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詩 低頭族

我俯首 頸線彎折成柔軟順從的模樣 想念在喉頭失了聲,指尖茫然複沓,矯情了真摯的莽 聲音迷失在你我虛擬的聯繫上 我們很近,卻無法聽見彼此的方向 你垂眸 視線臣服於掌中綺麗的流光 思緒生了翼,拍打著閃爍炫目色彩的框框 在想像的世界稱王,遺忘 這不過是場空茫 他不朽 身軀滯留在時空交界的微僵 樂聲穿越雙線,鼓振我的心跳,是誰正在歌唱? 即使爆炸的分貝碎裂,即使流竄的音符滾燙 他如此沉默,我的血液卻已激盪 選擇閉口 十指緊握不放的是片片四方 流暢一樣的動作,摩娑著大同小異的透明冰涼 我們對旁人的冷漠,習以為常 為自己的冷漠,找了最棒的名堂 其實相扣 你我選擇在週遭築一道高牆。 明明共處卻像孤身一人,誰還在場 溝通鬧了荒,相對讓人慌 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會了不關心身旁 如果低頭 親手將馬丁帕庫的通話埋葬 這只有呼吸的街道,會不會多些歡笑的吵嚷 其實不會,必須回想我們的遺忘 當我們想起如何抬頭
sticker
Like
9
0 comments
encourage first comment
Do you have something in mind? Let's post it out and share it with ever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