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散文 《她》

提起「邊緣少年」 不知道你們會想起什麼呢? 是抽菸打架 酗酒紋身 屢犯校規 離家出走 還是出賣自己呢? 也許都不是 或許他只是一個無法融入 卻又渴望融入集體的普通人罷了 —   三歲那年,小玥離開熟悉的台灣,跟隨著母親來到香港。   然而,這對於幼小的她來講,卻只是惡夢的開始。   因為這不但意味著要離開主要照顧者,也就是她姨母的身邊,也意味著要重新融入一個與之前截然不同的環境。   在上幼稚園的時候,她一直忍不住在想,為何身邊的同學都在講粵語,而不是國語和台語呢?   因為受到母親的影響,她的粵語一直講得不是很標準,而這也是她從小到大一直被同學嘲笑的原因。   她不是沒有嘗試融入過的。   只是當她向老師求教操一口流利粵語的竅訣時,老師只是淡淡的拋下一句:「學啊!只要妳多聽多講,妳的粵語自然就會講得很標準了。」   可是我辦不到,她如是想著。畢竟她始終不是香港人,所以講話總會有口音的,對吧?   除此之外,她與母親相處的時候,也有一種難以言說、很不舒服的感覺。   比如說,母親會藉著開玩笑的名義,嘲笑她又醜又胖。有好幾次她都向母親提及她不喜歡被這樣對待,卻只換來母親不以為然的回應:「妳怎麼那麼小氣?連玩笑都開不起!」令她禁不住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想多了。   再比如說,只要她犯下一個微小的錯誤,母親便會嚴厲的責備她,用最難聽的詞語辱罵她,使得她做任何事情都膽戰心驚的。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越是這樣小心翼翼,就越是容易出錯,於是母親也就責罵她更甚。   —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母親逢人就說小玥是一個有自閉症的孩子,叫其他小孩遠離她,不要跟她一起玩。   不明就理的同班同學也因為這個原因開始排擠她、霸凌她,導致她的整個小學時期都在痛苦和煎熬中度過。   她曾經因為這個問題諮詢過臨床心理師。   心理師卻斬釘截鐵的告訴她:「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許的自閉傾向,包括妳和我。所以妳完全不用擔心,因為妳相對而言還是很正常的。」   這一番話令小玥更加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她「很正常」,為何母親還是非要在其他人面前說她「不正常」呢?   —   小玥一直以來都有一個夢想,就是融入班集體。   可笑的是,別人一來到這個班級就融入班集體了,而她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實現。   既然在小學的時候做不到,那麼升上中學以後也許可以呢?她如是想道。   可她卻忘了,因為在小學的時候被孤立太久,她已忘記如何拿捏人與人之間的邊界感;再加上她太渴望擁有一個知心朋友了,渴望到明知道前面是一個坑,卻還是忍不住往下跳,結果她在與別人相處的時候總是在不知不覺中索取過多,最後連原本有機會成為她「朋友」的都被通通逼走了。   最終,在整個中學階段,小玥還是沒有結交到她理想中的「朋友」。   —   小玥發現,數理化成績比較優異的同學總比其他的那些要受歡迎。   原因無他,只因為自然組的科目對於大部分人來講,比社會組的那些更加難以掌握。只是前者可以透過理解背後的原理來完成任務,後者卻實在沒什麼過硬的技巧。因為很多事情都是無法解釋的,所以只管死記硬背就好了。   有見於此,小玥把花在她最擅長的科目,也就是在國文上的時間,轉移到她最不擅長的物理、數學、化學還有生物上。   但儘管如此,哪怕她的國文成績因而有所下降,卻仍舊穩居第一;而她想提升的那些科目,卻仍是該當的當,沒有半點起色。   就這樣,她唯一一個可以融入班集體的嘗試,也宣告失敗了。   —   因緣巧合之下,小玥接觸到一篇有關「自戀虐待」的文章。   她一下子恍然大悟。   難怪母親總愛貶低她。   難怪母親總愛說她「不正常」。   原來這些都是她母親精神操縱她的手段啊!   而那個「想太多」的自己一直以來都沒有錯,她也沒有「不正常」,有問題的是她母親。   她不禁想起母親曾經向她提及過的與她父親離婚的原因。   母親總說父親這個人「沒有用」、「靠不住」、「沒擔當」,實際上真的如此嗎?   有沒有可能父親也是被母親「自戀虐待」的受害者,而他太想逃離了,所以連理應是「前世小情人」的她也顧不上,就直接消失了呢?   算了,多思無益,既然母親有病,那還跟她計較啥呢?人總是要往前看的,對吧?她如此告訴自己。   —   長大後,小玥選擇了她最擅長也是最喜歡的中文系作為主修的專業,而此時的她也多了一個夢想,就是出版屬於她自己的書。   只不過她不曾想到的是,這條路比她想像中還要難走。   當她在香港的小說網推出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時,其他的香港作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嫉妒她文筆比他們好,硬是在網路上拚拚湊湊了一些「調色盤」污衊她抄襲,還召集一群讀者抵制她的所有作品。   此外,他們還不斷的惡意中傷她、騷擾她,使得她的生活大受影響。   那段時間,她曾經萬念俱灰的來到天台,想要一躍而下結束自己的生命。   不過一想到為了那群垃圾去死不值得,她才放棄了殺死自己的念頭。   只是她這輩子都別想在香港出書了,永遠都別想在香港出書了。先不說那些出版社是不是跟那些香港作者有關係,光憑他們的讀者數目和影響力,她也沒辦法在香港站穩腳跟。   於是,她輾轉之下來到了台灣的小說網頁。   沒想到,她才發布了她的第一部短篇小說,就上編輯推薦了。   她總算是找到了屬於她自己的那一片樂土。   正如她的名字一樣,她是獨一無二的月亮,身後總會追隨著屬於自己的星星。   ——她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Like
2
0 comments
encourage first comment
Do you have something in mind? Let's post it out and share it with ever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