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此作:
這部作品是我正在修改的
因為曾經投過槁被退回
現在正想著要怎麼修改

但是已經是完全刷新
我將角色的個性以集劇情做了調整

如想看舊作 我會在留言開放。

題外話:
這次的主題是男主角,介紹他是在甚麼樣的地方生活
如果有甚麼建議或意見 請不用客氣的發表


相關作品:

其他作品:


初始篇傳送門:
上一篇傳送門:
下一篇傳送門:
開始:

06 六合



離開了未名分部後,我走在河道的旁邊,摸著用鐵製成的護欄,邊走邊看著西落的夕陽。

曾有個人對我說過「世界很單純」,而那個人已經消失在我的記憶中了,我想不起他的長相也不知道是甚麼人。

但是在我看來複雜多了,尤其是這兩天的經歷更讓我覺得複雜。

後方傳來一個女聲的大喊,「六合大人!」

我停下腳步,轉身看向後方,氣喘吁吁穿著黑領短袖、黑色褲裙的舞奏。就連鞋子、襪子都是黑的…?

「您要回家嗎?」她慢慢的走了過來,紫色的眼睛非常的吸引人,「請讓我住在您家吧!」

我想了想,似乎也沒甚麼不可以的,「可以啊,我很歡迎。」

「真的嗎!?謝謝您!」滿口敬語的舞奏高興得跳了起來。

她跑到了我旁邊,高興的哼起了歌。

「對了,妳的眼精顏色又變了呢。」我突然想到早上當時的琥珀色眼瞳。

「定念先生,已經教了我如何控制『視息』的訣竅了,雖然還是不太會控制啦!哈哈哈…」舞奏苦笑的解釋。

我們繼續沿著河走著,夕陽落下,天也開始黑了起來,但是隱約還看得到紅色的天空。

「這樣啊…」我微笑的看向她。

她點點頭,「恩。」

河道的對面大致上都是住戶,走到底之後,我們彎過右側,是一片竹林,竹林分成了兩側,有道路可以行走。

這裡是通往回家的密道,是小時候父親跟我說的,他說「萬一有人想跟著你回家,就走這條路回來」。

想起以前就是因為走這條路,而讓我每次走回家時都覺得新鮮有趣,但是在父母的眼中看來,我太注重安全了。

「啊!」舞奏差點跌到水田裡,我立刻拉住了她,「六合大人…謝謝。」

這條路通過了竹林後,有一大片的水田,是我們家租給別人的,所以我之所以能過下去,正是因為擁有父母留下來的地租契約,那些人都會在月底將租費匯入在我的戶頭裡。

「現在是晚上所以比較暗,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可以抓住我的手。」我將左手伸了出來,舞奏則是有些發愣。

「不、不會!我才想問六合大、大人會不會介意呢!」她有些口吃的,握住我的左手。

我走在前方,舞奏則是在後方跟著我。

我們走過了水田區,走到了一扇鐵門前。

我將口袋的鑰匙取出,然後將鐵門打開,「進去吧。」

「好、好的。」舞奏似乎有些緊張,依然抓著我的手。

我微笑的看向她,「現在就不用怕了,可以放開手了喔。」

「抱歉…真的很對不起!」雖然很暗,但是還是隱約看得到她不斷的鞠躬道歉。

「不必道歉啦…」我苦笑的回答。

鐵門內是甚麼都沒有的水泥地,周圍只有種了農作物的土地,以及我的家。

我拉開了第一道鐵門,再從口袋拿出另外一把鑰匙,打開了門,「我先進去把燈打開,可以等我一下嗎?」

「好的。」舞奏點點頭。

進到了家裡,我靠左走了三步路,伸手打開了客廳的電燈,我雖然不知道客廳有多大,不過大概有一個教室半的空間,但是卻是已經沒有意義的空間了。

我凝視著周圍,右前方有兩個酒櫃,中間夾著電視,電視下方有可以放雜物的有櫃子,電視的上方還有急救箱,那是妍送給我的,距離酒櫃的前兩公尺有個木製的矮桌,寬度大約兩公尺吧,矮桌過來就是兩張木製的椅子,旁邊還有兩張白色的沙發。

在入門的右手邊則是衣架,那是父親自己製做的,用鐵架還有木板做出來放衣服的地方,現在只剩下我的衣服會放在那了。

「舞奏可以進來了。」

「好。」

舞奏走進來,驚訝的大喊:「好大!」

「是嗎?雖然我覺得生在音樂世家的妳住的房子應該更大吧?」我走到了酒櫃的旁邊,「這邊有個距離三公尺的走廊,距離不到一步的是我父母的房間,再過去幾步是我的房間,走過我的房間之後,是樓梯口,旁邊是放置鞋櫃的地方,樓梯的下方有洗衣機,樓梯口的左側是浴室,再往深一點走就是廚房了。」

