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今天的課程沒有實際的進度,都是介紹課程大綱、注意事項而已。
因為有很多東西要準備,所以我此時人正在學校附近的百貨公司。
首先是第一項:飛行媒介。
突然有點羨慕天生就有長翅膀、會飛的種族,這樣就不用煩惱要選哪一種了......
看著眼前五花八門的飛行用具,我都囧了。
除了童話故事裡常見的掃把外,還有飛行鞋、火箭筒,然後我好像還看見我們武俠小說裡面的那種飛劍......
轉個頭,我還看見了汽球、滑翔翼......
「這位客人,請問需要協助嗎?」
突然,一位服務生詢問了我,可能是看我站很久了吧。
「呃......那個——我想找飛行用具。」
後來我在服務生介紹下,才知道原來每種道具的特性都不同。
最後我在考量到自己的武器是要握在手中的弓箭後,選了聽說容易上手的魔法掃帚。
要是選了火箭筒,說不定飛出去的不是我手中的箭矢而是我自己了......

之後都買到了課堂指定要用的材料後,我先把這些雜物收進項鏈裡。
回到學校,我找了一塊空地,準備先來跟我的魔法掃帚「培養感情」。
我輕輕跨上掃柄,才剛坐穩,掃帚馬上就一飛衝天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緊緊抓著,深怕一放手我就馬上摔成肉泥。
可是無奈,天不從人願。
我在掃帚飛上天、轉好幾圈以後,暈了。
呃......我等等是不是會看到大家常說的「人生跑馬燈」啊?
我閉上眼睛,準備迎接撞到地上的劇痛。
突然,我跌進一個冷冷的懷抱裡。
「妳在耍什麼寶?」
藍色眼瞳掃過狼狽的我,是冬夜學長!
冬夜學長張開了他背後微光的透明翅膀,解救了原本應該要摔成爛泥的我。
「呃、我,那個我只是想飛起來看看......」
被冬夜學長平安帶回地面,那支掃帚也回到我旁邊。
冬夜學長在聽完我的話後,不知道做了什麼,掃帚的握柄上出現一個小法陣。
「手過來。」
我在聽見冬夜學長說的話之後,馬上乖乖伸過去。
唰!
突然,冬夜學長拿出一把小刀,刺破我的指頭。
呃啊啊啊啊!痛!
抓著我在滴血的指頭,冬夜學長把它壓在法陣的中央。
沒多久,法陣就消失了。
「它已經跟妳的思想連在一起了,以後妳怎麼想,它就怎麼飛。」
冬夜學長瞥過我被弄傷的指頭,施放了一個法術,傷口馬上消失不見了,只有癒合的傷痕。
而冬夜學長卻突然皺了一下眉。
突然,熟悉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曉莉學妹?」
是引號學長,他不是穿著制服,是球衣。
「原來剛剛在空中失控的是妳嗎?」
引號學長一來就戳了我的痛處,我覺得我現在很像電玩遊戲裡血量已經快歸零的角色,突然又被砍一刀的感覺。
「呃,哈哈。是啊,還好冬夜學長保護了我......謝謝、欸?冬夜學長呢?」
我傻笑看著引號學長,正想轉頭跟冬夜學長道謝時,他人已經不見了。
「抱歉,冬夜比較跟人保持距離。但是他的心腸很軟的,請不要放在心上。」
引號學長揉了我的頭。
他的話,怎麼讓我覺得他跟冬夜學長應該不只有室友關係?
感覺他們認識很久了......
「對了,我跟利亞在前面打球,要一起來嗎?」

引號學長把我帶到一個排球場。
在球場的另外一邊是正在喝水、休息的利亞學長。
「利亞學長——」
我跑過去,好奇得東看看、西瞧瞧。
「嗯?是曉莉啊,怎麼了?」
揉了揉我的頭,利亞學長跟引號學長像是要再來一場一樣。
我乖乖當觀眾。
不過......學長們馬上顛覆以往我對「排球」的想法。
現在是引號學長發球,學長採用高手發球。
為什麼到了利亞學長的場地馬上變成了隕石?
那是塑膠做的球吧?
帶火是怎麼回事?
而且利亞學長居然還抽出長刀把球打回去!
等等,原來這是棒球嗎?
其實你們兩位積怨很久了,想一次清算對吧......
「這裡的規則就是不能對人攻擊,其他沒有。當然球不可以出界,在誰的場落地誰就輸了。」
離我比較近的引號學長看著被嚇傻的我,簡單說明一下規則。
我看著眼前好像很正常卻又哪裡怪怪的排球賽,突然有點覺得可怕......
結果好像是因為利亞學長回擊的球擦到網,引號學長攔截失敗,球在引號學長的場落地。
這次換利亞學長發球。
學長是科技部的,應該不會讓球變成奇怪的東西吧?
還好沒有什麼暗器從球裡飛出來,只是......那球的運行軌跡是怎麼樣?在空中飄成這樣符合運動定律嗎?
說好的拋物線軌跡呢?
感覺球就像是被裝了控制器,當我以為引號學長應該打得到球時,球又飛到別的地方去了,最後甚至要引號學長開移動陣才能接球。
之後雙方打得難分難捨,我突然想找人來下賭盤,看看哪方會贏。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體力上的差距,最後引號學長來不及從網前退回底線,被利亞學長反擊了。
「唉呀,利亞,我輸了。」
看著落在界內的球,引號學長此時也汗流浹背了。
「好玩就好,謝謝承讓。」
利亞學長很有禮貌的回應,看來兩人的球品都很不錯。
「對了,曉莉。」
利亞學長突然喊了我一聲。
「如果要妳說一段勝利宣言,妳想說什麼?」
突然拋過來一個問題,頓時我愣住了。
我細細思量後,說出了不知道是在哪裡看到的句子......
「驕兵必敗。法拉利在路上也是會翻,鐵達尼還不是撞到了冰山。」
我很認真的說完。
可是我看見利亞學長笑到彎下去,引號學長卻一臉疑惑看著我。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段話只有我們人類聽得懂......


--在潛水鐘裡悠游的蝴蝶

共 2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啊 對!

蝴蝶忘記說規則了OAO<<自己腦補得太開心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