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或者說他,消失的第一個夜晚,似乎沒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這一切對妳來說是如此平凡,就像一陣風吹過,覺得涼也好覺得冷也罷,吹拂過的臉頰也無感了,不著任何痕跡。

「如果因為吵架,我走了,你會追上來或者站在原地?」曖昧的第十二天,妳問。

「我們不會吵架,這個問題沒有答案。」奏匯的第十二天,他說。

然後日子像忘了關緊的水龍頭,時間如止不住的水;你們像暗地裡說好的,一同起步走也一起停留。你們走過無數個街燈下的路口,你們猜想未來是風景依舊或回憶徒留,你們覺得世界上最美好的就是你們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那晚當妳甩開了他的手決定拋下所有,他卻沒選擇上前抓住妳的手。

「再見……,你……。」妳的欲言又止經得起考驗嗎?

「……。」他的沉默好比垂死掙扎,用無言來面對死刑。

妳與他的世界存在不同的衡量點,妳的曖昧與他奏匯的定義。

故事開始之前,妳擔心這些憂慮那些,他認為妳提的都是白費;到了故事的結尾,王子公主全然不配,妳的坦然相對讓他不願意面對。



有些時候,屁話的輕浮比真心話的拘束還令人懷念,就像喝到最後一口的養樂多拿來請你喝。





- 不是多愁,只是善感

共 3 則回應

親愛的你一切是否安好
是否穿暖睡好當我偶爾想起你的笑
好聽!
哈哈大家聽過喔
我覺得歌名很厲害欸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