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mages
他是個不哭的硬漢,但他少數幾次掉淚的原因,都是因為我。

記憶裡最深刻的,是那天下午我們走進社區上丘附近的森林內,一同走在步道,路上他隨意餵食松鼠,而我勾著他的手臂玩鬧地邊撞他邊走著。
無意間,我們走得太長太遠,但是相處的氣氛太過美好,我們都忘了時間。

隨意用身上外套當成墊布,我們坐在草地上,當時我們什麼話也沒有多說。他起身壓著躺在草皮上的我,讓我動彈不得,俯下身給我一個輕吻。

林內少有人進出,我們就趁沒人時大膽地擁吻著彼此。
在他吻我的同時,我感受到他下巴上鬍渣的刺。
給彼此時間喘息時,我看著在我身上的他,指尖梳過他烏黑的髮絲,向下觸摸臉頰,他的身子背著光,擋住了刺眼光源,我沒看清楚夕陽是怎麼樣的顏色,只專注於他的輪廓。

「伊萊,我真想要你。」我搔亂他原本就不是很整齊的凌亂捲髮,他用自己的髮絲騷騷我的鼻尖,我聞到一種淡淡的肥皂味。

「想要,就要啊。」他坦然的笑,我心裡聽的苦澀。

「你看看我現在是什麼樣子?」他伸手摸摸我光亮的頭頂,對於我的模樣,並不以為意。

「我的X教授,你還是可以要我,無論如何。」語氣那麼堅決,他指尖拂過我的嘴唇,我猜想我的唇色應該很蒼白。

「我都他媽的快死了欸,伊萊。」我胡鬧似地咬上他的食指,咬著就不放,然後挑逗性地啃咬幾下,又舔了幾口。他咬著下唇笑著,抽出手指,撲抱著我,緊緊地往我身上鑽,那份力道感覺像是深怕我會離他遠去。

我們兩個大男人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在森林裡親熱了起來,不過那天我們沒有打野戰。只是不知不覺我們已經這樣懷抱著彼此好久,時間彷彿被凍結一般。傍晚了,但天色還是沒有暗下來,夕陽的顏色從遠方的山上透過來,看似有些發紫。

我定睛望著他躺在我懷裡睡著的模樣。
回想在一起時,從沒看過他哭的模樣,而在我生病的這陣子,卻多次看見了他一個人在浴室裡崩潰的樣子。他以為他隱藏地很好,但那個脆弱的他卻全被我盡收眼底,我沒有戳破,只是覺得愧疚。

而此刻,在我懷裡的他,雙眼腫起,臉上有些淡淡的淚痕。
都是因為我。

之後的日子,他花了很多時間陪我,也非常配合我的身體,在我面前也捱著自己難忍的菸癮,就算感受再怎麼不舒服,他也不去抽菸。而我呢,也是多年的老菸槍,不過醫生說我不能抽菸了,偶爾還是會趁沒人看見的時候,手賤來一根。直到我再無力氣,身體也沒那個本錢能承受一根菸的重量。我才驚覺,自己的日子所剩不多。

我們都以為,我熬得過。

不過最後我還是敵不過老天的旨意,那陣子我在醫院裡狀況慘烈,上吐又下瀉,吃什麼就吐什麼,我都不想講了,那時候我還真希望老天直接帶走我,別讓我吐得這麼誇張,還讓護士得清理我造的孽。
可是我最捨不得的,是那個始終在我床邊,寸步不離的他。

最後一次感受到他的溫度,那時候我睜開眼醒來,全身感受輕飄飄的,腦袋也絲毫沒有任何沉重感。坐在床邊的他趴在我的肚子上,握著我的手。
我知道這景象很老套,我本來想吐槽他,不過我已經沒有力氣大笑了。我捏捏他的手,這樣輕柔的力道足以讓他驚醒。

他抬頭起身看著我,神情無比憔悴,原本有靈氣的那雙眼,失魂了不少,眼下掛著重重的黑眼圈,看了真讓我不捨。
可是,人如果該走了,自己似乎會心知肚明。

「伊萊,你可以吻我嗎?」躺在病床上的我,空氣凝結起來,讓我覺得冷。我聲音極度虛弱,只能用氣音說話,身邊的專業儀器都比我大聲。他耳朵湊近我唇邊聽著,我想再一次伸手撫摸他的長髮,不過卻失了力氣。

他起身,臉龐湊向我的唇,那輕柔的力道覆蓋在我的唇上頭,我感受到了他的溫度,還有廝磨時那熟悉的刺痛感。
雖然身體沒力氣了,但舌頭還是有力氣,我調皮地舔了他的唇,他也咬了我。

「你的嘴唇好苦。」他在我面前漾起微笑,雙眼閃著淚光。我的嘴唇,大概,就像他的笑容一樣苦吧。
從前與他溫存時,總會在他的唇瓣間、頸間、鼻息之間、髮絲間嗅到淡淡菸草味。而我如今卻再也感受不到。

少了彼此共有的菸草味,卻多了一種…永遠無法忘懷的苦味。
那是我最後一次感受到的味道。

那天傍晚,我走了。
雖然生命是自己的,但我卻沒有辦法自己做主。

幾天後,我回去看看他,偷偷跟蹤他。發現他的身形比以前消瘦,模樣慘淡。

那天同樣是下午,我跟在他屁股後頭,我知道他要去哪裡。
再一次穿過那片森林,只不過不再如以前,看著他的背影,我想起了最後一次我們勾著彼此的手,戲鬧地走著笑著。

就在我們當初躺在地上的位置,他席地而坐,落寞地點了根菸抽。抽了半根,感受不到任何慰藉的他疲憊地熄掉。脫下身上那件我曾穿過的外套,鋪在草地上,向後躺下,右邊留了一個空位。

他側身躺著,像個嬰兒脆弱的倒在地上。當時捲曲在我懷裡的模樣像是電影畫面一樣放映在我眼前對比著,他抓著那件外套大哭。我走進他身邊躺下,想觸碰卻也摸不著。

我近距離地再一次看著他憔悴的臉孔,他的雙頰凹陷,唇色慘白,氣色之差。他哭到無法呼吸,卻再也無法像孩子一樣哭完就安然睡去。

看在眼底,我於心有愧。
全都是因為我。

-------------------

Caulfield

我真是取標無能XDDD 我剛剛想了超久
剛剛想直接取"菸草、X教授、苦"
不然我以前就直接拿人物對話來當標題了 "全都是因為我"

大家可能會覺得為什麼我這麼喜歡寫抽菸的畫面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但我本人不抽菸 是一個一聞到菸味就會死掉的人 =))) (菸)
不知道為什麼就很自然而然地寫成這樣的故事走向了
我主要是想描寫Ezra Miller的模樣 原本是男女之間但是後來我點到
這篇糟糕的文章XDDDDDDDDDD 就變成男男 =)))
然後我又放Ed Sheeran的歌了XDDDDDDDDDDDD
我愛他 我超愛他


Post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