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大概是正值思考的時期,當時的我很思念已故的友人。

我拿了自己所寫的小說給了友人的姊姊鑑賞,說是鑑賞倒不如說是「看看而已」。

友人姊:喂,都升上高中了,你的思想還是那麼的負面啊?

「妳是從哪看出來的…」

友人姊:這篇小說啊,難道你就那麼在意我的妹妹嗎?

「…」

友人姊:說話啊!混蛋!(被抓衣領)

友人姊:算了反正你大概要到某個階段才會有所轉變吧?

「階段?」

友人姊:她過世,我自己也想了很多,自己也是在這兩年間爬起來的,做事也變得有些許不同了。

「嘛…那麼說好的評價呢?」

友人姊:現在就已經在評價啦!

友人姊:聽好了,不管是寫作還是畫畫,那都會反映著一個人的內心,如果你想要知道那個人的想法,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從他所做的事細微的去觀察。

「說的真簡單。」

友人姊:當然一定都不簡單,有的人的創作已經練到可以跟平日一樣戴著表情那個「面具」了,那樣的人大概得親近他才能知道,但是啊…

「但是?」

友人姊:要寫出那種跟「面具」一樣的文章,可是花費了很大的時間,就跟畫畫刻意的畫出不屬於自己的風格一樣。

「也就是說,有的人風格固定是因為他展露真心不斷創作,有的人創作的作品不同是因為他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心思嗎?」

友人姊:並不是摸不著他的心思,是因為見識太多了,所以才能寫出那樣的作品。

友人姊:我有個朋友,他能夠以不同的角度來寫作,原因是因為他都以他周圍人的角度去描寫,所以他的人物材多采多姿。

「平時明明就沒看甚麼小說的妳居然會有個寫小說的朋友啊…」

友人姊:是啊,因為他戴了很多層的面具,引起了我的興趣,到底哪個是真正的他?不覺得有趣嗎?

「話題是不是扯遠啦?」

友人姊:沒有啊,只是探求的比較深入而已。

友人姊:那說說我個人的建議。

友人姊:你真的要寫作,那就得先承認自己與接受自己,

「…為何?」

友人姊:第一你否定了自己等同於否定了自己的內心是不會有甚麼好作品的,這就跟明明擅長印象畫的人去畫甚麼印象超深刻的畫面一樣。

「雖然我不知道那個叫甚麼,不過妳也好歹尊重一下那個名稱啊,妳也可以舉例說是素描啊…」

友人姊:吵死了!(二度被抓衣領)

「總之我大概明白了。」

友人姊:明白啥?我看你根本一點都不明白,你知道你的作品中存在著自己不被承認的影子嗎?(友人姊翻開了某一頁給我看)

友人姊:看這裡,這個反派根本就是你嘛!你是多想被人虐啊?把自己貶低成這樣!

「…感謝您讓我徹底明白,小的受教了…」

友人姊:再來是接受,對於別人的指責跟不順眼你有甚麼看法?

「大概就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沒有絕對吧?」

友人姊:(深呼吸)

友人姊:你白○嗎!?絕對的界線是有的!別人指責你,就欣然的接受,如果沒做好就試著去做,如果再三的被他人指責,而且沒有其他對你說的話,那麼就是那個混蛋的問題了。

友人姊:再來就是看不順眼,一定就是你有甚麼讓人視覺上的性騷擾了。

「為什麼我覺得,這種比喻只有妳會說啊…」

友人姊:小鬼有意見嗎?(我的頭部被揍了一拳)

友人姊:簡單的說就是「包裝」,你並沒有將自己的「禮」發揮好,所以讓人看不順眼,自然就不會有人想主動跟你做朋友,當然你這種看起來很可憐的傢伙例外,但是我看到你這種傢伙大概會直接揍你一頓。

「大姊妳已經揍過了。」

友人姊:(無視)總之這個「包裝」,在小說上大概是所謂的視覺的舒適度吧?這個很重要,如果太過密集的字,你寫的再好,一般不想接觸小說的人,看一眼大概就撕掉了。

友人姊:那麼我能批評的都批評完了,有事的話改天再聊吧,我該上班了。

「好的,感謝大姊的教導。」

友人姊:所有日常上其實幾乎都很單純,有空的話去看看「被討厭的勇氣」吧。

「有空的話。」

友人姊:給我有空啊!(被狠狠的二連擊,楔的狀態目前致命,無法再承受任何衝擊了)

「對不起…我錯了…總之先放過我吧…」(半死狀態)

友人姊:那掰啦。(友人姊愉快的離開了)

(對話結束)

閒聊:
這是某位大姐大曾經與我對話的內容
大家可以分享一下看法~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共 17 則回應

嗯阿

你那位大姐沒有錯
接納自己,有體會後的文字才會有質量
不然都只是空談。

對於生命有體會的文字是不一樣的
光是文字本身就是「面具」
在面具背後的意義,奇妙的是,每個人的詮釋都會不太一樣

但是,文學是現實的,更是殘酷的
用多少詞彙去包裝,拆開後若一個東西都沒有
誠可憐也。


- Mikhail.
B1是的~
所以因為這位大姊所以我才再不斷更改自己的東西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其實想法負面沒差吧(?)
問心無愧就好~哈哈

然後很能認同 「觀察一個人做的事」可以瞭解他/她
(很喜歡默默觀察別人)

只是我也好期待自己能夠描寫出戴著面具的自己吶!!
哈哈,然後辛苦你一直被揍啦XD

---貓戀魚
B3不過是過往的事了~
請別在意!只是近期可能又要找這位了…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欸,阿楔,
我似乎聞到某篇小說的破梗…

—似夜
哪篇呢XD?
該不會真的猜出來了吧…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她是欽吧,
已故的就是…
還有之前提到過世的朋友,
什麼都連起來了。

—似夜
嘛~詳細就是作品了
似夜大哥有看過才有察覺XD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但是似夜大哥太早破了啊啊啊
這樣我有種寫不下去的心情啊QQ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寫下去啊啊啊啊啊(跪)

---貓戀魚
我寫就了!快起來!(扶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其實是想故事想到躺下來了
(雖然有靈感可是周公一直叫我去陪他下棋QQ

---貓戀魚
明明你自己破的啊!
我也想要看完啊,
給我寫!

—似夜
我會寫啦XD
只是不要掐我(?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我又不是蝴蝶XD

—似夜
拜託把這個寫成小說吧
求你了

這個超好看啊啊啊

雨天
是指這篇對話文嗎 XD"(汗

雨天大哥 這是對話文喔!!是對話文喔!
覺得真的好看 先謝謝您

只是要寫這篇文得要有九條命才夠啊(默默滴淚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馬上回應搶第 18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