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此作:
這部作品是我正在修改的
因為曾經投過槁被退回
現在正想著要怎麼修改

但是已經是完全刷新
我將角色的個性以集劇情做了調整

如想看舊作 我會在留言開放。

題外話:
這篇基本上都是在說明 組織的結構以及組織的由來
觀看若覺得無趣 可以給予我建議與批評


相關作品:

其他作品:

初始篇傳送門:
上一篇傳送門:
下一篇傳送門:

開始:

05 未名


睡倒在我旁邊的少女醒了,她睡眼朦朦的看向我,「早安……」

本來我也想道早的,不過她突然大叫:「欸?奇怪!」她睜大那雙琥珀色的眼瞳,驚訝的看著周圍。

「請問?怎麼了嗎?」我察覺到不太對勁。

普通人不可能有那種顏色的眼睛。

她呆站在原地,「我好像可以看到周圍的氣息了!」

「氣息?」我滿臉問號的看向她。

「就是不同顏色的魔力流動,但是看起來很像是氣在飄散,所以叫做氣息。」不知何時出現的定念,在鞋櫃旁觀看銀槍,「普通人是經過長久訓練才能夠看到,鬼魂是能夠直視,而她是在差點變成黑暗體的過程裡被淨化,脫離『人』這個類別。」

「定念的意思是?」我看向他。

「她現在不是人,是一個被淨化過的黑暗體,稱為淨化體,」定念放下銀槍,看向少女,「淨化體跟黑暗體一樣沒有靈魂,但是能夠驅使自己的意識,構造也跟人相同,只是能夠做出非人能做出的動作。」

聽完定念的話,她異常興奮的問:「也就是說,我現在是超人嗎?」

是不是忽略了甚麼?為什麼會區解成超人……

對於完全沒有意識到「已經不是人」的少女,我只能無奈的在床上苦笑。

「好像還沒自我介紹呢?」她看向我這裡。

她露出微笑,握起我的手,「您好,我是舞奏,舞奏‧維利亞。」

「我是六合‧沃爾德‧羅文。」我將自己的全名說出,「叫我六合就行了。」

「以後就請多指教了,六合大人。」舞奏的眼睛閃爍光芒,好像非常期待甚麼事情會發生一樣,「為了報答您我會努力當好您的搭檔的!」

搭檔?

我疑惑的看向定念,他悠然的回答:「六合沒聽新人講解會,所以不知道很正常。」

「『未名』是由兩到三人搭擋一同進行任務的。」他走到房門前。

我問:「定念也有搭擋囉?」

「我比較特殊,經歷的事也比較多,所以可以不搭擋。」

他打開門,「接下來的,讓妍來說。」然後我看見在門口傻笑的笑站在他的前方,「嘿嘿……」

原來妍有偷聽別人的傾向,我記住了。

舞奏驚慌的指向妍,「那個想掠奪六合大人貞操的阿姨!」

妍又趁我無意識的時候做了甚麼事情嗎?是做了甚麼被人誤解的事情呢?還是真的像舞奏說的那樣?

「本來想說趁大家都不在的時候……」妍非常不甘心的咬手帕。

我突然慶幸有舞奏在旁邊。

定念戴上骷髏面具,走出房間,「交給妳了。」

「真是的,一點也不坦率……」妍無奈的看著他走出去,然後對外大喊:「小巡,可以幫我拿兩張椅子嗎?」

幾秒後,聽見了小女孩的聲音,「好──」

舞奏仍懷敵意的看著妍,她則是露出苦笑,「小舞奏別這樣瞪我啊……我那時候只是在檢查小六六的……」

「請不要騙人!跨過六合大人,在他的胸口上……」舞奏的臉變得有點紅,「在胸口上躺著的變態行為我都看到了!」

妍嘆了一口氣,「看來解釋也沒用了。」

我比較希望妳快點解釋,不然我會很擔心妳跟舞奏之後的相處……

突然,房門被打開。

打開房門的是巡,她站在門口,雙手抱著疊起來的紅色塑膠椅,「妍姊姊,巡拿過來了喔。」

「淨化體姊姊怎麼在這?」她沒有表情的看向舞奏。

妍摸著她的橘髮,「辛苦了,小巡,等等妍在帶妳去買糖果喔。」

她高興的大喊:「好耶~」然後將塑膠椅交給妍。

「那麼,妍姊姊、新人哥哥、淨化體姊姊,掰掰囉~」像是過於高興忘了自己剛剛問的問題,巡直接離開房間,關上了門。

妍將塑膠椅分開成兩張,擺在我面前,「坐下來吧,小舞奏。」

舞奏愣了幾秒,「謝、謝謝。」她將椅子拉過來坐下,賴在我的旁邊。

「那麼該從哪開始說明好呢?」妍用左手摸著下巴思考著。

幾分鐘後,她將手從下巴移開,「那麼就從根本說吧,」

「『未名』是這個世界被創造後的一千年,所成立的組織,最初創立的人們只有六人,現在還活著的只剩下一名半精靈,」

我跟舞奏一口同聲:「半精靈?」

「沒錯,就是混血精靈。」妍微笑眨眼。

「創立的原因是為了探究尚未命名的事物,後來因為世界發生了好幾次的多族大戰,精靈族使用創界魔法,建立了別的世界在那裡安定生活,天使與惡魔們,各自回到了天界與魔界,」

