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華瓔,雖然題目很中二但是其實不太想改了XD

也算紀念當初創作的時候的心情(?吧

這篇是有點久開始創作的小說,記得當時國二就有原型了,但真正下筆寫是從高一開始一路寫到高三,然後又放了一年

現在想在提筆繼續寫,就放在這裡鼓勵自己吧

然後這個我記得累積的量大概有五萬字左右,所以會先慢慢放完再繼續創作~

------------------------分割線-----------------

初生死神-楔子

醫院,某間隔離病房。


「……這副身體,還能撐多久呢?」眨眨紫色的雙瞳,一頭長髮的他坐在床緣,語氣裡有者淡淡的落寞。


「三分鐘。」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他倘大了雙眼,隨即看向聲音的來源。


「……你是誰啊?」他看見了身旁出現了一位黑髮少年,疑惑又有些害怕的問。


「……我是死神。」淡漠的單隻藍眼不帶一絲感情,少年的右眼覆蓋了黑色眼罩,緊抿的薄唇沒有弧度,他簡短的回答裡沒有情感。

「是喔?」聽到了回答,他隨即綻開笑顏:「我好久好久沒有見過訪客了,我叫紫楓萱,你叫什麼名字啊?」


她……叫做紫楓萱啊?

他應該是個女孩子吧?他想。


摸摸肩膀,穿著的黑色上衣竟然發出了「喵」的聲音,少年像是沒聽到那聲音似的回答道:「……林桓月。」



「你叫桓月啊……很不錯的名字呢!對了,為什麼你的衣服會喵喵叫的?」他好奇的發問,眼睛直盯著桓月的上衣看。

「……妳的時間,只剩二分鐘。」桓月的話跟他的問題完全不搭嘎,但桓月還是摸了摸上衣,接著從衣服上撕起一塊喵喵叫的衣服的黑色布料——不對,衣服還完好無缺的穿在桓月的身上,那個黑色的物體讓他忍不住屏息,那是一隻擁有炯亮眼神的黑貓!


「哇啊!我好久沒看到小動物了耶!桓月,牠叫什麼名字啊?」他笑著,直盯著桓月放到他懷裡的貓兒,輕撫牠黑色的柔順貓毛,有些不可思議眨眨眼,只聽桓月不帶感情的聲音道:「……牠叫輝玥,妳只剩一分鐘的時間。」


「原來你叫輝玥啊!」摸摸小貓的頭,他開心的笑瞇了眼,完全沒注意到身旁的少年瞪大了雙眼。


……完全,不像之前遇過的「任務目標」的樣子……


少年想著,默默的笑了出來,心想。


「只剩三十秒。」到底是不是她呢?等一下就知道了,桓月收起了笑,從黑色牛仔褲掏出了小小的鑰匙圈,上頭有著小小的黑色銀邊十字架和黑色鐮刀吊飾,桓月用他的左眼看著正開心的楓萱,嘆了口氣後,便低頭看著黑色十字架。


「就算剩十秒我都不在乎了。」摸著輝玥的頭,他微笑著說,並沒注意到身旁的少年身子一僵,繼續自顧自的說著:「既然要死了也沒辦法,而且,再待在這個一片白的房間我會發瘋,也不會有人來看我,死掉了也沒人在乎,所以,沒關係的!」他沒注意到桓月再次瞪大了眼,表情極為悲傷的看著他,也沒注意到桓月想開口卻又開不了口的樣子,過了幾秒,他才把視線又移回十字架上。


「……三、二、一,紫楓萱,妳的時間到了。」這次的語氣裡帶著一點點聽不出來的悲傷,聲音有些顫抖卻用壓迫感將自己的感覺隱藏,桓月揭開了右眼的眼罩,將鑰匙圈往空中一拋,從空中掉落的鑰匙圈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鐮刀,鑲在鐮刀上的紅寶石正發出血紅的光輝,纏在鐮刀上的黑色鎖鏈飄飛了起來,在桓月的周圍張牙舞爪,桓月張開的右眼是銀色的,銀色的眼裡是滿滿的黑色咒文。


「……唔,原來,這是你要帶眼罩的原因啊。好漂亮呢……」看著桓月眼睛的楓萱,忍不住讚嘆著,而桓月只是不發一語,抿著下唇,接著朝楓萱身上揮下了鐮刀——


「謝……」輕輕閉眼,楓萱微笑,最後的餘音來不及化成聲音,楓萱的身軀便軟倒在床上。


「輝玥,過來。」聲音完全沒了剛剛的冰冷,桓月將黑色眼罩重新戴好,鐮刀瞬間變回鑰匙圈上的小吊飾,他輕輕閉起現在充滿各種情感的眼,自言自語著:「……不是她嗎?」


〈唉,又要繼續找了嗎……真麻煩。〉


「喵嗚——」輝玥靈巧的跳到了他的肩上, 用小小的肉掌用力的打了桓月的臉頰一下。


「輝玥!你幹麼——」


突然,楓宣的身體冒出銀光,桓月吃了一驚,接著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BINGO,答對了。