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詩 【二月,夕陽靜走】

夕陽靜走,何其不易 病症是新的影子 你頹軟的腳步已拉的老長 歲月如今冷清的僅剩 冬日裡一句問候 矮小的斷代史 故事中最沉默的一根拐杖 頭髮清澈,靈魂的命題蒼白 心口上子女是透明的熱 多年來縮小成針尖 逢年便疼了起來 你已習慣,自我的哀傷 相信一種身不由己的藉口 你推門入屋不說一句話 門咿呀地響 -作品都可以評論-
Like
2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