「六合大人,您這樣說那麼多,我記不太起來…」我彷彿看到舞奏的眼精已經變成了一個漩渦。

「抱歉…因為這裡只剩下我住,難得有客人來,我很想介紹家裡…」我低落的露出微笑。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寂寞吧?五年來這裡只有我一人住,沒有朋友的我、沒有家人的我,只有妍常常來找我,不過都是待了兩小時就離開了。

舞奏看向我,些許激動的喊著:「如、如果,六合大人想介紹的話,我很樂意繼續聽的!我並不是討厭這樣的介紹!」

我明白這是在安慰我的話,「謝謝妳,舞奏。」

「其實我很好奇呢,救了我的六合大人,到底是甚麼樣的人,我一開始以為您只是為了甚麼目的,」舞奏低下頭,臉看起來有一些紅。

「但是,當我想起您對還是黑暗體的我說過的話,我就打消了這種質疑的思想了…」

原來,她想了那麼多,反而是救人的我甚麼都沒有想,只是一心的想幫助他人而已,這樣看來,反而是被救的人有所壓力。

我拍拍舞奏的頭,「我其實並不是甚麼好人,我只是想把自己內心的願望實現而已,當時的我,也只是一心想救人,不管是舞奏妳,還是其他陌生人,我都不想見死不救。」

「所以,舞奏妳不用想太多,只要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就好了,我也不會要求甚麼恩惠,或是報恩甚麼的。」

舞奏愣在原地,過了幾秒後,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六合大人。」

「恩,已經很晚了,妳先去洗澡吧,可以去最裡面的房間的衣櫃拿衣服穿。」

「請問最裡面的房間是?」舞奏疑惑的問我。

「是我姊姊的房間,就安心的使用吧!」我放鬆的坐在客廳的沙發,然後聽見舞奏的回答:「好的!」

我有個大我五歲的姊姊,而她也是在五年前的那場火災過世,過世之後,她房裡的衣服都沒有處理掉,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衣服都太新了,如果直接處理很浪費,所以一直再想要不要送給妍,但是妍只挑一件就說「其他的都不太適合我」這樣的話。

我走到了廚房,從冰箱裡拿了些青椒、牛肉,還有豆芽菜,洗好之後,我稍微的看了一下電鍋,似乎足夠兩人吃完。


半小時過後,舞奏洗好了澡,我也做好了青椒炒牛肉,還有炒豆芽。

「聞起來好香,是六合大人做的嗎!?」舞奏換上了粉紅色的簡單裙裝,頭上頂著粉紅色的浴巾。


「畢竟自己生活五年了,家事都是必備的。」我將飯菜端到了客廳的桌上。

「那麼我就開動了!」尚未將頭髮擦乾的舞奏,直接拿起了碗筷吃下了青椒,「好吃。」

我半開玩笑的說:「感謝舞奏小姐的讚美,希望晚餐用的愉快。」

「真是的,六合大人不要開這種玩笑啦!」舞奏嘟起了嘴,似乎很不喜歡玩笑話。

我十指緊握,擺出了禱告的姿勢,「那麼我也開飯了。」

「六合大人信基督教嗎?」看到了我剛剛那樣的舉動,似乎引起了舞奏的誤會。

「不是的,這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平安,所做的短短禱告,並不是真正的禱告。」我苦笑的回答,然後夾起了一些豆芽菜,配著白飯一起吃。

舞奏吞下了一口牛肉,「說起來,六合大人的家人是些甚麼樣的人呢?」

我將碗裡的飯吃完,靜靜的將碗筷放在桌上,「我的父親是個很嚴厲的人,在我小的時候就不允許我犯下任何的錯,而且也教了我很多的禮節,母親在我出生後就過世了…」

「姊姊做甚麼都很厲害,但是…」

「六合大人,對不起!我不該過問這些的。」舞奏有些擔憂的看向我。

我微笑的搖搖頭,「舞奏的提問,讓我回憶起很多與家人共處的事,雖然也有無法挽回的事,但是那也是沒有辦法的。」

時間如果能夠倒轉的話,在那樣的情況下,是誰都無法得救的,只有犧牲才能換取一些人的生命,父親也在那時說了「為了珍視的人奮戰,我死了也毫不後悔」這也是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所以舞奏不必自責,該自責的是我才對,我才應該好好想想要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我低下了頭,眼淚似乎快滴了出來。

五年以來我一直告訴自己,如果再次遇到了那樣的事情,下一次,一定是自己要保護好自己所珍視的人。

舞奏擺出了有些不滿的表情,「六合大人,您真的是太過溫柔了呢,不過也太自大了。」

「一個人能夠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即使六合大人在怎麼樣的強大,您在怎麼視陌生人為重要的人,那都是毫無意義的!請您以後為了您自己而戰好嗎!」

我驚訝的看向舞奏,她的瞬間紅了起來,接著她摀住了嘴巴:「對不起,我並不是在否定六合大人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夠幫助六合大人而已…」

「不,舞奏,謝謝妳,妳說的真的很好。」我微笑的道謝。

今後,我將會是為了自己的信念而戰。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