們聊天,但是大部分他們都是聽老闆一個人傾訴他的事情。

  老闆說他會開這間咖啡廳是為了一個約定,他的女友到國外去唸書了,他們約定要一起開一間咖啡廳,為了實現這個願望,他就開了這間咖啡廳等他女友回來,他們到現在都還有書信在連絡。

  「禹和小熙,答應我,如果我等不了,要去美國尋找她時,你們可以頂下這間咖啡廳嗎?」兩人聽到老闆的請求,對望了一眼,就點頭答應他,畢竟他的故事很美,讓他們很感動。

  告別了老闆,他們就前往學校後山的秘密基地,那裡是禹希無意間發現的小天地,從來沒有人到那裡去過,視野空曠又可以俯瞰整個街道,而那裡晚上時沒有光害,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滿天的星斗。

  「熙,我們還有幾個月就畢業了,畢業之後妳有什麼打算?」

  「我嗎?可能先找個工作穩定下來,再看是要進修或是結婚,怎麼了嗎?」

  「我知道這樣可能一點也不浪漫,而且很矬,但是…,夏雨熙小姐,妳願意在畢業之後嫁給趙禹希先生嗎?」禹希從口袋中拿出準備已久的求婚戒指,緊張的看著雨熙。

  「你…這是在跟我求婚嗎?」

  「我知道這樣很呆,可是我真的忍不到畢業,妳不答應嗎?我知道了,我不會再來煩妳。」禹希落寞的將戒指緩緩收起,雨熙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收。

  「等等,我只是突然反應不過來,我又沒有不答應。」聽到這句話,他眼睛又亮了起來。

  「所以意思是…。」

  「對啦!我願意嫁給你。」她害羞的看著他。

  「喔耶!熙願意嫁給我了,她願意嫁給我了!」禹希開心的歡呼,接著他就將戒指小心而謹慎的套入她的手中。

  就在兩人甜蜜的相擁時,禹希感覺到手臂有水滴到他,他低頭一看,發現是雨熙流鼻血了,他輕柔的幫她止血。

  「熙,妳最近怎麼一直流鼻血?最近也不時在發燒,而且還常常感到疲倦想睡覺,妳生病了嗎?有沒有去看醫生?」

  「有,我有去看醫生,也有吃藥,別擔心。」。

  「我看我們還是去大醫院檢查一下好了,電視上不是常常有人得到癌症之類的,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他還是很擔心。

  「趙管家,我不會這麼衰的。」

  「不,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

  禹希還是不放心,硬拖著她到大醫院去檢查,她為了讓他放心,只好乖乖的去醫院檢查,而結果報告出爐出來了,醫生眉頭深鎖,讓禹希擔心了起來。

  「夏小姐,妳最近是不是常感到疲倦,又常發燒和流鼻血?」

  「是。」

  「趙先生,你是她的家屬嗎?」

  「是,我是她的未婚夫。」

  「那你最好趕快讓她住院,並通知她的家人,免的她轉為急性白血病就來不及了。」

  「白血病?醫生,你說我得了白血病?」夏雨熙不敢相信麼低的機率竟然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是的,是慢性白血病。」

((待續...
======================================
抱歉
我對白血病不是很了解
然後有錯的地方
懇請大家告訴我!!!

--阿啾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