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散文 我在 想娶妳的地方

megapx
我到了淡水 走在一樣的路,眼總是隱約看到 前面,好像走著那時的我們 肩像有膠水一樣黏在一起 那間萊爾富,我在這裡買了幾次 走進去看了一眼,保險套還是一樣貴 從屏東帶來的大背包,在背後顯得和周圍的行人格格不入 我還是走著,盲目追隨曾經地幻影 -- 台北依舊美的像一幅畫,在夜晚時 從淡水看過去的八里,闇環繞著整座山,那些一條條的路燈,不知為何讓我想起了妳的眼睛 也許是 在漆黑的房間裡,我總是能從昏暗的黃光中,找到妳黏膩的眼神 包裹著我的,讓我陷入 一望無際地漆黑,水平線上,總會有燈塔 我失去了我的 妳找到了妳的 -- 今天河畔旁那些餐廳,人潮稀疏 浪卻相同 不厭其煩,前仆後繼 死在岸上似乎是它們唯一的宿命 我的宿命…正帶著我走到我不知道的角落 手上接住了突如其來的煩躁,是坐在堤岸那對情侶遞給我的 還有那對情侶裝的 以及另一對情侶裝 更多的情侶 裝得真像,讓我嗤笑不已 拿太多了,手也沒那麼大,只好先坐在旁邊椅子休息,順便緩緩情緒和走了十分鐘的呼吸 -- 這次帶了多餘地東西 找個地方丟了吧 自作多情的東西誰會想拿,是吧?妳說是吧? 一定是的,因為是妳跟我說妳不想要 活脫脫地小丑,可悲到連蝙蝠俠都不想打我。不想上社會頭版的羞恥心,還是壓住了想跳下淡水河的衝動,以及…什麼? 我不知道是什麼,應該是掉在剛走來的路上,從我腦子 否則我一定能想起來 我坐了好久,我沒力氣繼續走 我甚至沒力氣哭 發抖的身體不是因為冷,原因我知道的…… ……好吧,我想真的是因為冷吧 這原因簡單的多 -- 八里山頂的雲一直散不開,我想也等不到散開的時候了,太厚重以至於風吹不走 三個大男生坐在我前方,樣子真像妳和妳那兩位朋友 風適時地飄過我耳邊,帶走不斷迴盪的低語,畢竟其中的內容令我感到噁心 整天的路程讓我眼皮愈發沉重,清醒及昏迷之間界線逐漸混淆,累嗎?很累,可卻被那半杯黑咖啡吵到睡不著 順其自然地用呵欠擠出幾滴,勉強算是我對這地方最後的告別吧 雙腿總算是能起行,好事 我走向在腦海練習求婚無數次地場景,準備把它燒了…… -- 車子後照鏡映出我的倒影,鏡子裡的我準備出發前往下個地點 那地方,就留給其他人求婚吧 把想像的打火機留在我想像的地上 然後 騎走了
Like
1
0 comments
encourage first comment
Do you have something in mind? Let's post it out and share it with ever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