舞奏驚訝的喊叫:「原來天使、惡魔是存在的?」

「世界所遺留的故事,如果正確解讀的話,那些事都會是真的,但是單純的認為只是故事,那麼大概一輩子都無法遇見吧?」妍露出了微笑,似乎很有興致。

「因為諸多原因,這裡只剩下人類,而『未名』也逐漸尋找其他目標,先是免於世界的魔力枯竭、抵禦黑暗,」

舞奏舉起手,「抵禦黑暗就是消滅黑暗體嗎?」

妍無奈地回答:「不對喔,小舞奏太刻意於昨晚的講說了,應該是為了消滅黑暗,淨化黑暗體,而不是昨晚那個講師說的去消滅全部的黑暗體。」

「消滅跟淨化是兩回事,但是在『未名』中,大家似乎都只在意要如何消滅,而不是淨化,因為淨化的可能真的是太低了,小舞奏能成功的被小六六淨化,已經是奇蹟可以形容的事了……」

「那個話題先到這。」她停頓了一下,「組織裡有些人認為應該要捨棄以前的事為現在奮戰,於是,少部分人捨棄名字,以『名』來代替稱呼,」

「妍,『名』指的是什麼?」我好奇的提問。

「所謂的『名』就是組織認知你未能捨棄的東西,將之命名,當然也有人是『自稱之名』,」她笑著回答。

「不過多數是因為升遷而獲得『名』,進行捨棄名字的儀式,在這些人在各個組織中被稱為『未名者』,所謂未能獲得名字的人。」

未能獲得名字的人……?

「再來說說現在吧!」妍無視我臉上的疑惑,微笑的看向我們。

「黑暗不斷的襲來,國際間當然也相當的關注,但是要消滅黑暗就必須用擁有聖屬性的武器才行,」

「於是開始有許多懂得魔法的人開始製造武器,造劍的人分別為低階、中階、高階製劍者,而最上級的人被稱為劍師,製作槍械的人則是,低階、中階、高階機械師,最上級稱之魔槍,當然還有其他種類的製造者存在,」

那麼源一不就是很有名的人嗎?

「最後是,世界的人共同的目標,抹滅黑暗根源。」

「之後的事以後再慢慢說~我現在喉嚨好乾喔!」妍摸了摸喉嚨。

妳其實可以在中途去拿水的,不必不間斷的解說全部……

她站起來,露出微笑,「那麼,先讓你們看看工作的地方吧!」

舞奏疑惑的歪頭,「工作的地方?」

「跟我走就知道囉~」

舞奏跟妍先走到了房間外。

我換上自己的鞋子之後,離開房間關上了門,與舞奏跟在妍的後方。

周圍的牆壁都是白色,有一種醫院的感覺,走沒有幾步路,走廊上就會有窗戶出現,在漫步的過程裡,我靜靜的看向外頭高矮不一的大樓以及和平行走的人群、井然有序的車流。

時不時的看到幾個黑色的點,但很快就消失了,可是卻讓我無法感到平靜。

也許是因為妍說的『大家似乎都只在意要如何消滅,而不是淨化……』,讓我無法平靜。

我們經過電梯,往前走到盡頭,接著向右轉,似乎都沒有增設房間,只看到盡頭的一扇門,上頭有個牌子,寫著「工作室」。

「到了,這裡是負責支援的人所待的地方,『未名』的人大致上分成四類,戰鬥、淨化、支援、醫療,不過這裡只是支部,本部在俄羅斯喔~」妍微笑的打開了門。

「這樣啊,組織的規模還真大…」我進到了門內,隨後驚訝的說不出話。

這個工作室裡充滿著光亮,但是全部都是浮在空中的影像。

我看到戴著白色羽毛帽的巡,她穿著白色的女式西裝,以及一位綠髮,身高跟我差不多的小姐。

她們坐在木椅上,正不斷的滑動影像,看見黑色液體,就將畫面固定住。

妍拍拍我的肩,「她們兩個擁有心電感應類別的魔法,透過這項魔法可以將訊息傳遞給這座城市的所有成員。」

「也就是說,所有的指令都是她們下達的…?」舞奏驚訝的看著上百個影像。

「沒錯,這就是所謂的支援,當然也包含著,危險性質的告知,那個就得以直覺去判斷了。」妍指向剛剛出現跟大樓一樣高的黑色液體。

我看見定念悠閒的灑出符咒,那些符咒化為了光直照那一大團黑色液體,不到幾秒的時間就直接消失了。

「戰鬥的人,這樣真的來得及嗎?」

「再怎麼快速,也有很遠得立即處理的地點,那些該怎麼辦?」我看向妍。

妍擺著一副「看好了」的表情,「都說了,這裡是支部。」

眼前出現黑色液體的畫面一個個消失無蹤,我驚訝的緊盯著滑動的影像。

「一個縣市裡有三個支部,分別在東南、西南以及北方,各個支部有二到五個戰鬥人員,四到六個醫療人員,以及兩名支援者。」她在旁悠哉的解釋,「戰鬥成員有一到兩人有淨化能力,會視情況讓他們淨化,其餘的成員則是以消滅為第一順位聽從支援者的指示,受傷者會交由醫療人員前去治療。」

真的就是一個組織呢……

我跟舞奏呆愣的看著眼前的畫面。

妍用雙手環住我們,「小六六、小舞奏,歡迎你們加入『未名』第三支部。」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共 2 則回應

0
節操 還是貞操啦?
還有 關於進出房間或終止對話
是不是該稍微帶一下?
錯字不想說了,記得改

組織架構也好 戰鬥程序 甚至歷史,請好好架構
這可以說是你怎麼引導故事走向或者人物未來的預判。
很重要的東西啊
0
第一次修改
日期:08/20
時間:04:40

(喝水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