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看著被高頻率電流纏繞的黑刀,巴利克的表情顯得相當期待。

在約翰‧巴利克的殺人生涯當中,一直有一個他極欲想會上一會的對手。

傳聞中那個人手持一把閃耀光芒的黑刀,任何對手遇到他,不管你接下來是生是死,那道快如閃電、似黑似藍的光芒都會在你的人生中劃下最難忘的一幕。

雖然巴利克在官方情報中紀錄的暗殺任務次數為76次,這對職業殺手來說,已經是一個相當不得了的數字,且在任務途中,死在他手下的人已經無法估計,但是殺人對他來說,已經不足以讓他的神經有任何一絲的觸動,即使虐待、拷問,用盡了任何殘暴的殺人方式,巴利克的精神感官也早已麻痺。

田士航的出現,讓巴利克平淡又乏味的殺人旅途中有了新的寄託。

巴利克從戰鬥背心上的口袋中抽出了一炳深灰色的東西,往旁邊用力一甩,伸出了一片銀色的金屬刀身,這一甩,擺置在駕駛室裡的鐵桌居然硬生生一分為二,鐵桌頓時失去了支撐力倒了下來,攤了開來的鐵桌使得駕駛室傳出了一陣金屬與金屬摩擦的刺耳聲音。

在這刺耳的聲音之下,巴利克的表情充滿了希望的喜悅,他期待已久的最強對手就在眼前,以前的乏味感終於有了一絲轉機。

終於可以享受那種懸在懸崖邊緣,那種死亡與重生二者擇一的快感了……

但相較於巴利克,這場對決對士航來說只是完成任務中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罷了。

在他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專注、沉著、機警,目標明確,就是為了達成任務。

但他不能輸。

當然不能輸,不過原因也只是單單意味著,輸了任務就會失敗,如此而已。

兩個人手中各持瞬間就能終結對方性命的奪命武器,空氣中飄浮著令人窒息的肅殺氣息。

雙方屏息以待,倒下的鐵桌與地面磨擦的聲音漸漸平靜了下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僅僅花了三秒鐘。

巴利克衝向士航,手中的利刃直狠狠往士航腦門劈去,但士航瞬間側身躲開,黑刀一閃,巴利克還握著刀的手掌俐落的與主人分離開來,士航左手盛住掉落的刀,雙刀並用,旋轉身體,急速在巴利克的左右手肘、腋下、大腿、腳踝各劃下一刀!

深淺適中,利落地切斷了支撐龐大身軀的肌肉組織。

精準、快速。

雖然身體素質比不上高大結實的巴利克,但快速的格鬥技巧與絕佳的靈敏反應才是田士航最強大的武器。

黑藍色的絢爛光芒在視線中閃耀著,巴利克絲毫摸不清現狀,當他回過神來,身體已經失去任何力氣,他想再做點什麼,但被癱瘓的身體無力的發軟,只能硬生生地看著自己離地面越來越近。

短短三秒,原本勝券在握的巴利克情勢徹底翻盤,原本心中悄然升起的火燭,也在這短暫的三秒間熄滅,只剩下高大的身軀倒落撞擊地面的沉重聲響。

「……」巴利克從沒想過,他漫長的殘殺生涯,最後居然是這樣收場,無奈地看著被切斷的左手掌攤在身旁,血水放射狀地以身體中心逐漸散開,伴隨著意識,一點一點的模糊,一點一點的消失。

「開始存取航行資料,同步傳送到運輸機。」拋下了巴利克的特殊銀刀,閃耀的黑刀也在收進刀鞘後恢復了安詳,緩緩地撿起剛剛決鬥中被踢掉的黑槍,士航對於剛剛的決鬥,完完全全沒有在心中產生任何想法,只是冷靜地坐在駕駛座上,謹慎地操作著駕駛座上的精密儀器,一邊發號施令:「開始進行撤離、整理資料待會馬上回報。」

※※※

「報告長官,各分隊所有人員順利完成任務,沒人身亡。」

回到運輸機上,各人員一邊處理任務中受的輕微傷口,士航也趁機緊急處理傷口,但傷的最重的他,卻難得神情自若、輕鬆地聽著美籍女隊員珊卓的任務報告。

「報告長官,根據艦艇航行路徑判斷,”K細胞”流出的位置是……」

直到聽到分析出來的航行報告。

「台灣。」

士航先是驚訝,然後沉默,最後卻又笑了出來。

想起台灣臥病在床的父親,終於能回家看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